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對子健而言,當我們看「性」這件事,不能只專注在『性行為』;要跟一個人做愛那是很後面的事了。在這之前,例如你今天為什麼要跟這個人親密,你心裡想什麼、要什麼,理由是什麼?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有一個朋友,她出生在一個保守的家庭,從小心裡就認為『性』是一個很神聖的東西。有一年,她也不懂自己發生了什麼事,就想出國去歐洲;而且就在那天,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定要找出這個『發洩』的工具。於是,她開始尋找獵物,然後找到一個街頭藝人。她利用各種方式跟他搭訕、喝酒、調情。在達到目的後,她也沒有很特別的感覺,只覺得『我做過了』、不需要再去想了,不會有這樣的困擾了。」(聽臉紅網友說:初夜真的好重要?

也許只是時代不同,所以表達的方式不一樣。但人性這件事是不變的。從古至今,好像人會想要的、奮不顧身去偷去搶的,就是那些東西。

「肉慾是肯定有的,但你不會只看到那種表層的肉慾,而是看到人與人之間的那種最根本的需求,就是想要有一個伴,有一個寄託。你說他貪愛嗎、貪權嗎?都有。但把那些自私自利的行為撇開以後,他們真正想尋求的是什麼?我覺得小說裡面已經講得很清楚了。」

sex

「在看完這部戲後,你會對金瓶梅改觀、對慾望改觀。我希望做的是這個。」

子健這次改編的一齣舞劇。故事是從一個「我」開始的;「我」讀完金瓶梅後,所做出的一個夢,所以整部戲都是在夢境裡。

我想像著一切虛幻的開始,然而在虛幻裡所用力爭奪的名利、情慾,到你所感受到的溫柔與疼痛卻都是扎扎實實的。到最後,什麼是夢,什麼是現實,也就都搞不清楚了。

sex

【世紀當代舞團《慾土》】

卸下迎合時代的妝容,推翻古典文學的父權思維

〈金瓶梅〉新加坡 十指幫劇團藝術總監 張子健導

〈賤斥樂園〉台灣 世紀當代舞團新生代主力創作 編舞家陳維寧

一個文本,兩種詮釋

掀開經典中國文學的的撩人帷紗,洞見女性的內心足跡與時光流轉

〃演出地點:松山文創園區 LAB實驗室

〃演出時間:5.20-5.22 (五-日)

〃購票連結:世紀當代舞團《慾土》

下載 APP ,隨時閱讀臉紅紅

〉〉臉紅紅 APP (Android版)下載

〉〉登記 iOS 第一時間上架通知

更多精彩臉紅人物專訪

〉〉少女獵豔記:《百吻巴黎》楊雅晴的情慾對答

〉〉女人「很想要」又怎樣?專訪周芷萱:「社會要接納性別與情慾的更多可能」

〉〉人妻外遇行不行?性感演員西野翔快問快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