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當朋友~不能當情人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三年前失業了一段時間,一年都過去了卻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心裡很煩,想找個老婆以外的女人聊一聊,卻發現居然沒有一個對象可以找出來聊天。

三十歲以前,曾經和我上床過的女人,至少有十多個,怎麼會現在居然沒有一個可以談心的女性朋友?

我不禁的把過去的女友一個一個的列出來,把一段一段的經歷寫出來。
仔細的看了一看以前自己的經歷,我才發現自己從前居然是一個,『自私自利』『不顧他人感受』與充滿孩子氣的男人。

人就是這麼的奇怪,很多事情發生的當時自己並不在意,隔了這麼久遠的時間,回憶起來卻又歷歷在目。

『你是個自私自利的男人,只能當朋友,不能當情人』

有一位女友在分手前曾說,與你當朋友比較好,當男女朋友,妳就太不顧及人家的感受了。

這是真的,有一次我和朋友喝了酒,晚上十一點打電話到她家把她叫出來,帶到附近的旅館去衣服脫了就幹她,幹完了自顧自的去洗澡,也不邀她一起洗澡,洗完澡也不留她過夜,就把她送回家。讓她覺得自己向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妓女一樣。

我的前女友這樣說,當時我也沒有表示什麼意見,只是當她是氣話,沒多久我們就分手了。

『我們為什麼會在一起?』

這是我朋友的一位姊姊在與我做愛完之後,最喜歡問的一句話。

當時我明明知道,只要我說一句『這是緣分』,『因為我喜歡你』,『因為我愛妳』,這種肉麻的話,她就會很心滿意足的繼續讓我在她的身上發洩性慾。

可是我沒有講,我只是笑笑然後摟緊她。

終於有一天,我又在這位朋友的姊姊身體裡面射精後,她告訴我前幾天他認識一個男孩,對他真好,一直對她說一些甜言蜜語,我看著她期盼的眼神,我知道他想要我說什麼,我還是笑笑,該說的話還是沒有說出口,從此她不再打電話給我,聽說她和一個男人同居了。

在分手的那一晚,文欣對我說『你真的很小孩子氣』。

文欣的小穴溫度比一般女人的小穴溫度高出很多。
我在文欣的身上從來就沒有辦法撐過十分鐘。事實上,從一開始進入文欣的小穴裡,我就會如臨大敵一般的咬牙切齒。

因為只要稍微有一點疏忽,我馬上就會一瀉如住。多年之後我才知道,這就是人們所說的『名器』之一。

在文欣面前,我經常耍著小性子,發著脾氣,或是在她要出門上班的前十分鐘嚷著要和她做愛,直到她再也受不了,投入他人的懷抱,
我才知道她離開了我。

『誰先進入女的身體裡面,誰就先佔住女人記憶中的一部分』

有次我在追求一位女孩,同時也有著一位競爭者,感覺上當時的情況是勢均力敵戰成平手,有一天我趁她父母親外出的時候到她家去約會,眼看就要突破了最後一關,他的父母親卻回來了,她趕緊讓我由後窗溜出去,臨走時還給我一個熱吻。

但是,幾天後我在約她,她卻是拒絕了我的約會,我的直覺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果然沒錯,跟蹤女孩的行蹤,我看到她與一位男孩牽手進入男孩的租屋處,只見屋內開燈,沒有多久又熄了燈,只是不見有人出來。

我猜就是這幾天,這位男孩完成了前一次我與這位女孩,該作而沒有完成的事情,使我被排擠在女孩的心房之外,雖然事後我曾經努力想挽回,但是,這位女孩只是補償性的與我再見一次面,卻在也不願意跟我單相處,在這一次的見面之後,她就不再接我的電話。

『在女人的面前,男人是沒有尊嚴的』。

這是一位大姊臨走時給我的一句話,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位大姊長的是什麼樣子我早已經忘了,但是這一句話卻在這時浮上心頭。

我和這位大姊在朋友的場合見過幾次面,有一次約她單獨出遊,看完電影,吃過飯,我就帶她到一家旅館去開房間。

大姊一進門就拉開窗簾往沙發以上一坐,說『妳把我帶到這裡來幹什麼?』

我愣住了,不就是幹那回事情嗎?

