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專題 訂閱專題,新文章會貼心的在第一時間寄給妳

SM 繩縛:被綁起來的時候,比性愛更滿足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臉紅小編說:

作者小林繩霧向你解說,由西方知名的 SM 專家 Midori 所示範的繩縛短片,貼心的把所有對白翻譯成中文,讓你簡單了解繩縛這門學問!(臉紅推薦:【BDSM 小教室】比綁鞋帶還容易的繩縛法「一繩」

本文作者:小林繩霧

20 多年前,我還在摸索自己的 SM 認同時,便在雜誌上讀到關於 Midori 的報導:她在舊金山從事 SM 表演與教學,是最早把繩縛帶入西方的幾個人之一。今年年中,Sex StuffZoë Ligon 請 Midori 介紹繩縛,並親自體驗了一次。短短十三分鐘的影片有不少可看之處,想要介紹給大家。

開始綁之前,Midori 與 Zoë 有段對話,可作為溝通協商的示範。

2015 年新加坡 Kink Con 中,我聽 Midori 上了一堂溝通協商課。大家都知道禁羈實踐進行前得溝通彼此的喜好、確認彼此的狀態、尺度、決定安全字… 但,這該怎麼進行?

「你是 S 還是 M ?」「你喜歡繩縛/ Ds / SP 嗎?」你也是如此地依照標籤、實踐項目來了解對方嗎?更極端的例子是:網路上曾流傳一份依字母順序列出了上百個 BDSM 實踐項目的表格(1)。實際上,這種表格對於實踐前的溝通幫助不大。不僅很少人有耐心將表格填完、看完,更基本的問題是:性喜好是無法以一個個項目死板地描述的,人也不能靠表格與屬性來理解。

同樣說喜歡「鞭打」,有些人希望由疼痛感到存在,不需要太多情感聯繫;有些人想被冰冷、無感情地對待;有些人卻必須把自己調整到一個「他在為我好」的心情才能好好享受。即使對方勾了「繩縛」,他的「繩縛」和我的「繩縛」可能根本不是同一件事。

與其問他喜歡什麼「項目」,不如問清楚:在禁羈實踐中能撩撥到他的是什麼?什麼樣的感覺、情緒、心境?然後才考慮:用什麼方式、技巧來進行實踐,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在課堂上,Midori 與現場徵求的志願者示範了一段協商 — 與其說是協商,聽來更像是聊天、甚至調情。她會在放鬆的氣氛中讓對方說出:對於一段實踐,他有慾望的點是什麼?觸動他的是什麼情境、感受、情緒?同時也不忘告訴對方自己喜歡什麼 — 這也相當重要。

除了生硬地設定安全字,她會詢問對方在不舒服、不喜歡時,通常會有什麼跡象。當然,也該問問對方正很舒服、享受時的表現方式。整個過程中,她會用肢體、表情、聲音拉近彼此的距離。(推薦閱讀:主人,這是給你的 BDSM 使用前參考說明書

很可惜,課堂上的示範無法搬來給大家看。但這段影片中,Midori 與 Zoë 也做了一段基本款的協商。受限於影片長度及編排風格,影片中自然不能完整做到 Midori 在課堂上提及的種種。但我想這已能給我們不少啟發。

