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提到《金瓶梅》,你心里的第一个关键字会是什么?乱伦、嫖妓、荒淫无度?一个交杂着男男女女的爱欲故事,它总引起读者的无限遐想。今年,剧场导演张子健毅然决定将这部经典结合现代舞,改编为一出充满想像力的舞剧。不同于过去大众媒体惯于消费《金瓶梅》的角度,在子健眼里看来,“那些情啊欲啊不过就是人性;他们和我们并没有不同。”

于是,这天亲自走一趟舞团。季节是冬末春初,空气还冷飕飕的,夹杂着几周未停的湿雨。在舞剧彩排现场,潘金莲初识西门庆,被一瞬点燃的情愫,却不确定是缱绻纠葛的浪漫爱情,还是红了眼的,悲惨的权利争夺之始。在擦肩而过的瞬间,他要的是什么,她为何而疼痛,一切都变得非常清晰,彷佛你与这些人事并没有想像中遥远;看着,心跳厉害起来,扑通扑通的,像是担心被揭穿什么一样不安。

我转身问导演子健,为什么选《金瓶梅》?

sex

子健是在新加坡长大的华人,说话时夹带着微微的口音,偶尔会想不出脑袋里的那个词要怎么用中文表达;但是在对谈的过程中,你却又彷佛可以感觉到他要说的那件事是什么。

“年轻的时候也读过《金瓶梅》,当时会觉得西门庆就是好色,潘金莲就是个大淫妇。但后来等自己也经历过一些人生后再回头去看,会发现这是一部好寂寞、好悲哀的作品。”

《金瓶梅》里每一个角色的行为与思想都不免夸饰;当你想,为什么武大郎就是如此懦弱、西门庆的荒淫至令人颤抖、潘金莲又狠毒得超越你的忍受?他们非常极端、从不放弃,一直追、一直追,好像凡事非弄到手不可。

“我认为在这些极端作为的背后,有一个很大的东西,一个(在性上面的)缺陷。所以如果你挖得深一点,会发现那颗心是脆弱的;他们用‘性’来补充、来填补那个洞。”

于是,当你挞伐他们的不可理喻,却能在反覆思量、剥去那层掩饰的外层后,看到他们的内心;而那颗心与你身边周遭的人心彷佛相差不远。(同场加映:性爱成瘾,不只是因为欲望))

但不幸的,她就是一个女人

于是,我们聊到文本中的灵魂人物“潘金莲”;当她彷佛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子健却把这个角色轻轻地捞起,想替她作为女人好好地说句话。

“我觉得她很悲。她不过是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在那个时代、在那个社会,假设她是男人的话,他可能就会变成一个很成功的人。但不幸的她就是一个女人,于是就变成一个悲剧人物。(脸红短评:为什么浪子回头有岸,浪女却注定漂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