我試著幾次拉大姊到床上,都被她拒絕了,我很生氣的走進浴室打手槍,事畢之後我也很生氣的就帶著大姊走出房間,出房門的那一刻,大姐說:『在女人面前,男人是沒有尊嚴的』。

當時心中有氣,聽起來這一句會是對我充滿了譏諷的意味。
但是多年後的今天回想起來,卻是不同的感受。

原來大姐的意思是說:『在女人的面前,男人是不需要尊嚴的』
大家都知道進旅館要幹什麼,如果女人不是有意思,怎麼會跟你進旅館開房間?

只要女人進了房間,用跪的,用求的,用軟的。用硬的,目的都是要把女人的褲子脫下來,只有把小弟送入女人的陰道裡才是真的,其他的尊嚴,面子都是假的,男人拉不下臉皮,女人又怎麼會拉的下臉皮,隨著你跨下指揮棒的進出,而抑揚頓挫的呻吟著?

事後大姐也常和我見面,但是卻絕對不與我再度出遊。
想不到隔了十五年,我才知道大姐這句話的意思。

一幕幕的往事,就像是幻燈片一般的在我腦海中閃過,我才驚覺到,我曾經和這麼多個女人交往過,卻沒有一個願意再和我保持聯絡的。

現在我才發現,我真的是一個失敗的情人,不知道我的老婆已經忍受了我多久?又還能忍受多久?

我開始每天對老婆說一些肉麻的話,『謝謝老婆大人,妳真的是我的賢內助』『老婆,我愛妳』『老婆,跟妳做愛真的是人生的一大享受』。

我每天也背頌幾條有趣的笑話故事講給老婆聽,老婆一開始很不能接受,以為我有了外遇,可是我又沒有出門,慢慢的老婆習慣了這種調情的方式。

漸漸的,老婆整個人的心情上也有了不同的變化,笑臉經常掛字臉上,晚間床上的表現也開始熱情了起來。
也經常問我整天窩在家裡,會不會覺得悶?要不要出去散散心?
而不再是每天問我找到工作沒?


過了幾天我去補習班接兒子下課時,兒子跟他朋友一起下課.兒子朋友的媽媽也剛好來。
我看過去,只見一位穿著合宜的上班服飾的女人,充滿著母愛的在拉著他兒子準備開車離開。

一位很白靜的婦人,身材也滿不錯的。

以後我就經常早一點到補習班,趁著還沒有下課錢的幾分鐘,藉故找這位婦人攀談。
逐漸比較熟了,我就藉故有些教養上的問題想與她討論,要她提早半小時,我們到街轉角的小咖啡店裡討論。

接? 略F四,五次,我又藉著感謝她提出的一些意見,讓我改善了我的教養方式,想請她吃頓飯。

女人的直覺讓她幾乎毫不考慮的拒絕了,我堅持著不放棄,終於她拗不過我的堅持,說下星期三她休假,可以一同吃個午餐。

我決定由這一頓午餐起,改變我對女人的態度。

果然在我的殷勤體貼下,這一頓不算豐盛的午餐,吃的還算是滿愉快的。

第一次嚐試著把女人捧在手心上。
說起來簡單,作起來可真難。

既要隨時留意傾聽她說的話,又要隨時留意她無意間流露出來的需要意圖,必須先一刻替她著想到,才能夠在她剛說出口的時候立刻奉上。

一心二用真的很累,吃完這一頓飯,我可是花了三個小時以上的時間作檢討改進,才擬定出該如何改進的步驟。

當然最容易的實習對象就是我的老婆大人,還好我的老婆大人最近已經對我的肉麻舉動,已經是不再大驚小怪了。
反而開始享受起的的殷勤討好。

這也使得我的實習容易多了,並且也逗的老婆笑顏逐開,整個人看起來也年輕了許多。

慢慢的我開始感覺,麗敏在與我見面時會等著讓我替她拉開座椅,
會等著我替她遞上濕紙巾擦汗,,會用眼神看一看水杯,再看一看我,
等? 菃琝滮籅M送到她的面前,再給我嫣然一笑,說聲:『謝謝』。

有的時候麗敏也會興高采烈的說著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這一些種種小事,讓我感覺到麗敏好像又回到了十七,八歲的少女時期一樣。