Midori:「妳以前有被綁過嗎?」

Zoë:「我從來沒有當過繩模!」

M:「關於『被綁』,吸引妳的是什麼?」

Z:「我希望藉由活動被限制,讓我的心也靜下來。只要束縛是安全的,我就不會怕。」

M:「對我來說,綁人這事讓我喜歡的是:繩是可極度、無限地變化的東西。它使我必須專注、使我覺得強大。有時我覺得自己像是吞噬一切的海洋。」

Z:「真有趣!有時我想,我想像中被綁的感覺也是關於海洋與浪。像是在水底、被包覆著。」

M:「當妳陶醉在臣服中時,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呢?」

Z:「我想可能會是靜止加上一些顫抖吧…(笑)」

M:「那,當妳感覺不好時,妳看起來、聽起來會是怎樣的?」

Z:「那我肢體上會很緊張,可能變得很僵硬。」

M:「那麼,我們今天要以怎樣的心情進行呢?」

Z:「我想進入一種 subspace, 讓我有被撥弄、顫抖的感覺。」

M:「而我想要籠罩妳、把妳拉到我的暗潮裡面。」

Z:「妳綁人前總是如此和對方溝通一遍嗎?」

M:「總是這樣喲。即使和情人也是。昨天、今天、明天的我們都不同,我要和『現在』的妳玩,而不是昨天或明天的妳。」

Z:「經過這樣的對話,我覺得心理生理上都更準備好了。我們不是直接就跳下去綁,這樣很好。」

M:「嗯,這樣聊聊很能把情緒設定好。」

Z:「確實!那,我去換衣服,我們看看妳的東西,然後.. 我要被綁了!」

接著,Sex Stuff 記錄了一段精彩的玩繩互動。這種不用吊點、注重感受的互動示範,比起吊縛表演的影片更少見。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 Midori 如何把速度、張力、距離的變化作為繩縛的語彙,給予 Zoë 種種驚喜。(推薦閱讀:《初欲》連載 2:玩弄男孩的身體

Z:「好棒。謝謝妳。」

M:「持續的波浪,是嗎?」

Z:「是呀。(笑,點頭)」

M:「我可以透過繩子感受到妳呢。」

Z:「通常我會慢慢整理思緒再說話。但我覺得我現在心裏的事很重要,要趕快說才好。(笑)我不敢相信我以前竟不知道:繩子只要劃過皮膚就能造成震動。妳好會這麼做(用手比劃)。」

Z:「我喜歡妳把我拉得搖來搖去的。然後當我躺在妳膝蓋上被抱著,我想,這甚至還沒有結束,但我已經感覺到在被事後照顧了。」

M:「而且,妳跟隨得很棒喲。一開始的時候,妳試著想要迎合我、幫我。但後來妳就放鬆了(Z點頭),完全讓我帶領。然後,我們就可以跳舞了。」

(Z長舒一口氣)

M:「我想我們都很需要這樣玩一趟。」

Z:「謝謝。」

M:「妳快讓我哭了。」

Z:「我快哭了。我從來沒有用這方式和人這麼親密過。大家應該要體驗一下這種接近感。尤其是有事在心的、脆弱的人。(哭)」

最後,Zoë 說:

「流了一些發洩情緒的眼淚後,我整理了一些對繩縛的感想。」

繩縛過程中任何時刻我的身體緊繃了、或著我把體重放在痛的關節上時,Midori 立刻就會發現。… 我想這證實了:當你玩繩子時,你得能注意到對方的細微肢體語言。」

繩縛中的溝通、同意、與和緩的過程給了我們好啟示:我們進行其他、時間比較短的性行為時,其實也應該用這種心境進行。」

「我覺得心靈平靜、感動落淚。我很喜歡的一點是:我發現不需要高潮、不需要插入性行為,也可以得到親密感。繩縛讓我感覺和身體密切聯繫著、突破了我對『性』該是怎樣的成見。」

Zoë :「如果不能和妳面對面,還有什麼管道可稍稍了解繩縛呢?」

Midori:「我愛看色情片!妳也愛看嗎?(愛!)色情片不能當教材,但能當做啟發。就像我們不會看《玩命關頭》學開車,但看那電影會很爽。所以,看些電影、找些啟發。不要認為你沒有經驗所以不能。一開始的時候掌握 K.I.S.S 原則 — Keep It Simple and Sexy (讓它簡單又性感)。記得:好玩才是目的。」

附註

[1] BDSM 支援團體 LATCHES 網站上還存有一份此類問卷。皮繩愉虐邦多年前曾把這份問卷譯成中文。在當時的背景下,翻譯出這份文件有「將多樣的禁羈實踐介紹到國內」,使人開開眼界的功能。時至今日,這類問卷作為歷史陳跡的價值可能大於實際用途了。

更多 SM 的性愛挑戰:

台灣能有像樣的成人展嗎?邀AV女優之外的不同可能

《Shrimp》一齣關於 SM 圈內人的影集

窺看 BDSM !給初入禁羈世界的你七大建議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Thumb a06e924cfafb8b7d
小林繩霧

繩師。2003 到 2006 年赴日學習繩縛。2004 年與友人共同創辦台灣第一個為 BDSM 公開發聲的團體「皮繩愉虐邦」。

BLOG:縛.生 http://shibaru.life
粉絲頁:縛.生 https://www.facebook.com/shibaru.life/

Feb 09, 2019
分享到 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