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專題 訂閱專題,新文章會貼心的在第一時間寄給妳

性工作者躺著輕鬆賺?專訪《性感槍手》陶曉嫚:「小姐們每天都在死裡逃生」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按摩店失火了,客人還要小姐繼續「做」?酒店小姐也有處女情結?臉紅紅專訪《性感槍手》作者陶曉嫚,身為前記者的她因緣際會之下,決定寫書紀錄八大產業小姐們的愛慾故事。你也想知道八大產業真實的酸甜苦辣嗎?那你當然不能錯過這次的臉紅專訪!(臉紅推薦:日式酒店小姐:我要讓每個客人都有戀愛的感覺

初次見陶曉嫚,在女人迷樂園。高挑的她,身穿深藍上衣與格子短裙,接過我遞上的一杯水,溫柔地說:「謝謝、謝謝。」眼前氣質的她,看似與《性感槍手》書中所描寫的「按摩店小姐」們,來自相異世界。

《性感槍手》是台灣第一本以「手槍護膚店」為主題的作品,也是陶曉嫚第一本小說,這本書寫按摩店小姐的愛慾掙扎,談的是八大行業的生活百態,更是人性的黑暗與脆弱。

說到寫《性感槍手》的源起,陶曉嫚笑著說,其實是因為一場「偶然」。原本在《新新聞》擔任記者的陶曉嫚,某次邂逅了一位「按摩店」女孩,因為女孩的一句:「不管怎麼樣,我希望有人記得我,把我們的故事記錄下來」這一句話,如同開關一樣,開啟了她的寫作之路。

為了寫《性感槍手》,陶曉嫚於是深入八大產業,展開一系列「田野調查」,走訪各大按摩店與酒店,訪談超過 20 位性工作者。

小姐不也是人嗎?笑著笑著卻流下淚

陶曉嫚展開田野調查,聽在性產業第一線工作的小姐、男公關們說故事,我好奇的問她,其中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故事是什麼,她說,是一個帶點「糖炒栗子」味道的故事。

整個故事發生在一個養生館的包廂內。事發當時,她所訪談的小姐正在幫客人打手槍,卻突然聞到一股「糖炒栗子」的味道,本來小姐與客人不以為意,沒想到過了一下子,就聽到養生館的行政用力的敲門,直喊:「失火了!失火了!快逃!」

「這時候正常人,會怎麼做呢?」陶曉嫚對這個故事賣了個關子。

我下意識地回答,當然是趕快逃命阿!沒想到,陶曉嫚卻搖了搖頭說:「那位男客人竟然抓著那位小姐說,不、行!打、完、再、走。」聽到這裡,我難以置信的驚呼了一下,陶曉嫚笑著說,這還不是故事的高潮喔!

經過一番折騰,那位男客射了小姐滿手精液,像一陣風似的穿上衣服、跑了,留下那位小姐滿手穢液的在包廂中。不過,好險那家養生館不算大,小姐摸著黑勉強逃出火場,但沒想到,又在養生館的櫃檯遇到剛剛的那位奧客!這回,他正在和櫃台殺價說:「你們發生火災耶,是不是該免費啊?」

聽完這個故事,我忍不住驚嘆,天哪,那位男客到底在想什麼?陶曉嫚說,當初聽完這個故事,她也充滿疑惑,記者出身的的她打趣地說:「真的很想重回現場『遞麥』問那位男客,到底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其實,她更想知道,「到底是怎樣的人,會丟下剛剛幫你服務的女生,出火場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殺價?」

這故事聽來,讓人覺得諷刺又好笑,不過,「笑著笑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在笑完之後,一股辛酸的後勁才湧了上來,讓她總是在反覆地在腦中想,「難道這些小姐就不是人嗎?這些客人憑什麼這樣對待她們?」

出了店門,公道就討不回來了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性工作者們賣笑、賣身,是一個「躺著輕鬆賺」的工作,但陶曉嫚說,八大產業更是一份「賣命」的工作。因為小姐們,總是無時無刻與「暴力」共處著,許多客人前來消費,自以為花了錢,就握有權力、高高在上,能夠隨便羞辱這些性工作者,小姐們在工作上遇到的暴力有很多種,陶曉嫚說,暴力有來自於「言語」,也有「肢體上」的。

