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第一次插入的那一刻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這幾次使用衛生棉條時,吉雨總覺得有些卡卡的,不如之前那麼順利。

吉雨的手握住光滑潔白的管子,這種導管式的棉條比較容易上手,光滑、螺旋的設計很輕易能穿過外層的唇口、處女膜,通過陰道,緩慢的滑入。大約放入一根指頭的長度,之後像是打針一樣將裡面的棉條「打進」陰道裡面、子宮頸前面,完全不需要任何手指頭的插入。

「多量型棉條」她瞧瞧包裝,多量型的導管比之前一般型粗了一些,在陰道外要徘徊一陣子才找的到洞口,有時候陰道比較乾澀點,還會特別不舒服。

吉雨忽然想到做愛時的插入,到目前為止,她只有讓雷的手指頭和舌頭探入,在幻想時,關於插入的那段,她也自動地省略那層肉膜破掉的不舒服、疼痛,只剩下濡濕的壁膜緊緊包覆那根溫熱的東西。

但那不是真的小東西,吉雨看過它的直徑、大小,甚至拿過尺去丈量長度,「我無法想像雷的陰莖穿過肉膜進到我的體內。」

媽啊!那會有多痛?撕裂傷應該不少吧?---吉雨不禁在內心吶喊。

雖然到目前為止,雷都對她非常溫柔、優雅,也從不逼迫她做什麼。

雷相對於吉雨,更像個女人。

「等到妳覺得可以了,我才會進來。」雷總是非常克制、堅定,可以用精神上的控制,將肉體的慾望降低、再降低。

「在我還沒準備好,時間還沒到的時候,他會一直等待。」吉雨總是反覆著這些話,絲毫不擔心。

一直以來吉雨認為「做愛」只是時間的問題,交往夠久,開始工作後,兩個人就可以盡情的做愛。可是隨著時間的接近,她漸漸發現自己討厭麻煩,做愛前的避孕、安全期的計算、月經的時機,這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瑣碎,在學生時代沉溺於社團或課業中,沒有空暇時間煩惱這些事情,何況在學校也沒有「好」的地點可以放心、大膽的做愛,自然就不會想在學校中做愛。

加上吉雨和雷只要感到疲憊,也不會有什麼性慾,只想兩個人抱在一起好好的睡一大覺,他抱著她,她抱著他。

縱使如此,吉雨不認為沒有做愛就沒有樂趣可言,「真正的性愛是不一定要有陰莖和陰道的相互摩蹭,那是生物上的定義。」她常常這麼說。

除了陰莖和陰道的交合,還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或許千變萬化、五顏六色,但它們的主軸都圍繞一個核心觀念:讓對方愉悅,無法兩個性器交合,那就是模擬交合的環境,所以無論是嘴巴的協助、靈巧手指的移動,都可以讓彼此達到高潮。

吉雨很少在性愛幻想時放入插入的那一片段,她會有「快點放進來」的慾望,但是肉膜破掉的疼痛是很難想像的,據說會痛到不想再進行下去,而且在一個撕裂傷口上面,來回摩擦,只會更痛吧?

向來人們對於痛覺是非常敏銳的,有這樣的痛楚,即使之後的磨蹭再多麼舒服,也是讓人無法繼續進行下去吧。

「痛應該是可以克服的。」雷對吉雨說過很多次,但她還是怕痛。

怕痛怕的要命,說穿了,吉雨還是膽怯一點,又怕麻煩。

到底什麼時候要做愛呢?」吉雨對自己喃喃自語,她看著熟睡的雷,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辦法克服心中的恐慌。

性愛最美好的是…

性愛最美好的,是我以身問路…

女人的身體是很奇妙的

大家都想知道的第一次

第一次,該給了嗎?

第一次真的會很痛嗎?

第一次自慰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訂閱專題 貼心在第一時間寄給妳新文章
Thumb fc47f63c3cf73e9f
克蕾兒
Jun 06, 2013
分享到 FB
繁體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