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是真正的強勢,有「老娘想要當王」的氣勢。她掌權後就不是「誰的老婆」,而變成「誰是他的男寵」。她靠自己的時間、用自己的宰相權臣,擁有真正自己建立起來的王朝;於是,她如何安排、建立起她的「後宮」,如何在生活的空間中讓自己舒服、如何控制他與男人之間的關係,是我很想知道的事。

做愛就是一件這麼生活化的事。這不是要我們把公領域和私領域全部混在一起的意思,而是在看待一個檯面上的人的時候,我們有沒有給他另一個私領域自由、舒服的空間?還是我們總是習於介入,要評斷一個人的所有,將他化約為我們想像中的美好形象?

芷萱很衝、很熱、很滿,想到她的時候我會想到一條很寬很寬的河,匯集了那些陌生而焦慮的支流,也隨時要往不確定的方向化為更多分支。

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接納了這個社會上的很多種可能,她從不框架任何人應該要有的樣子,因此找到一個讓自己和他人都能喘息的空間;她是這樣一個流動的個體,沿著她經過的路,散溢著溫度與真誠。

臉紅紅想跟你更靠近

〉〉臉紅紅 APP (Android版)下載

〉〉登記 iOS 第一時間上架通知

更多性別及情慾探討

〉〉少女獵豔記:《百吻巴黎》楊雅晴的情慾對答

〉〉捷運上能不能做愛?談公共空間裡的情慾與性想像

〉〉邀約汙名:約砲為何說不出口?

〉〉奇怪了,太陽花女王喜歡做愛有什麼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