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專題 訂閱專題,新文章會貼心的在第一時間寄給妳

走入 BDSM 世界:皮革男、施與受、被慾望的掌握權力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先前我們破解了 BDSM 的常見迷思與觀念,也讓各位貓男、貓女學了專門獻給初學者的繩縛教學,今天就讓專業繩縛師小林繩霧更深入地介紹一下 BDSM 的歷史背景吧!(小林老師的其他好文:我說不要,就是不要!BDSM 圈內的同意與拒絕

The_Wild_One

The Wild One, 1953. 馬龍白蘭度因這部電影成為當時的 gay icon.

Thom 與 Charley 的故事

1950 年,18 歲的小男生 Thom Magister 剛從高中畢業,還不想立刻上大學。被當時流行的「年輕人,去西部吧!」的口號所感動,他從紐約一路打零工、搭便車西行,直到在好萊塢落腳,想在電影業找工作。一天回家路上,一個騎著哈雷機車的男子 Charley 讓他搭了便車。他只知 Charley 愛機車、愛喝酒、愛和朋友在一些很吵的、常有人打架的酒吧見面。他還不知 Charley 在二戰時從軍、被俘、在日本戰俘營熬過了兩年,被割去睪丸。戰後回到美國,他和許許多多受創的大兵無處可去,也無處想去。他還不知 Charley 將領他進入後來被稱為「舊衛 (Old Guard)」的 SM 世界中。

Thom 在學校就是個高個子、鶴立雞群的健壯男孩。他參加學校的摔角隊,交過女朋友。50 年代的美國沒有什麼成人影片店可讓青少年摸索自己的性癖好,更沒有同志影片與雜誌可看。書中難得出現的同志主角大都以自殺作結。

命運使然,一天下午從好萊塢回到洛杉磯市區的路上,他搭上了 Charley 的機車。Charley「肌肉結實,體格健壯,動起來像豹一樣迅速。他剪著海軍風格的短髮,常留著約一兩天長的鬍渣,身上長著體毛。肩膀寬闊,靜脈浮起的大手彷彿樹幹一般。他不笑時看起來很兇悍,而他不常笑。但他身邊自有一股溫暖的氣場。」Thom 只知道 Charley 在好萊塢擔任替身演員,工作時像空中飛人一般地矯捷。他喜歡去的酒吧總有許多機車騎士。常有人打架,但到了傍晚總能和好。

與 Charley 和他的機車騎士朋友們廝混了幾週後,某晚,大家喝得大醉。夜深了,Thom 依稀記得有人說了類似「讓小情侶獨處吧」之類的話,但完全不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後來,Charley 行動了。對於這晚,Thom 的回憶只說了「火熱的身體、抽插著的陽具」。

次日是週六,Thom 無處可去。後來他領悟:「如果想引誘一個人,就確定他第二天沒什麼地方可去!」他看著做早餐的 Charley, 越發困惑與不解。Charley 是同性戀嗎?同性戀不都是瘦弱陰柔的男人嗎?像他這樣的硬漢怎可能是呢?如果他是,我又是什麼?回想昨晚,我怎會這麼喜歡呢?不過,事實上,我很久很久沒有這麼愉快過了!

察覺 Thom 的困惑,Charley 問他是否有問題要問?出於防備心,Thom 卻聳聳肩,故作輕鬆地表示他不是第一次和男人做了。「是喔。」Charley 嘲諷地說,然後點起一根煙,吸了一口,臉色一沉:「你這說謊的乳臭未乾的小鬼。你笨到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你給我離開這邊然後不要讓我看到。」

Thom 遲疑著。Charley 大吼:「這是命令!」

Thom 從沒聽過 Charley 那樣說話。他無法行動,不知這是什麼,不知自己能否承擔。但他很清楚,他不想走。「不。」他說。

Charley 上下打量著他。時間彷彿凝結了。

終於,Charley 說,「喝點咖啡吧。」

Thom 看著他的身體,臀部、手臂、手指。然後回想起那雙手昨晚怎樣地撫摸著他,而他是如何彷彿感受到電流。突然間,一切恐懼都消失了。「我要他。我要和這個人做愛。這個男人,Charley.」

