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好久不见的 women’s talk,想聊聊女孩 J 出轨的故事。J 是我身边许多女孩的缩影,她的故事有点尖锐,但足以弄痛你的,便是我们共同有过的身体感官经历。(推荐阅读:Women’s talk 女孩的情欲对话室

“妳不觉得,‘欲望’两个字是句脏话吗?”

J 坐在咖啡厅对面位置,长长的睫毛轻轻垂落,轻轻地说着但语中带刺。

“就算我们好像都可以聊性,聊同居、约炮、女女、男男⋯⋯各种性关系,你觉得社会已经很开放很自由,但其实人很难很自然、不带羞耻的谈自己的欲望。”对 J 来说,人们很伪善;可能因为害怕被社会唾弃而口沫横飞的倡议情欲自由,但其实心里固守着某种不可动摇的道德秩序。

“好像只要跨过那条线就会死喔⋯⋯”J 总是这样,很孩子气,个性里有个很尖锐的地方;我常常会想着要好好地帮她把那抹尖锐收掩起来。

因为想保护她的缘故。虽然她其实只会刺伤自己。

事情要从一年多前聊起。J 有个稳定交往的男友,如同大部分的被想像的完美关系一样,她很专心地沈浸在这段感情里。

接着也和大部分的故事发展一样,J 某天发现自己像是掉了哪个秩序螺丝,有了某个精神出轨或肉体出轨或者根本搅和在一块也无需分辨哪种比较多的想法,以及机会。

就像妳或许也有过的,譬如是在某次朋友邀约的聚会场合,妳会突然遇到一个浑身散着荷尔蒙气味的人,像是针对着妳而来,浓烈地让妳在整场饭局无法专心,只想知道他什么来历。(推荐阅读:【单身日记】爱情与生活会背叛你,更要对自己死心踏地

或者庸俗一点的,妳在半醉半醒的夜店舞池里,因为感官模糊那类的理由,被某个妳也不曾看清楚的陌生人搭上腰际,妳感受到某种极为新鲜的刺激的感动正滋润妳的生命,以及妳下体无可控制的潮湿。

但大部分的人,会尽量努力地让这些瞬间悄悄流过。因为大部分的人,害怕破坏“秩序”以后会有自己也无可承担的后果。我觉得很好,他们懂得自己的能耐。

而 J 恐怕是运气不好一些。

或者妳可以说她是“咎由自取”–––– J 非但没有让自己错过这些“瞬间”,她反而更进一步积极地想去争取,让自己跨过那条线,想看看悬崖底层有什么。

她下载好几个交友软体,用几天的时间和几个男人愉快地搭话;她在这些关系里,非但不怎么随性,可能还非常认真。因为她感觉到,在这些虚拟的你来我往里边,没有人在意她的过往与身份,没有社会责任;她每次打开软体,身体轻飘飘的,她说的“我想你”不是那个“我想你”,她好快乐,像要宣泄积累的生活那般用力的快乐。(推荐阅读:【Women’s talk】跟别人聊色就是背叛另一半吗?)

后来,欲望的火隐隐地燃,终于燃到尽头。她和其中一个男人约好了旅馆的地点与房号。即便这些都是她预期中的,或者说,是她精心安排好的,她还是有点紧张。

叩叩叩,J 进了房门。

他们两人坐在床边,干干的只是一直傻笑,不知道怎么做比较淑女比较绅士。还好后来,男人先行扶起她的脸,轻轻地吻,有点生硬。

后来,他们交缠地吻,过度潮湿的两只舌头发狂般想填满彼此,他卸下她的一件式洋装、前扣式胸罩、粉红蕾丝底裤;她环抱着他,抚摸他有点粗糙的背部、嘴里湿泽的酒气、看他肌肤与骨骼交错的线条,好陌生,她忍不住想让他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她可以有一种被陌生保护及全权占有的快感。

他们尝遍各种体位,耗尽整晚的时间,让性欲流泻满地,沾湿旅馆的床单及壁沿。

接着有很长一段时间,J 像是生无可恋般地沈溺在这段欲望情绪里;她时常想念那几个晚上,想起对方在她耳边说过的咸湿对话,几抹微笑,呻吟,她时常想得心痛,她怜惜自己。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跟随着自己的情欲,可以抵达的地方,那里有什么样的美好存在。她经历过许多人没有看见过的,在那里,她好像可以很勇敢,可以落落大方,可以温柔,可以不再对“身为一个女生”感到芥蒂。

