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也會有做愛後動物感傷

我來到了熟悉的地方,陌生的人們,在虛擬的空間裡交換著寂寞。用了一個魔鬼的身分,幾個鐘頭後 我約到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