這和她去接小孩回家時的,那種『為母則強』的形象,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

那一天終於來臨了,我帶著麗敏到一家小西餐廳用餐。
餐廳雖然不大,但是視野卻是良好,我選了一個靠窗邊的桌子。
一選定桌子當麗敏靠近桌子的時候,我馬上幫她把椅子拉開,當她走入桌子我才將椅子推向前。
然後馬上幫她脫下外套,放在我身旁的椅子上。

在整個用餐的過程中,我的心思一直放在麗敏的身上,當她牛盤一端上桌,我立刻就遞上蕃茄醬,辣椒醬,當她吃了一口太辣的牛盤,剛緩過一口氣,我就已經遞上了一杯白開水。

當她開始把目光放遠四處尋找時,我已經傾身趨前輕聲的告訴她洗手間的位置。
當然當麗敏說話的時候,我是一定扮忠實聽眾的角色。

吃完飯,麗敏問我想到哪裡去走走?我說到附近的小山上看看風景,好嗎?
麗敏點一點頭的同意了。

眼看小山越來越近,我卻在一條岔路一轉,車子開到了一家汽車旅館的車庫裡停了下? 荂A麗敏滿眼是問號的看著我。

我說我剛才開車的時候,想到你說話的表情,語調都是無比的嫵媚,心中能想到的,只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靜靜的跟妳聊天,沒想到一個不留神,就轉錯了彎開錯了路。

我不住的根麗敏說對不起,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聊天而已。
看著我誠惶誠恐的樣子,麗敏笑著說:『也好,山上熱,找個冷氣房聊天也不錯,但是,只能聊天而已,不可以不規矩。』

我當然是滿口答應,其忙下車幫麗敏開車門,引領著麗敏上二樓的房間內。

一進門的氣忿當然有一點僵硬,我走到房間的角落,雙手交叉在脖子後面做出撫弄狀,單人演出情侶接吻的熱情場面,一邊發出『嘖』『嘖』的接吻聲,一邊說一些情人間的熱情肉麻話。

麗敏笑嘻嘻的坐在床邊,一邊叫我別鬧了,一邊大笑著。
我一轉過身馬上就替麗敏脫下鞋子,順便稱讚她的玉足有如新出土的玉筍一般的鮮嫩。

麗敏一縮腳就躲到床上,我坐到她身旁拿起了她的一隻手臂沿著穴道按摩了起來,等我按摩完這一隻手臂。
我問他這一隻手臂的感覺如何?
麗敏說:『很舒服,不過感覺上好像有一點不平衡』。

