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细看做爱滋筛检的心路历程,少有人分享爱滋筛检后的心得文,大众听见爱滋筛检,也都以先入为主的标签去定义他人。让我们一起了解爱滋筛检的过程与重要性,大方地做爱滋筛检!(推荐阅读:女孩也该筛检!1 分钟了解爱滋筛检五步骤

筛检为何难以启齿

爱滋筛检是匿名的,网路也是,但在网路上筛检的心得文并不常见。甚至有女性在发生高风险性行为后,鼓起勇气到医院筛检,并写了筛检的流程到批踢踢和乡民分享,从打电话、约时间、到谘询室、抽血,临场感强烈。这样的分享却遭来一片辱骂,留言充满许多“母猪”、“妓女”、“分手了吧”、“烂人”、“不要危险性行为就好”、“会怕就别玩”。

在现实生活中,就又更难在聊天中听到筛检。是什么让筛检难以说出口?即使谈论了筛检,用怎样的态度谈比较恰当呢?

性污名:讲到性,就很脏

需要做筛检,往往表示有了高风险性行为,例如无套性交、用药性爱、静脉施打药物。这些行为往往不见容于社会,被加上负面的标签,在道德上是不好的事、不该做的事。导致“需要做筛检”这件事也变得难以启齿。

在这样的多重压力下,筛检者不一定有办法说出“我做了筛检”,他不知道朋友家人会如何看待他,甚至连踏入筛检诊间,都会怀疑是否有人在看自己,担心会不会遇到认识的人。我们很难要求筛检者分享他们的经历,这将导致筛检资讯很难透过口耳传播,需要仰赖其他媒体。在相对安全的匿名网路上,当看到筛检经历分享时,就赶快点进去看呀。(推荐阅读:预防爱滋“事前药”?带你瞭解 PrEP 的服用与效果

而当有人在生活中告诉你“我今天去了筛检。”那可能要恭喜你,这个朋友对你有一定的信任。

和伴侣做爱就很安全,吗?

部分人和不是伴侣的人做爱后,会特别担心是否感染爱滋。这背后可能来自于关于性爱的刻板印象:忠贞的、一对一的性爱是好的、安全的,而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的性爱是不好的、危险的。

但仔细想想,真的是这样吗?我们能够确保伴侣或配偶完全没有和其他人做过爱吗?

和性行为风险直接相关的是“性行为进行的方式”,是否戴套、是否使用PrEP(预防性投药),并没有办法透过“和谁做爱”判断是否安全。也因此,台湾已经推行孕妇全面筛检爱滋,并不是结了婚的做爱就是安全的。另一方面,当和伴侣从事高风险性行为,可以把“爱滋筛检”纳入考虑。

爱滋可怕吗?

部分人对“爱滋病毒”感到恐惧、尴尬,怕万一筛检出爱滋病毒后无法承受,因此避免面对筛检。爱滋的可怕来自于疾病本身吗?

在有效治疗、规则服药的装况下,感染爱滋不会减损寿命,可以活的预期寿命和未感染者几乎没差别。2017 年在医学权威<刺胳针Lancet>期刊上的论文同样支持这样的看法。

除了寿命几乎没有差别,今年美国疾管局刚公布一项备忘录,支持“测不到=不会传染”这项说法。这并不是横空世出的观点,而是基于伴侣研究(Partner study)、相异世代研究(Opposites Attract cohort study)等大型计画的科学,这两个研究分别收集了 888 对和 358 对伴侣,一方是爱滋感染者,已经服药稳定控制,一方还没感染爱滋。这些伴侣长时间相处,发生不少次无套性爱,却没有任何一对伴侣因此而传染爱滋给对方。

当然,医学上并无法宣称“OOO 的机率等于零”,但这样的研究至少告诉我们,目前并没有人在病毒测不到的情况下,传染爱滋给其他人。

这些科学证据再再显示,爱滋这项疾病并没有想像中有这么高的致死率,无论是治疗或是预防传染,我们都有方法可以使用。(推荐阅读:【脸红测验】你想过,爱滋离你有多近吗?

筛检难以启齿并不是一个人的难题,许多人都有类似处境,也无须孤军奋战。了解筛检为何难以启齿之后,并不一定要大肆宣传自己筛检,可以依照自己和他人的信任关系、家庭的互动来评估。和人分享时也要小心“我有筛检所以我是乖宝宝”、“没有筛检的人缺乏道德”状况产生。当每个人都对性、爱滋更友善更了解,难以启齿的状况可能就会自动解除了,在那一天来临之前,每个人都能做一些小努力。

关于匿名筛检如有问题,可求助各大医院谘询电话,或致电民间团体。 抽血、快筛地点

更加认识爱滋

〉〉约炮丸好脏?那颗被污名化的爱滋事前药

〉〉【脸红小补帖】异性恋也该知道的爱滋病预防重点

〉〉抽血、快筛、唾液筛检!超详细爱滋筛检种类与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