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場,老男人的春夢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我們彷彿只在意少年少女的春夢,有沒有人想過,老男人的春夢,是什麼形狀?不只是老男人,還是他自己口中的老 Gay!已出櫃的醫生詩人陳克華,不忌諱談性事,比起真槍實作,春夢是什麼滋味?

有多久沒做過春夢了?十年?廿年?

最近的一次也早已記不清了,是何時,夢到誰。

讀歐陽文風的出櫃傳記《現在是以後了嗎?》,很驚訝他用「千巖競秀,萬壑爭流」來形容他青年期的同性性經驗。那生命無可取代的無上快樂,當然也包括手淫和春夢。

這種貨真價實的淋漓快感,有許多人是在真槍實彈的「做愛」當中體驗不到的(包括直男在內),所以無論年輕年老,直男同志,有伴還是沒伴,幾乎人人需要手淫,需要在大腦營造一個「春夢」情境──好友小時候有一次撞見父親手淫,赫然是大白天在自家辦公室,門沒關而媽媽就在隔壁──可見情狀有多急迫。

而似乎有証據顯示,這些白日春夢還有助心理健康。稍有創造力的人,可以閉眼編造不足為外人知的離奇入勝情節和影像,而較被動的大腦,就只好求助於 A 片了。(A 片大挑戰:為什麼我們不敢說自己看了 A 片?

多年前曽有一位未曽見面的網友來電郵告訴我,他昨晚做了春夢,對象竟然是我。多年以來一直把這封信留著,當作是對自己無上的讚美。

只是一方面不免愁悵:為什麼自己這麼久不做春夢了?

是那永不回頭的青春帶走驅動春夢的荷爾蒙?還是見慣世事的大腦無法再製作更激動靈魂深處的性愛場面

不再做春夢,是否代表自己真的老了?

新人類世代曾經告訴我,他的春夢永遠不會只是一對一兩個人,乖乖在一張床上親熱的畫面,而且通常多會是一群人,而且不光做愛,中途還常有恐龍闖入,殭屍追殺,外星人攪局等情節助興。(三人行不行?3P 性愛配對 APP 挑戰你的情慾極限

純 A 片情節的春夢在廿一世紀必須還揉合奇幻,懸疑,恐怖,甚至科幻加暴力。顯然春夢和現實生活經驗緊密相關。人過中年不但春夢不做,連內容都嫌過時。

而我竟然像記得初戀一樣記得第一次春夢,那悸動,那惶恐,那極樂,那彷彿開悟般洞開的生命另一境界,身心靈被兩股之間那道激濺熱流貫穿,合一,忘我的經驗,誰能忘記!無怪乎詩人夏宇說:「我只想做一個毫無經驗的男人。」

重點在於「毫無經驗」。

因為第一次,春夢是永恆的。(分析五種春夢代表的內心渴望

文/陳克華(更多同志情慾的各種想像,都在樓下住個GAY

大膽的綺麗幻想

我的春夢主角是上司

好濕的夜!春夢與你的狂野性幻想

不要就是要?有性幻想不代表我們真的想被強暴!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eb0d5ef78e839e87
臉紅精選

臉紅小編精選情慾及身體好文,讓我們找到自在與自由的談性空間。

Jun 30, 2016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