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專題 訂閱專題,新文章會貼心的在第一時間寄給妳

【臉紅來稿】致曾經打過砲的好朋友:我們不曾開始,也不曾結束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上週,臉紅紅展開了一系列關於「約炮」的情慾討論,我們也透過匿名問卷的調查,在一周內募集到超過 100 位有約炮經驗的網友的故事,其中許多網友也與臉紅紅分享了她們與炮友之間難忘的情慾體驗,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這篇暱稱為「茉莉」的貓女,分享的一段難以忘懷的炮友關係吧!(推薦閱讀:約前必看!網友們告訴妳約炮該做的六件事

本文來自網友茉莉的匿名投稿

喝了一瓶Corona,我們都沒醉,卻藉了點酒精壯膽,在沙發床上攤著、聊著。

「我,你可以嗎?」

「那我,你可以嗎?」

彼此拋出了問句以及肯定句,空氣瞬間凝結,羞澀卻也不羞澀,你說你的心臟現在跳得很快。

「所以現在呢?」

「我也不知道。」

我靠向你的胸前去聽你的心跳,你的唇離我的好近,我聞得到你的氣息,忘了是在什麼時機點,彼此的唇湊上了,唇與舌交融著,此時,慾望勝過了一切,我把你拉過來,引導你輕吻著我的脖子,同時感受到你不斷地捏著我的臀部。

「進房間吧。」 你牽著我進去,褪去了彼此的衣服,你兩腿間的硬物很迷人,你躺在床上,把我抱坐在你的身體之上。

「快進來。」我可以感受到你的硬物對於我溫熱又濕濡小穴的渴望。我湊近你的耳邊說著「保險套。」

你馬上恍如被我拉回人世間的清醒,從你的櫃子裡拿出一盒岡本,套上你的陰莖之後,我依舊在上面,讓你進入我的身體,你在進入的那一刻間的呻吟,在靜謐的夜裡顯得格外清晰。

此時此刻,我好渴望你,持續抽插著,換了六九姿勢,你激烈地吻著、舔著、吸吮著我的陰部,我也享受著你的肉棒。你又把我抱起,站立著地抽插,抽插完又從背部幹我,「爽的話就叫出來」同時拍打著我的臀部,忘了換過幾種姿勢了,但我記得你要射精之前的詢問與呻吟,也記得過程中每一次淫穢的對話

「我想要。」

「你想要什麼。」

「我想要你幹我。」

「怎麼幹你?」

「用力地幹我。」

身體的交融很舒服,過程中的親暱感卻是更令人回味的。那一次,住在你家的兩天一夜,我們總共打砲了六次。

其實,我們的起點,從高中就開始了,在那個沒有智慧型手機的年代,夜半在被窩裡偷偷講著電話、傳著訊息,我看著床鋪上頭貼滿著的星星螢光貼紙,我說我喜歡星星,我知道你也這麼記著。

但是,這不是個浪漫的青春偶像劇。

高二後,彼此之間的曖昧停滯不前,誰也都沒跨過線,我只記得,這個青春住了你。直到今年我去你家借住之後,漣漪又被掀起了。

「那兩天我真的很開心,但我現在沒辦法談感情。」

「好吧,我想說我們就是曾經打過砲的好朋友。」

「哈哈,這名稱也可以啦,我是想說砲友。」

其實,我們也沒有真正為彼此關係下定義,不上不下地。

後來,我總是克制不住想念,克制不住自己好深好深的,好想見你。 每次當我說了我不用回家,彼此也沒有說一定要去哪裡,你興奮地想和我分享你的房間,是,你要帶我去你家,去你的臥室。我們沒有說破關於過夜的準則,你沒有問,我沒有說,我沒有問,你沒有說,如同以往地,玩著這樣的遊戲。

「我不會再去住了。」嗯,我不是都這麼說了嗎,你甚至不是也說了,如果你當初知道我對你的感覺,那你就不會利用我對你的喜歡。

但是,每當我們遇見彼此,這些似乎都被拋到腦後了,或許,因為我們很不像,但我們又很像吧,都很會裝傻,都很會把心裡話藏的深深的,都很會賣笑,笑裡藏著的是很多說不出或不想說的真心。