他伸出手擁抱 Charley. 而 Charley 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SM Men at London Pride 2008

photo Credit:Gay Wash

「皮革男」次文化的起源

說起 BDSM 的歷史,50年代美國的「皮革男 (leatherman)」次文化是不可遺漏的一章。美國於 1941 年底參與二次世界大戰 (1939-1945)。對許多十幾二十歲、有同性戀傾向的鄉下美國青年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離鄉背井,到一個全是男性的地方。他們受訓,接受戰爭的殘酷洗禮,眼看著同伴在身邊或死或傷。在戰場上,服從命令並有效率地執行,是生死交關的事。戰後他們帶著創傷回到家鄉,卻發現自己無法融入原生的環境了。

接下來的發展很出乎意料:其中有些人加入了飛車黨,騎著機車縱橫美國,打各種合法與非法的工,從最體制內的軍人,變成最體制外的浪人。飛車黨聚集的地點是自成體系的、專為飛車黨而開的酒吧。騎車的人最方便的穿著是皮衣,這些人因此被稱為「皮革男」。後來,為和新興起的不同 SM 文化區分,這些人又被稱作「舊衛」--- 有「舊傳統的」、「老派的」之意。

並非所有飛車黨都是男同性戀,並非所有男同性戀都喜歡「粗野的性」。但在沒有同性戀色情電影、影片、沒有雜誌的時代,一個男人若喜歡有男子氣概的同性對象,最明顯、也許是唯一的選擇,就是往這些酒吧跑。然後,你必須在這些酒吧中默默觀察、學習。如何打進這個圈圈,如何成為他們的一份子?

就如同軍隊一樣,皮革男有許許多多規矩,規定大家該怎麼穿、怎麼說話、怎麼行動:要穿皮靴、要穿寬皮帶。只能穿長褲。不可以把棕色和黑色的衣物混穿,金色、銀色、銅色的釦子也不能混穿。只有施方(Top, 在 SM 關係中主動、施予的那方), 或夠資歷的受方(bottom, 被動、承受的那方)可以帶頭飾,玩很重的人才能帶手套。地位高低不依年齡、SM角色而定,而看經驗與資歷。資深的人講話不可以打斷;兩人同樣資歷,施方可以帶話題。資淺的施方服從資深的施方與受方。走路時,受方走在施方左後方一步之處。頭兩次接觸只能由施方搭訕。不可以借錢,要守信諾。以及,不可以對外人說。而這些規矩都沒有明文寫下,能從潛移默化中學到多少,就是這個人是否上道,能否入圈的條件。(延伸閱讀:為何有性癖好?格雷沒告訴你的 BDSM 心理學

army

圈內的施受關係

傳說中,當時圈內施方與受方的比例是 10 比 1。Thom 回憶:「被慾望的就掌握權力,」而以當時的比例,權力掌握在受方手中,施方爭相想引起他們的注意。年輕小伙子 Thom 以施方的身分與 Charley 交往,引起大家議論紛紛:他是誰?他行嗎?

於是 Thom 開始了他成為一個施方的訓練:「我的第一課是『SM 是在我與他人之中追求卓越。』第二課是『要負起責任。』」現在我們說到進行一段 SM 調教,用的動詞是 “play”(玩)。在當時慣用的動詞是 “work”(工作).

有許許多多是 Charley 無法教的,但 Charley 介紹 Thom 與許多老手學習。「綑綁大師、用鞭大師、剃毛、刀割⋯⋯」「我的訓練期六個月。每週的每一天,我花至少四小時聽和學。在完成訓練之前我不准單獨和人調教,即使和 Charley 也不行。這段期間,Charley 是我的奴,但我卻還不是他的主人。還得等三個月之後,等到我能證明我值得。值得成為一個主人。」

驗收的那天是 Charley 的生日,超過兩百人參加當天的活動。Charley 先被幾個大師 “worked on.” 然後 Thom 與老師兼友人 Jason 將 Charley 綁在一張大網上。終於輪到了 Thom. Jason 拍拍他,要他加油,像是駕駛員終於要單飛。

Thom 繞到 Charley 背後,撫摸著他的背。一分鐘,兩分鐘,大家議論紛紛:這是在做什麼?愛撫也不是這樣吧?

然後 Thom 拿起一個皮拍,用力擊打 Charley 的背。一下、兩下⋯⋯漸漸地,Charley 的背上浮現了淡紅色的 “HAPPY BIRTHDAY” 的字樣!