「有些客人沒有把小姐們當人尊重,罵小姐們是『公車香爐』」,陶曉嫚語帶感嘆,「明明自己就是前往消費的需求者,許多客人卻自認自己有資格言語羞辱小姐們,能對她們進行『蕩婦羞辱』」不過,小姐們最怕的還是遇到客人直接動手,甚至白嫖、強暴。

「因為這種事,對於受訪者來說通常是很傷痛,不名譽的事,所以訪談時,小姐們常講得語帶保留,或是講到一個段落就講不下去了。」陶曉嫚此時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她回憶曾有小姐告訴她,在包廂被客人掐住脖子,差點窒息的情況下遭到強暴的經歷;也有小姐,遇過客人一個不爽,隨手就拿床旁邊的檯燈向她砸,讓她當場送急診,好幾天都不能工作。(延伸閱讀:白嫖,賴帳,無法浮上檯面的性工作者處境

「不過,沒有浮上檯面的暴力事件,比想像中多太多了。」陶曉嫚感嘆的說,因為台灣目前沒有地方設置性交易專區,性工作者們都是「做黑的」,所以除非事情太嚴重,鬧上警局反而不利於她們。

面對客人的肢體暴力,甚至遭到客人強暴,許多小姐們只能選擇請行政去討回錢。不過,錢若是討得回來,已經算是幸運,「但大多的狀況,因為不了解客人的背景,如果當下沒有在店內處理,客人一出了店門,許多公道就討不回來了。」講完後,陶曉嫚喝了一口水抿了抿唇,若有所思的看著窗外。

我追問,如果設置性專區,能夠改善這些小姐的艱困處境嗎?陶曉嫚說,「或許能改善人身安全方面吧,但公權力是否能有效管理八大產業目前已形成的金流、人力配置呢?」她仍舊抱持著存疑的態度。

處女下海?是底線,更是自尊

對於性工作者的既定印象,我常常會下意識的覺得,他們必然是非常「性開放」、「性經驗豐富」的一群人,所以,當我閱讀《性感槍手》這本書時,主角那衝突的角色設定馬上就吸引了我。主角宋良韻,身為手槍店的紅牌,她閱屌無數,幫眾多男人打過手槍,脫去上衣任男客們「抓奶」,卻到了 28 歲都保持「處女之身」。

身為性工作者卻同時有「處女情結」,這個人物設定看似矛盾,不過,陶曉嫚笑著向我解釋:「其實訪談過的小姐中,確實不乏許多處女下海。」

這個社會常常用處女情結來綁架女性的性自主,不過,處女情結最嚴重往往是女性自己。陶曉嫚關注性別運動,她本身反對處女情結,但同時又對處女情結充滿同理,「對很多小姐來說,保持處女是一種自尊與紀律的防線,可以證明自己仍然值得被愛、被肯定。」

因此,許多小姐堅持保有處女之身,對於她們來說,這是對自己設下的底線,更是她們的自尊、讓她們相信還是能獲得幸福的浮木。遇到這樣的小姐們,陶曉嫚會選擇將想要破除處女情節的意識拿掉,「因為這是她的自尊,如果堅持跟她說這樣是不對的,那我豈不是將她的自尊打碎?又要怎樣重建她們的自尊呢?」

不願意用理想中的性別意識去理解八大產業的小姐們,陶曉嫚最終選擇了「宋良韻」擔任主角,這個角色看似衝突,卻名符其實的展現了性工作者內心最為掙扎、矛盾的一面,是《性感槍手》這本書非常精采的地方。

在天堂與地獄之間求生

性產業如同一片深不可測的海,小姐們在危機四伏的急流中掙扎求生,也在金錢與自尊的拉扯中載浮載沉。

談到這些性工作者們當初選擇下海的原因呢?陶曉嫚回答:「多半是因為錢,想賺錢賺快一點。」雖然陶曉嫚,也有遇過媽媽桑說自己是因為「很喜歡男生」才下海,但深入一問,背後的原因還是因為積欠卡債。(推薦閱讀:一個小時能賺3000元?全職按摩配小號的小姐沒跟我說的事

不過,小姐們為錢下海,真的都能賺到錢,從此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嗎?陶曉嫚搖了搖頭說,「端看小姐們摸得多清楚這行業的權力架構。」

