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接電話的時候,我只是一個無生命的芭比娃娃,他們不知道我長得怎麼樣,我是誰,包括我的感受如何,他們只能憑借想象。這是我的工作,讓他們沉溺于想象中,讓他們確信我不是一個玩偶,我可以讓他們夢幻成真。我將他們的每一個問題都看作是一種讓我轉型的要求,如果他們問我是否金發碧眼,我就是金發碧眼。我對每一個來電話的都使用了肯定的語氣,鼓勵他們,我在夢幻中呼吸存活,我讓玩偶獲得了生命, 每一個電話進來,都是對我的肯定的反饋。

我已經 60 歲了,具有大學文憑,結婚也已經 25 年。我的兒子馬上就要大學畢業了,具有雙學位。男人給我打電話,有數不清的理由,當然,他們打電話是一種自慰,我則稱之為釋放壓力。這不是性;而是出於種種原因,比如慾望、孤獨等等,想聽到女性的聲音。我在合作的世界中獲得雙倍的錢,我在家裡工作,錢每一天都會轉入我的戶頭。我是天方夜譚;如果我的故事無法滿足客人的要求,第二天早上就會被殺頭。

在菲利普所拍攝的照片中,他打破了幻想,向眾人展示了電話性工作者真實的生活。許多照片都是在他們的家裡所拍攝,大多數人的房子並不豪華,有些工作者的家庭裡有孩子,有些則是養著寵物;電話性工作者有老人也有年輕人,儘管也有身材苗條的女孩,但大多數工作者還是肥胖的身材,其中甚至還有一名坐著輪椅的女孩。(延伸閱讀:人人都有性需求!用雙手帶你上天堂的「手天使」

接受拍攝的電話性交工作者說:「我們通過這個工作學到了很多,無論大家對我們的評價,是奇怪、有趣、還是厭煩,意見不一。」

就在昨天晚上接到了這麼多時間以來最讓人心煩意亂的色情電話,打電話的人在通話的過程中開槍自殺,我聽到了確切無疑的槍聲和人體倒在地板上的沉重,這樣的事情總是讓我難以忘懷,最近的電話記錄中,還有類似的自殺的痕跡。

你對色情電話的了解,是否又更深入一層了?

聲音是性的醍醐味

〉〉網友臉紅信箱:高潮來了怎麼叫?

〉〉【臉紅知識家】耳朵要懷孕了!讓大腦高潮的 ASMR

〉〉讓男人射的是「摩擦」,但讓男人絕對硬起來的是「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