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屬於女生的情慾空間

當楊雅晴站上 TED 舞台,呼籲所有的女生該拿回自己的情慾,她談起那件她始終深信不疑的事:「權利一直都在你自己身上,在你手裡,只是有人騙你說沒有,而且你從不懷疑。去把屬於你的找出來、認出來,然後用它去創造出你想要的。」(【臉紅短評】FreeTheNipple 我的身體政治,我的上空權

當小編聽到這段話時,雙手微微地顫動、內心則早已激動不已。我在腦海中不斷回想著她的一字一句,像是反覆被戳刺般既燒熱又痛快;我們恨不得要馬上播送給身邊的女孩們,要她們都敞開她們的胸膛,從此刻開始可以擁抱過去曾經害怕或不被允許的世界。(是誰要的「乾淨」?青春期,被遺忘的感官記憶

就如雅晴所說,尋找妳本該有的情慾,這是一個「認領」的過程;多麽美好的字眼,如此喧嘩,又不失溫柔。

Q:妳第一次意識到自己情慾存在是什麼時候?

我很小我就會有各種「性幻想」。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我們的課桌椅是兩人一桌,在午休的時候,我會和我隔壁的同學用外套蓋住頭,在裡面偷偷交換一些情色的事。例如他會描述女人的裸體跟男人的裸體。(青春之後,成熟以前:女孩的情慾成長史) 我們兩個很清楚,這件事情不能跟別人說,這是我們的秘密;因為你可以感覺到,說出來一定會被懲罰:如果我們連坐下的時候內褲都不能被看到,我不會笨到去講我怎麼自慰,我把手伸進去哪裏。

sex

(攝影師:張瑄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