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原就存在,並且演變成各種形式。性交易就是一種形式。然而,我們卻害怕去面對它,使它得以各種遮掩、異常甚至損壞的狀態疼痛的發展著。最可怕的是,我們未曾意識到「遮蔽一切便是落入父權社會的圈套」。於是,「聖女」和「惡女」的二分輪廓越來越清晰,人人都往賣淫和買淫者身上捅一刀。

「我們應當開放它,讓大家去看、去解決當中存在的可能問題,並且在我們可接受的範圍實施管控。」從周芷萱的話當中,我看到所謂情慾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不會因為它今天落入買賣而變得一文不值,甚至不乾不淨。

打破大眾對情慾的想像:「武則天在床上是什麼樣子?」

在與芷萱對話的過程中,我感覺到在她世界裡,有一種對情慾全然流動及開放的想像。 而這種感覺並非她有多前衛、滿漲得令人無法招架;我反而覺得,她的「反骨」並沒有那麼「反」,而是面對這個生了點病的社會,一道真誠力量的存在。

「所謂的多元,是個人有個人的答案,你應該去理解世界上有跟你不一樣想法存在。」例如有人認為「性」要保守、守貞;但這是他們的事,不可以強迫大家都保守跟守貞。

sex

而這個社會想框架的不只是女人的性,男人的情慾也同樣被固化為特定的樣子:「例如前陣子很夯的工具人,大家會覺得這是一種男子氣概受損;網友也很崩潰 CCR,說『男人都懂吧』這句話就是一種固化,以為大家都怕 CCR。」(推薦閱讀:「男子氣概」與「雄風長度」無關!給男性的一封性別討論邀請函

芷萱談到,我們對情慾的想像還是很薄弱。例如我們很難去想像有頭有臉的人在床上的時候是什麼樣子?她提到自己最崇拜的女性政治人物「武則天」:「我想偷看武則天在床上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