我翻身到麗敏的另一側,也是一樣的? 隻o作穴道按摩。
按摩完了之後,麗敏說這樣感覺更不平衡,兩隻手都好輕鬆,好舒服,可是身上卻還是很緊繃。 ”“

我讓麗敏趴著由她的脊椎骨的穴道開始按摩,但是衣服太滑了,我要求麗敏把外衣脫下。

麗敏猶豫的說 ”只是按摩對不對 “
我說:”那是當然的,你的雙手現在感覺怎麼樣?還舒服嗎?“

麗敏慢慢的脫去了上衣趴在床上,我由頸椎開始為她按摩,根據我為老婆大人按摩的經驗,頸部與肩部是最容易引起疲勞的地方。

有的時候按到比較痛的穴位,麗敏都會痛的忍不住的叫出聲來,好不容易處理完脊椎以及兩側的穴位,我再開始做肌肉的按摩。

趁著手勢向內擠的機會,我雙手一收就順便把麗敏背後胸罩的勾子給擠壓開。
不過麗敏似乎一點都沒有感覺到胸罩已經鬆脫的情形。

處理完背部,我拿起毯子蓋上麗敏的背上。

我對麗敏說:”我幫你把腿部也按一按,不過我要先幫你把裙子脫下來,免得弄皺了“

或許是麗敏已經放鬆了心情,當我幫她脫下裙子,甚至要求把褲襪也脫下時,麗敏都回微微的翹起屁股,好方便我的動作。

等到我把麗敏的整個背面按摩過一遍,其實我也是滿身大汗,需要休息一下。
幫麗敏蓋上毛毯,我到浴室裡打開抽風機抽了一根煙,順便沖了一個冷水澡。

等我從浴室出來,麗敏已經睡著了,看著麗敏平順的呼吸著,眼角已經有了由歲月壓出的痕跡,我脫去身上的衣物,躺在麗敏的身邊。

本來只是想讓麗敏枕在我的手? u上沒想到把她一個翻身,麗敏竟然醒了過來,我們兩的臉是靠的如此的近,麗敏不好意思的閉上了眼,我也就順勢吻了上去。

麗敏得胸罩早已經被解了開來,我的手一把就摸上了那顆硬硬的小肉球,這是我十年來第一次摸到老婆以外女人的乳房,雖然比不上十八,九歲少女的來的有彈性手感,不過也是柔軟滑膩。

我終於順利的把小弟送入麗敏的陰道裡,當我感覺到全根都送入時,麗敏也輕輕的嘆息了一聲,我知道我在她的心目中已經佔有了小小的一席之地。即使是我已婚的身份,但是也已經至少和麗敏的那位男人打成平手了。

麗敏的陰道比不上我老婆的緊湊,我退出我的分身,開使用舌頭舔麗敏的陰核,等到麗敏的高潮來了,陰道收緊了,我才重新插入,享受那緊湊的抽插快感。

我仔細的注意著麗敏情慾上的發展,當她開始輕搖著屁股時,我就很狠的插上一陣,當麗敏眉頭緊蹙快要到達高潮的臨界點時,我就緊緊的抱著她,靜靜的和麗敏一起等待高潮的來臨。

當麗敏來了第三次高潮,告訴我她已經夠了的時候,我把麗敏翻過身來,由背後插入她的身體裡面,然後緊緊的抱住麗敏,用四支撐起身體的重量,唯一給麗敏的重量就是我們交合的部分。

我輕? 揪漲b麗敏的耳邊說一些甜言蜜語,像是:我愛你,我喜歡你,謝謝你帶給我這麼舒服的美好犮C有的時候我覺得我好像鸚鵡,不斷重複說著相同的話語。

等到麗敏由情慾中清醒,氣分就開始變的有一點僵硬了,麗敏開始不說話,默默的起身拿起衣服走進浴室,我推了一推門,是鎖著的。

我拿起面紙把下身擦拭乾淨,迅速的穿上衣服,拿起在茶盤中的咖啡隨身包,與烏龍茶包,各泡了一杯咖啡與烏龍茶。然後靜靜的站在離浴室門口三步遠的地方。

麗敏一從浴室出來,我馬上遞上一杯咖啡,問她要咖啡還是茶?
麗敏擺了一擺手,示意什麼都不要。

我馬上放下咖啡,麗敏已經背對著我開始穿上絲襪,我手執麗敏的高跟鞋,蹲著遞上等著服侍麗敏穿上高跟鞋。
麗敏一回過身看到我蹲在地上,罵了一聲:『討厭啦』。
不過還是任由我把高跟鞋套在她的腳上。

由走出房間到送麗敏回家的這一路上,麗敏都沒有說過一句話,但是我卻是不斷的把腦海中的笑話一個一個的搬出來。
麗敏沒有笑過,不過看的出來,她臉上的線條已經沒有那麼僵硬了。

麗敏唯一說過的兩個字就是:『到了』。然後下車離去。

我並不擔心麗敏真的會生氣,其實會? i入旅館真的只是純聊天?我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麗敏也應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事實證明該發生的事情,我們只是順勢讓它發生而已。

只是掛在女人身上的那幅叫做『衿持』的面具,讓她必須表現出生氣的樣子。

6點三十分我在咖啡店等到七點,沒有看到麗敏出現,只好先去補習班接小孩,遠遠的看到了麗敏,但是她一接到小孩就快速離去。

連續幾次都是這種情形,麗敏一直有意的躲著我。

終於有一次趁著麗敏從我身旁走過的時候,我對她說:『你今天好漂亮喲』,麗敏白了我一眼。

隔週小孩上課的那天,六點半我還是在咖啡店裡坐著,一個熟悉的人影閃了進來,是麗敏,她終於來了。

我連忙服侍麗敏坐下,先問候她的孩子的課業是不是很順利,慢慢的氣分也就沒那麼尷尬了。
我輕輕的伸過手指頭在麗敏的手心上點了一下,麗敏收回了手,心不在焉的說:『我覺得這樣對我老公很不公平』。


