臉紅小編說:

古人的私情書房是臉紅 M 小編新推出的專題。古代人很保守嗎?他們調情嗎?色誘嗎?性幻想嗎?從流傳下來的史書、奏章、文學作品中,其實保留許多讓人遐想的空間。讓臉紅小編帶你一起偷窺古人充滿私情話慾的隱密書房

臉紅紅季主題初心盪漾結合,私情書房的第一篇文章描寫的是柳夢梅與杜麗娘的第一次。第一次,除了旖旎和刺激之外,也許更多的是狼狽。除了本週的麻辣燙故事外,私情書房還有清粥小菜和鴛鴦鍋系列,所謂食色性也,食慾和性慾,只有一線之隔。 (臉紅推薦:非看不可 2014奧斯卡入圍情慾電影)

sexygirl

野戰、車震、露出 Play ,即使到了現在,也是最大膽的人才敢嘗試的新鮮玩法。但你知道嗎?早在明朝湯顯祖的劇本中,一位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官家小姐,就敢在自家花園裡,露天地與一位陌生男子初嘗禁果。古人也臉紅,他們比你想得還要前衛。

杜麗娘由婢女春香陪著,難得地到自家府後的花園裡賞了一遍春光。大明王朝底下的閨閣女兒,自來家教極嚴,無事連閨房都不可隨意踏出。前些日子,杜麗娘才因白日晝眠被父母好生訓了一頓,今日看她針黹上的功夫做得鮮亮,才勉為其難讓她到花園裡透透氣。

一眼望去,雖是草長鶯飛的三月天,鵝黃粉紫的各類花卉爭奇鬥豔地好不鮮妍,整座園子裡卻只有鳥語啁啾,連個人影也都不見。這自不是偌大花園無人伺候的緣故,平日聽春香碎嘴,也聽聞園子裡打理花木的張媽媽李嫂子的家長里短,只是現如今為了自家小姐要來賞玩,這些不相干的人等便皆退開了去。

逛了小半圈花園,杜麗娘自來弱不勝衣,便累得走不動了。她靠在柵欄邊,吩咐春香一旁守著,便在暖暖春陽下沈沈睡了過去。

杜麗娘是被臉上微微的搔癢弄醒的,睜開眼,面前是一個頭戴書生巾的清秀男子。「小姐,」那男子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說道:「在下柳夢梅,跟著小姐一路過來,妳怎麼在這裡睡著了呢?」語音因疑問微微上勾,彷彿搔了一下杜麗娘的心。聽這書生柳夢梅說話,倒像是認識的,杜麗娘剛剛睡醒,迷迷濛濛地,倒有些似曾相識的熟悉感。「來,」柳夢梅說著,輕輕扯著杜麗娘寬大的衣袖:「我們那邊去說說話。」

杜麗娘沒有和人這麼親近過,一下子臉就燒了起來,迷糊著被柳夢梅帶著繞過了芍藥欄。突然間,天旋地轉,杜麗娘被壓在了湖山石上。

這樣子彷彿是不對的,身上的男子有點急切地扯開了她的領扣,嘴唇也壓在她的唇上,她驚呼一聲,但那聲音隨即被唇舌的交纏吞沒了去。柳夢梅一手向下蜿蜒,扯著她的衣帶。「張媽媽李嫂子隨時可能會過來!還有春香,春香在哪?」杜麗娘緊張地想著,湖山石涼涼的磕著她白皙滑嫩的背脊,被修剪成優美形狀的葉片被他們的動作震盪,一下一下啄吻著她光裸的手臂。春天的陽光灑下來,柔柔地撫摸她被卡在柳夢梅腰間的雙腿。

杜麗娘意識到她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與一個陌生男子做著最私密的事,一種隱密的興奮讓她不禁扭動了一下腰肢。她蹭了柳夢梅一下,對方就迫不及待開始一場盛宴。

sleeping

柳夢梅的手在她身上滑動,她想起第一次學琴的時候,她也是這般對著七絃琴上下摩挲。後來漸漸學會了,便在琴弦上下間,一下揉、一下按捏、一下顫動著,拉出抖顫的吟哦。杜麗娘咬著嘴唇,急促地呼息著。柳夢梅的呼吸也好急促,他在她耳邊輕輕呢喃,呼出的氣息沾濕了她的耳廓。

柳夢梅額頭上的汗珠大顆地滴下來,滴在杜麗娘繡著牡丹花的粉色肚兜上,那單薄的布料已經歪斜著掩不著她胸口大片的嫩白。柳夢梅似乎遇到了一些障礙,有點苦惱又有點羞澀地看著她,下頭不曉得在忙碌什麼。兩個人的下身一連碰撞了好幾下,柳夢梅的汗掉得更急了,彷彿有些急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