性產業表面上紙醉金迷,總讓人覺得是個「天堂」,不過,若把視角拉回性工作者們的個人生活之後,卻往往跟「地獄」一樣,許多小姐賺了錢卻不知道未來能做什麼,就這樣在這個慾海中漂泊一生,再沒上過岸。

「慾海求生,歡迎來到天堂地獄的狹間。」

邀請讀者們走入天堂與地獄之間的世界,走入性工作者真實的生活中,是陶曉嫚為自己《性感槍手》這本書,所下的註解。

還記得她當時說完後,為求慎重,又將這句話,工整的一筆一劃寫在一張紙上。寫完後,她才再緩緩抬起頭,看著我說:「其實性產業的規模,遠比大家所想像的還要大,而且更加頻繁。」性產業明明存在於這個社會,不過,社會上的多數人卻從不曾試著,去了解這些娛樂我們的人。

面對性產業,這個社會往往需要它,卻又不願意承認它的存在。

「許多人光是開啟性這個話題,都還是會帶有負面情緒,覺得尷尬、羞恥,甚至直接避而不談。」陶曉嫚說,這個社會面對情慾的態度,往往選擇曲解、壓抑,「總是急著用道德規範將情慾往最陰暗的角落打,不過除非人類超脫性慾,不然我們是不可能避免這個產業的存在的。」

講到這裡,陶曉嫚的語氣一轉,「寫這本小說目的,也是希望能兼顧娛樂性與知識性,帶大家認識這個產業的光與影吧。」記得當時的她,眼神熠熠、堅定地說。

期待更開放的態度,來面對情慾

對於性工作者,陶曉嫚說,我們一般人至少要先做到「尊重」二字,其一是,尊重他們有選擇工作的自由,其二是,是對他們抱有「作為人」的基本尊重。

而面對情慾,她期待一個社會能有一個更開放的態度,陶曉嫚說,「首先要去承認它的存在,再引入知識與討論,讓這個社會能以更開放的態度,來面對情慾。 」這件事,並不容易啊,不過,卻是一件不可不做的事。(推薦閱讀:《幽黯國度》陳昭如專訪:學會與慾望和平共處

她舉例,雖然目前法令上已經許可,性交易專區卻沒有半個行政區敢設置,「設置辦法上甚至還規定,不得開在距離寺廟、教會等五百公尺以內的地方!」陶曉嫚不可置信的說,「拜託!你看萬華那邊的性產業,從多久以前就一直是在寺廟旁邊的阿!」

這件例子,也讓我們看到不管是台灣民眾或是政府,對於情慾多少有些汙名與壓抑,她期待,面對性專區的設置,這個社會應該以更開放的角度去談論,「是否要畫設?而政府又該如何有效的管理?」,因為唯有如此,性工作者的權益才可能真正被保障,這個社會也才可能真正的進步。

專訪結束後,我送陶曉嫚下樓,台北正下著一場雨,我問她,有帶傘嗎?她笑著說,有的、有的。撐著傘,她出了女人迷,進入了雨中,雨水在她的傘面上拍呀拍的。

目送著她的背影,我突然心中湧上一股的情緒是「感謝」。

感謝台灣這塊土地有陶曉嫚,感謝她寫出了這樣的一本《性感槍手》,用她身為記者的敏銳與寫實,讓不曾接觸過性產業的我,能夠擦去擋住雙眼的先入為主,走入性工作者們工作與生活,以小姐們作為小說的視角,讓我們有機會去理解同理他們的內心感受。

對於情慾,許多社會觀念很難馬上轉變,但只要我們願意踏出第一步,用更開放的角度去理解它,就可能帶來改變。在這條路上,陶曉嫚已經在前方為我們先撐起一把傘,並且回頭告訴我們:「記得隨後跟上。」

Written by 臉紅小編 Sunny

更多八大產業的酸甜苦辣:

專訪媽媽桑席耶娜:我們有溫柔,你要不要買單?

慾望踏遍她的身體:援交妹許彤「我從小就想做雞」

【情慾短訪】你不敢問,卻想知道的男師按摩「專業」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Thumb 8923af45d887e9c7
臉紅小編

臉紅小編相信每個貓男貓女,都能夠自在享受性愛。
我們在臉紅紅,遇見優雅談性說愛的自己。

如果你想投稿,如果你有登入問題,如果你想給我們更好的建議,請寄信至lianhonghong@womany.net

Jan 25, 2019
分享到 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