她让自己完全交付自己,而且她在那些房间有的那些怀抱里,有人疼惜。

她有一点惊讶,她在那样的情绪里感受过的真实,超过她过去及往后人生里的所有亲密接触。

但 J 不知道,她似乎没有能力让自己真正自由地做选择。就在我看着她可以如何回过头来面对她的“稳定交往关系”时,她却顿时无能为力,她没打算分手,也没有和交友软体里的男人继续约会。

她只是继续孩子气地,在欲望退潮之后,待在岸边,为自己曾经有过的美好激情缠绕。

她继续牵着男友的手,一晚一晚不怎么安稳地睡着;不论是主动或者被动或者都有,她渐渐回到秩序里,接受大部分人接受的生活与价值观。偶尔,她甚至否认自己曾经让生命破了一个大洞,在陌生的空气流进来,那样的空气里都是迷幻兴奋剂,她曾安然吸吮。

因为她否认了那段过去,就等同于否认自己。她渐渐忘记自己当初为何而“出轨”,然而,不醒则已,这一清醒,她开始陷入更深的挫折里。

“我好怕他有一天会发现,我做过的事。”她担心如果哪天男友知道了,会用什么样的言语责备她,他会用分手惩罚她,像是在告诉她“妳做错了,所以妳已经不值得被爱”。J 甚至用 google 打过关键字“背叛男友怎么办”搜寻,以为神通广大的网路科技可以告诉她答案,或者至少让她找到一个相同的生命体悟。

但她当然什么也找不到。

她把通讯软体里的相关对话一一删除,把相关人物封锁,即便她知道男友从不看她的手机,但她不停地想像各种被害情景,让自己在焦虑里过活,让自己保持警戒与清醒。

J 像是有了断片,或者只是她强迫自己,在消除“证据”之后,她也慢慢不再想起那几个晚上发生过的事,甚至忘了对方的长相,以及更多其他细节。一直到某次经期,她在清晨清醒时,发现自己的阴蒂肿胀勃起,她感到口干舌燥难以呼吸;她把右手伸到底裤隔着卫生棉垫想抚摸坚硬的下体,然而棉垫又厚又湿,让她如何都无法触碰到那一处痛痒。

她心跳得很快,眼泪和汗水湿透她的面颊、背脊,到每一处床单,她把手伸进棉垫,戳揉和着经血的阴道,一阵一阵,感受到紧缩最终高潮。

她累了,又沈沈睡去。在梦里,她看见那晚和她上床的陌生男人,她才想起对方是个健身教练,他精壮的腹肌腰身伏在她身上前后蠕动,硕大的手臂可以将她一把举起,空气里都是性欲的气味。

她想起他全身紧实的肌肉线条,脸颊涨红发热,感觉到一阵深刻的羞耻。那是她刻意挑选的,她感觉到自己的龌龊,感觉自己身体里深刻的兽欲;她在那一刻全都想起来了,她不知道是不是经痛的缘故,就觉得身体有个地方像被利索的器具搅弄,血肉模糊,但总算能紧紧密密地结合在一起了。

J 的欲望之旅到这里大致结束了。在那一次的梦境之后,她已经不再对男友怀着那么深的愧疚感,但她仍时常感觉到一颗心悬着,心事未了。

“我现在才知道,我们可以对自己的身体有多陌生。”J 屏气凝神地说,“因为欲望是一句脏话。”

女孩出轨以后,从残败的性教育、刻板成人片,以及道德秩序稳定关系中出轨之后,在充满脏字的世界里,载浮载沉,只试着想把过去遗失过的身体情绪,一片片找回、拼凑起来。

外在无声无息,内里狂风暴雨。

女人迷七月主题:情欲翻涌,身体盛开

热浪翻涌,褪下外衣,肌肤大片透出,身体与欲望正在炎夏盛开。

去与自己的身体和情欲相撞吧,诚实使你永保安康!七月主题,带你看单一的身体审美与情欲样板之外,更多元的美妙样态。

那些漂浮着的情欲

》》【Women’s talk】女孩的欲望,总在高潮之后坠落

》》【Women’s talk】前男友,你是否想念我的身体?

》》【Women’s talk】在交友软体上找爱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