我沒有接話,只是一個勁的承認自己的錯,再厚著臉皮跟麗敏說
:『那我再請你吃個飯,賠罪,認錯』。

麗敏用古怪的神色看著我說:『你又再想什麼啊。』

我連忙說:『就只是單純的吃個飯,跟您賠罪,』
我連忙拿出紙筆,給她我的電話號碼。
麗敏可有可無的沒有表示意見,不過卻收下了我的電話號碼,起身走出咖啡店去接小孩下課。

下一次去接小孩還是沒有看見麗敏,但是,過了兩天,麗敏給我來了電話,說明天週六晚上有空。

雖然看見麗敏和我上床之後,滿臉的猶豫神色,不過我還是決定今天吃完飯後,還是要把麗敏弄上床狠幹一番。
根據檢討過的心得,目前我在他心目中的份量一定大於她老公,只不過是,我不能給她什麼名分。。

還是一樣的小心翼翼的服侍完麗敏用餐,這回上了車可真的是帶她到小山上看星星,麗敏放鬆了心情,也准許我靠近她的身旁。

還是一樣的老套,輕輕的牽著她的手,告訴麗敏她的眼睛就像天空上的星星一樣的閃亮,令人沈醉。

等雙手可以環抱她的腰肢,就輕輕的在麗敏的耳垂邊說:『好喜歡他身上散發出的香味,令人聯想起百花齊放的大花園,而最亮麗的一朵花就是她—麗敏』。

當我已經可以把她轉過身,擁在我的身前時,我輕輕的吻著麗敏的額頭,眼簾,鼻頭,當麗敏麗敏我會吻上她的雙唇而微微張開時,我當然不會讓她失望的吻上了她的雙唇。


過了良久我們才分開,我說:『走吧,換個地方走走』。
麗敏一言不發的跟著我走上了車裡。
下了山一拐灣又到了旅館的前面,直接把車開了進去。
麗敏有一點不高興的問我幹嘛把車子開到這裡來,臭著臉不願意下車。