原來 Thom 剛才把細刀片藏在手套中,輕輕地割 Charley 的背,使皮膚裂開,卻不流血。直到拍打,血管才破裂,讓字顯示出來。為了這天,Thom 用自己偷練了很久。Charley 發現過 Thom 手上、腿上的割傷,但 Thom 說那是貓抓的。

那晚,觀看的人都感到驚奇。小伙子 Thom 被大家接受,認為是「值得」的一份子了。

皮革男次文化中的階級、紀律、服從,可以看成是軍隊文化的延伸。由這個角度去理解我們今日的 SM 文化,至少可以給我們幾點啟發。歐美 SM 圈中「驕傲地身為 XXX 的奴」是自稱慣用語。為何「為奴」可以當作一件驕傲的事?放在這個脈絡下理解就豁然開朗:一對主奴是一個團隊,就如同戰場上的一個小隊。長官的智慧能力與下屬的服從在戰場上是生死交關的,所謂「驕傲地為奴」,也意味著我們屬於一個優秀的隊伍。我們能完成艱難的事情,克服不可思議的挑戰,活著回來。

也因此,一個主人必須「值得」。值得信任、值得託付。「值得」的標準又如同 Thom 與 Charley 的經歷,必須放回團體中衡量。皮革男的 SM 次文化以酒吧為集會點,一個奴會希望他的主人是在群體中受到認可、尊重的。

回到施方的責任。Jason 這麼訓誡 Thom:「如果有人把命交到你手裡,你對他的性命就有責任。如果他給了你他的性命、意志、和心,你就對一切有責任。一切!」把這段話放在軍旅的脈絡看,其來龍去脈就很清楚了。

他們的故事末章

Thom 自述 [1],他與 Charley 的深度關係會「永遠留在我們的心中」。然而,次年九月,Thom 上了大學,兩人漸漸往不同的道路走去。此後十年沒再見面。

1962 年,Thom 突然接到 Charley 的電話,立刻趕到退役軍人醫院與他相見。肺癌已將一度健壯的 Charley 折磨成虛弱的病人,只有他看著 Thom 的眼神仍不變,看著他的臉,在眼前的男人中尋找當年的小男生。「時間使我成長了,使他虛弱了。但時間只是個幻覺。不出幾分鐘,我們便回到了從前。痛苦被拋到一邊,我們又握著手。」

「我需要你陪我過『那扇門』。我有票了,但我怕一個人走。我能靠你嗎?」Charley 說。Thom 答允。兩人便換了話題。Thom 陪了 Charley 三天,在過去與現在間來來去去。終於,他們到了草坪上。Charley 要 Thom 將他從輪椅中抱起,坐在樹下。Charley 的頭靠在他的胸膛上。

「我準備好要走了。你呢?」Charley 說。

Thom 流著淚點頭。Charley 從口袋中拿出一個膠囊,「送我到門口就好,之後我自己可以。」Thom 幫他把手抬到嘴邊,感到 Charley 將膠囊吞嚥了下去。

「Thank you, Sir.」Charley 說。

「我閉上眼,想像著健壯、英俊的他驕傲地站在『那扇門』門口。他看著我微笑,揮著手,就像十年前在好萊塢公車站時一樣。當我睜開眼,他已走了。」

參考資料

[1] Thom Magister 的自述詳見 Leatherfolk 一書,很值得一讀。另,皮繩愉虐邦的創始前輩 unsatura 早在 2004 即介紹過舊衛

本文部分資料來自 Thom Magister, One among many: the seduction and training of a leatherman. In Mark Thompson, editor, Leatherfolk: Radical Sex, People, Politics, and Practice. Alyson, 1991.

文:小林繩霧

(本文同步刊載於縛.生

更多性題材的歷史故事

〉〉了解你的貼身情人:按摩棒的不臉紅歷史

〉〉【鴛鴦鍋系列】後宮也有CCR:慈禧秘密生活

〉〉【清粥小菜系列】我罵妳我愛妳:駱賓王對武媚娘的情慾想像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Thumb a06e924cfafb8b7d
小林繩霧

繩師。2003 到 2006 年赴日學習繩縛。2004 年與友人共同創辦台灣第一個為 BDSM 公開發聲的團體「皮繩愉虐邦」。

BLOG:縛.生 http://shibaru.life
粉絲頁:縛.生 https://www.facebook.com/shibaru.life/

Oct 21, 2016
分享到 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