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悲劇是一個人很積極地追尋他的夢想,但是從中有很多阻礙,而演變成的人情世故。所以,在看她如何對待西門慶,或是她偷情的種種方式,我覺得她是很無奈的。」

潘金蓮的惡毒行徑、縱慾、偷情,甚至是因為她的美貌到令人無可掌握,都是她被視為「惡女」的理由。而對子健來說,這是父權社會下被扭曲以致失衡的性別關係。所以他想去揭發這樣的秘密,想讓文本中的中女子們,能有一次申訴的機會。(臉紅推薦:從《金瓶梅》經典惡女修情色學分

sex

寂寞怎麼輪迴

在子健這次的作品裡,讓古代的女子們有機會來到當今社會;他用文本改寫,讓一切投胎轉世。於是,潘金蓮變成了妓女、李瓶兒變成了業務員。她們的工作崗位跟前世還是息息相關的。

「我想表達的是,我們的情感不會因為我們的死去而消失;當這一切跟著輪迴,那些愛、慾望都延續到你的來生,它會如何影響當今這個社會?」

在子健眼裏,現代人很容易把身邊的人事歸類,並且迅速的作出很表面的判斷:「我在路邊看到這個人,我認為他就是這樣,他可以做朋友他不能,我沒有時間再去思考。」

然而,這些框架卻是人際間一個巨大的阻礙。一旦有人受到誤解,他能尋求什麼樣的出口?他得用自己的方式找到能夠繼續生存的方式。但也可能他因為做錯了什麼選擇,而受到更嚴厲的批判。「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是這樣一直在循環。」

所以百年以後,寂寞還在。這仍舊是一座寂寞的城市。

作奸犯科,貪的是你的一生陪伴

這讓我想到,過去我們提到《金瓶梅》的時候,好像都會比較想到快樂的那一面;那些肉慾橫流、荒淫無度的神仙般日子。然而,這也是大眾媒體長期消費裏頭的「性」而導致的刻版印象。這也是我們現代人對古代人性生活想像的貧乏,好像他們跟情慾是沒有關係的;所以《金瓶梅》像是當代人挖到的什麼奇珍異寶一般,要拼命地猥褻、大作文章。

「但他們也是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