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一种关系,不只是朋友,不只是床伴,却又不是男朋友?没有在一起,却又比情人更亲密?来听听脸红作者艾姬说说这种复杂的心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男朋友?算不上。朋友?定义很模糊。床伴?又太肤浅。后来我决定,把他视为我身体对话的“夥伴”。

我们做很多情侣间会做的事,但我们在路上不牵手。我们也有朋友之间的交流,但我们上了床却不是纯聊天。从在学校开始到出了社会,我们认识了很多年,在彼此的人生路上,是最好的陪伴。(你和他之间,友谊的纯度有几分?)

和男友分手的那晚,我打电话给他,他一听到我在哭,只沉稳地说了声:“好好待在家里,我去找妳。”他来了,把我拥入怀里,我的眼泪濡湿他胸前的衬衫,他安抚着哭得像个孩子般的我。“妳累了,让我帮妳。”他吻着我哭肿的眼睛,红红的鼻子,颤抖的唇。

我累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做,只要敞开我的身体。让他吻遍我身上每一寸肌肤,让他唤醒我每一个敏感带。“是这里吗?”他喃喃着,问的彷佛不是我,而是我的身体。我可以回应他,如果我不回应,我的身体也会回应他。他指尖在我私处的点触,激发了我体内的狂潮,润滑着的下体,渴望他的到来。他拉起我的双腿,放在他的肩头上,双手扶着我的髋部向前挺进,一下又一下地在我体内进出,撞碎了我的悲伤和寂寞。(从脱衣服就知道他是属于哪种男人

一波波的快感袭来,释放了我疲惫的灵魂。干净的大浴巾裹住了我的身体,他一把抱起我,走进浴室。我什么都不必做,让他照顾我的身体。他温柔地帮我抹上沐浴乳,让温暖的水流滑过我的曲线。吹风机的暖风吹过我的长发,他细心地帮我吹干头发、梳理着。“好一点了吗?”他在我耳边轻声问着,我觉得自己彷佛就要溺毙在这样的温柔里。

我总是可以这样放心地把自己交给他,他甚至没问我怎么跟男友分手的,好像我的身体已经告诉了他一切。“我等妳睡了再走。”他帮我盖上棉被,握着我的手,坐在床边。他只是我身体对话的夥伴,除此之外,我没有更多的期待。(如果你要找炮友,不得不看的六个建议

我闭上眼睛,想起了那年他眼中的为难,他说:“我也可以接受女孩子,但我其实比较喜欢男生。”我喜欢他的细腻、他的体贴、温柔沉稳,还有我的每一任男朋友都比不上的许多优点。但是我只能把他当作身体对话的夥伴,希望有一天他会喜欢女生多一些。

脸红网友们超会写...

当告白成为拒绝的藉口

只要一夜的疯狂放荡

关于那些我们放不下的一点小事

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我和你之间,友情的界限

明明约会很顺利,为什么男人不再约你

BLOG: 艾姬的情欲故事

粉丝页: 爱情,没有标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