我嘻皮笑臉的幫他打開出門,然後說我剛才想到好像還沒有吻夠你。

我剛才抱著你的時候,我感覺到好像天地之間只有我們兩個才是存在的,那是一種好美妙的感覺。這裡有有完全屬於我們兩個的小空間。

我想再一次的抱著你,在多聊一會兒,我好喜歡看你說話的樣子,我好喜歡聽你說話的聲音。

我一邊說話一邊把麗敏拉下車。

麗敏一邊罵著:『你這個無賴。』,卻也配合著下了車。

一進房間我就一把抱住麗敏親吻了起來。
不斷的像鸚鵡一般的,在麗敏的耳邊重複著我愛你,我喜歡你,你的乳房好漂亮,我真幸福等等的這些話語。

沒幾下麗敏就已經被我脫光衣服,打開雙腳被我幹著。
和女人做愛就像行軍打仗一樣,該快的時候快,該慢的時候慢,該停的時候停,麗敏已經被我搞的來了三次高潮。

趁著麗敏意亂情迷的時候,我向她要電話號碼,她猶豫了一會兒,搖了搖頭,我就用力的頂了幾下,然後說:『給不給?』,終於麗敏禁不住我的糾纏,答應給我電話號碼我才罷休。

麗敏起身想拿起衣服去浴室盥洗。
我連忙起身阻止他拿衣服,雙手還抱住麗敏一手捏著她的乳房說:『幫心愛的女人洗澡,是男人的榮幸。』。

麗敏又掙扎了一下,看掙脫不開,就順從的讓我帶進浴室洗鴛鴦浴。

拿到了麗敏的電話後,我抱著麗敏說和妳做愛好幸福,改天我們再做一次好不好,我給妳電話,告訴我幾點有空?』

麗敏連忙搖頭說:『不行,明天我有約會。』

我不放棄的說:『那後天怎麼樣?』。

麗敏點一點頭,我知道搞定了。

再和麗敏見面,一上車他就告訴我,他一個小時後就要回家,我會意的點了一點頭,把車開到了比較幽靜的地方,停下車來。

我說我只是想找妳出來聊一聊。麗敏說:『妳真的只是聊一聊而已嗎?』

我們兩相視而笑一把摟過麗敏就親吻了起來。

做完了該做的事情,雖然沒有進去.但起碼也經口交而射精,兩人的情緒已經比較平和,這才開始了閒聊。

日子就這樣的過下去,我和麗敏保持兩到三天,見一次面的習慣,時間長就上賓館,時間短就在車上做。

有一天麗敏打電話來邀我外出,做愛完後躺在舒服的大床上,麗敏的手指頭在我的乳頭上? 蛚穈憿A幽怨的說我怎麼都那麼久不和她聯絡,就快要忘記她了。我認錯式的向她說對不起,承諾以後每天都會打電話給她,麗敏這才放我甘休。

麗敏把頭枕在我胸前,好久都不說話,我輕輕的搖了麗敏一下,問他有什麼心事?
麗敏說:『心事倒是沒有,不過我想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

我有一位同事,最近跟老公吵架,心情很低落,改天我約她一起出來吃個飯認識一下,你開導開導她.不過我知道有一個人看起來很老實,骨子裡卻是一肚子的壞水,一定不會放過她。

說完雙眼瞪著我,讓我心中不寒而慄,不過麗敏那不斷擺動的下體,又讓我的陽具在她的體內硬了起來。

麗敏說的沒錯,一樣的招式,一樣的老套,兩個月後我就把他這位女同事亞玟給弄上了床,

麗敏並沒有避孕,所以我和他約訂在每次月經完的隔天約會。

至於亞玟則是隨時可以找她上床,只要事後在她耳邊說聲:『謝謝你,讓我有這麼美好的時光,我一輩子都忘不了。』『亞玟,能夠跟你做愛,真的是我前一輩子修來的福氣』,這一些肉麻的話,很俗氣對不對?

但是我知道每一次我這樣一說,就等於幫我買了下一次與亞玟性交的預售票,什麼時候使用?就看我的當時的慾望啦。

現在的我,從來就不會幻想我能追求上一位美若天仙的女人,這種眾星拱月的型的女人,恐怕連眼角餘光也不會從我的身上掃過,但是我卻知到還有很多容貌普通而且備受冷漠的女人們。
她們一樣也需要被關愛,一樣需要被疼惜。

現在我已經找到工作並且開始上班了,同時由麗敏開始算起我已經有了第四個和我約會的女人,她們平日回家都是一位好太太,同時也是一位好母親。

但是她們同時也喜歡定期和我約會見面,因為,在日常現實的生活之外,我為她們保留了一塊少女時代,希望被關愛,被嬌寵,被疼惜的樂土,在與我相處的這短短幾個小時裡,她們可以卸下身上的所有重擔,備受我的尊榮與禮遇。

我想我老婆知道,我在外面有女人,不過我的老婆故意裝作不知道。

因為我比以前更照顧家庭,比以前更喜歡賴在老婆的身上需索著,現在我在家不會和老婆吵架,反而會想盡辦法逗弄一家哈哈笑。

有一次和老婆做愛完後,她突然說了一句話『甜蜜的幾個小時,勝過烏煙瘴氣的一天』,我一時沒聽清楚,再問老婆一次,老婆只是笑了一笑說:『沒什麼?』

事後回想起來,我懂了老婆的意思,其實,每次做愛該交貨多少,十年的夫妻又怎麼會不清楚?

看起來我這個人好像很賤,有辱男人的尊嚴,但是我還是認為男人在女人的面前是不需要尊嚴的,只要妳給他心裡與精神上的滿足,女人就會用熱情的身體與溫暖的小穴作為回報。

我不知道在大喊男人尊嚴的同時,對著幻想中的女人打手槍比較好呢?
還是像我這樣沒有尊嚴的,費盡心思討好女人,然後在她們的身上興奮的射出我的精液,比較好?

 

用 LINE 傳給你的親密好友
分享到 FB
Thumb 057246178386ea9b
kid

走出舒適圈,永遠不怕改變和爭議
厚顏無恥,不怕改變
性的技巧知識,是如此健康
想聊難啟齒的,可加line:kidd.shin
微信kiddshin
喜歡談論及擁抱性愛的美好

Jun 10, 2014
分享到 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