還是不經意地觸碰著彼此,我感受著你的眼神,感受著你拉我過去後摟搭我的肩,有趣的是,我們觸碰著、把玩著彼此的手臂、手指頭,卻從來都沒有真正地、緊緊地,相握過。還是抵擋不了對彼此身體的渴望,或許我們也都是讓慾望直接流洩出來的那種人,所以,還是持續地做愛了,時不時地用言語逗弄著彼此,開著關乎性愛與身體的,非常親密的玩笑,對於彼此身體的渴望,也能越來越直接地表達,一切都非常自然。

是,我們做愛,但我們走在路上不會牽手;是,你會親吻我的頭、會摟搭著我,但接吻是做愛的前戲,不是日常的親密;是,我們靠著彼此看著電影和球賽,跨越了一般朋友的親密,演活了如情侶一般的日常,但我們不是情侶;是,你願意在我面前揭露很多的自己,但從沒好好說破我們的現在或未來。

「她是我的高中同學。」

最後一次聚會見面,你向同事如此地介紹我。 是啊,我們之間,就是這樣了吧。雖然好像沒有好好地說再見,但你或許是用了另一種方式跟我說吧,只是我還在自己的結裡痛苦地繾綣著。

我們從不曾真正開始什麼,也不曾真正結束,只是在人生旅途中,短暫地陪伴了彼此片刻,你是我無法戒斷的癮頭,給了各半的歡愉與痛苦,曾經感受的溫柔,其實還在,只是,就只是一種溫柔罷了。

嘿,親愛的老同學,不知道最近的你,還好嗎?是不是依舊忙碌著,是不是依舊讓工作本身以及你對於工作的企圖心與自我要求而佔滿了生活;是不是又多買了幾盒新的保險套,和不同的女孩們一起用掉;是不是一樣在忙碌了一整天之後只想攤在沙發看著電視、喝著啤酒、抽根煙,什麼人都不想見、什麼話都不想說、什麼事都不想做;又或是,你已經遇到了一個你願意拋開生活所付諸的壓力而一昧傾心的女孩了。

打出這些字詞,我很平靜,平靜的如秋冬的湖畔,蕭瑟的令人舒服,很靜、很靜的那種,無論是聽著甜蜜或是哀傷的情歌;無論是欣賞著濃情或遺憾為主題的電影;我與你之間,總是這些矛盾元素下的交融吧。

雖然很感恩自己畫下了句點,也讓自己的自尊撐著而不會再去找你,不過,還是會想看看你過的開不開心,想和你聊聊天,分享著彼此的生活,或許,就是正喜歡你所擁有的這些吧,喜歡你發光的那一面,以及脆弱的陰暗面,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沒辦法好好當個稱職的砲友吧(笑)。

小編的後話:

看完這個故事,小編真的覺得很喜歡,也很感動,如果可以,真希望這篇文章的作者,可以多多投稿呢!

如果正在看著這則故事的妳 / 你,也有一段故事、經驗想要與臉紅紅分享,歡迎參考【臉紅來稿】的辦法,臉紅紅邀請妳書寫下妳獨一無二的故事,讓更多人聽見妳的聲音吧!

只要性不要愛:

砲友可以當男友嗎?­­­­­­那一次,我們都暈船了

不是砲友也不是女友:關於那一夜沒有說

為什麼我們想要約炮?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Thumb 741ee50be3f30f7a
臉紅來稿

性愛情慾的美妙、禁忌關係中的掙扎、愛情離合中的學習、對於身體權利的呼喊,來自臉紅讀者的,每一篇故事,每一個段落,每一個文字,都是臉紅紅最珍惜的收藏。

如果妳有故事想說,我們誠摯歡迎妳投稿至【臉紅來稿】。
信箱:lianhonghong@womany.net

Oct 26, 2018
分享到 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