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次使用卫生棉条时,吉雨总觉得有些卡卡的,不如之前那么顺利。

吉雨的手握住光滑洁白的管子,这种导管式的棉条比较容易上手,光滑、螺旋的设计很轻易能穿过外层的唇口、处女膜,通过阴道,缓慢的滑入。大约放入一根指头的长度,之后像是打针一样将里面的棉条“打进”阴道里面、子宫颈前面,完全不需要任何手指头的插入。

“多量型棉条”她瞧瞧包装,多量型的导管比之前一般型粗了一些,在阴道外要徘徊一阵子才找的到洞口,有时候阴道比较干涩点,还会特别不舒服。

吉雨忽然想到做爱时的插入,到目前为止,她只有让雷的手指头和舌头探入,在幻想时,关于插入的那段,她也自动地省略那层肉膜破掉的不舒服、疼痛,只剩下濡湿的壁膜紧紧包覆那根温热的东西。

但那不是真的小东西,吉雨看过它的直径、大小,甚至拿过尺去丈量长度,“我无法想像雷的阴茎穿过肉膜进到我的体内。”

妈啊!那会有多痛?撕裂伤应该不少吧?---吉雨不禁在内心呐喊。

虽然到目前为止,雷都对她非常温柔、优雅,也从不逼迫她做什么。

雷相对于吉雨,更像个女人。

“等到妳觉得可以了,我才会进来。”雷总是非常克制、坚定,可以用精神上的控制,将肉体的欲望降低、再降低。

“在我还没准备好,时间还没到的时候,他会一直等待。”吉雨总是反覆着这些话,丝毫不担心。

一直以来吉雨认为“做爱”只是时间的问题,交往够久,开始工作后,两个人就可以尽情的做爱。可是随着时间的接近,她渐渐发现自己讨厌麻烦,做爱前的避孕、安全期的计算、月经的时机,这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琐碎,在学生时代沉溺于社团或课业中,没有空暇时间烦恼这些事情,何况在学校也没有“好”的地点可以放心、大胆的做爱,自然就不会想在学校中做爱。

加上吉雨和雷只要感到疲惫,也不会有什么性欲,只想两个人抱在一起好好的睡一大觉,他抱着她,她抱着他。

纵使如此,吉雨不认为没有做爱就没有乐趣可言,“真正的性爱是不一定要有阴茎和阴道的相互摩蹭,那是生物上的定义。”她常常这么说。

除了阴茎和阴道的交合,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或许千变万化、五颜六色,但它们的主轴都围绕一个核心观念:让对方愉悦,无法两个性器交合,那就是模拟交合的环境,所以无论是嘴巴的协助、灵巧手指的移动,都可以让彼此达到高潮。

吉雨很少在性爱幻想时放入插入的那一片段,她会有“快点放进来”的欲望,但是肉膜破掉的疼痛是很难想像的,据说会痛到不想再进行下去,而且在一个撕裂伤口上面,来回摩擦,只会更痛吧?

向来人们对于痛觉是非常敏锐的,有这样的痛楚,即使之后的磨蹭再多么舒服,也是让人无法继续进行下去吧。

“痛应该是可以克服的。”雷对吉雨说过很多次,但她还是怕痛。

怕痛怕的要命,说穿了,吉雨还是胆怯一点,又怕麻烦。

到底什么时候要做爱呢?”吉雨对自己喃喃自语,她看着熟睡的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办法克服心中的恐慌。

性爱最美好的是…

性爱最美好的,是我以身问路…

女人的身体是很奇妙的

大家都想知道的第一次

第一次,该给了吗?

第一次真的会很痛吗?

第一次自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