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精令我臉頰發燙,但意識還是清醒的,我們很自然的憶起坐上捷運抵達石牌,步行至我預定的那間旅館。因為過去我住的都是背包民宿,還沒有住過汽車旅館,沒有開車的我們像傻瓜一樣地跟在車子後頭排隊,這讓我覺得自己再添一則荒謬事蹟。

僵硬的我一直試圖讓自己看起來輕鬆一點,並且在腦海重複演練預設好的劇情,作為一個支配者在調教過程中像一個導演,所有的劇情走向、節奏都在自己手中,因此氣勢、舉止、力道、說話的方式決定了大部分的調教結果,若一個支配者沒有辦法讓 M 享受在被虐的情節當中,這樣的調教經驗簡直是一種折磨。就像是不小心約到一個讓自己瞬間冷感的炮友一樣(雖然我不曾約炮)。

同往房間的走廊上,他將手中的房卡感應著門把,我們便進了房間。這也是我第一次發現汽車旅館的房間跟我過去的住宿經驗都不同,開放式的廁所和浴缸,諾大的雙人床在房間中央,雖說是為了營造情趣與氣氛的布置裝潢,反之讓我更冷感。

我們研究著房間的燈光照明,真正呈現的燈光明顯與遙控器上的選項不同,僅剩全亮、暗藍光、半亮這三選項,完全沒有朦朧微光這種符合氣氛的叫果,這臉讓他有些緊張,記得他說喜歡被摀住眼睛調教,加上他堅持開暗藍光這一點。

「你是因為怕害羞所以想摀住眼睛吧?」我講出我的推測。 

「有一點」他說。我才是第一次實調的人,為什麼他看起來比我羞澀?

「好吧,待在你該待的位置。」我指著門口處的地板,於是他便僵硬著身體跪在地板上。我將之前網購的項圈拿出來,還是新的未拆封。

「你說說這是甚麼?」項圈亮在他眼前,這空間的燈光暗道我懷疑他到底有沒有看清楚這是甚麼。

「項圈。」他低著頭。

「待會你去把它咬過來,讓我幫你戴上,知道嗎?」看著他點頭,我隨意將項圈丟在幾步以外的地板上,他動身用跪爬的姿勢到項圈面前緩緩地咬著,將項圈放在我手中。

「戴上這個項圈,今晚你就是我的狗狗,你覺得要叫我甚麼?」邊說著邊將項圈圍著他的脖子戴上。

「主人。」他說出了我19歲以來一直期待聽到的話。

雖然他的長相並無法引起我的慾望,但他的乖巧與稚嫩讓我覺得安全,我非常明白要我跨出第一步,安全是引導我最重要的因素。我拿出繩子綁著項圈,牽著他繞著房間一圈回到床邊,此時的他跪在我面前害羞得不敢抬頭,讓原本就很朦朧的光線變得更加隱晦。

「這是給你的見面禮。」拉開他領口的衣服露出肩膀的肌膚,我一口咬上他的肩,這也是我第一次咬人,聽見他隱忍著悶哼。

「抬頭看著我。」我扶著他的額頭讓他看著我,當他茫然的看向我時我卻忍不住笑了,一個呆滯的表情也稱不上可愛,這個男孩還無法燃起我的慾望,而我繼續照著我的劇本走。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你穿襯衫嗎?」我觸碰他的襯衫,只是因為天氣有點涼裡面還搭了件衣服。他搖搖頭,我很不熟練的伸手要解開他的扣子。

「因為這樣我才可以一顆一顆地解開,脫掉你的衣服喔。」這是我早就想好的台詞,但是講出這句話的同時我覺得自己一點氣魄都沒有,索性跳到下個步驟,伸出我的腳探入他的衣服裡,他敏感的悶哼著,將腳有意無意地經過胯下,他的身體隱隱顫抖,看到他漸漸傾瀉著慾望。(臉紅推薦:主人與臣服者!除了手銬,你不能錯過的「束縛」技巧

「好,現在把你的衣服脫掉。」我讓他打直腰桿,好好的脫下他的上衣、很卡的解開皮帶、脫下褲子。

我將他的皮帶留著放在床邊等晚點派上用場,然後拿著我為他準備的衣服讓他去洗澡。

「那出來要穿內褲嗎?」他傻傻問著。

「不用。」看著他往浴室走去。

「用爬的!」看著他雙腳站著走路,我立馬大聲下命令,他驚覺立刻改跪爬姿勢。

此時的我完成第一階段的劇情,放鬆地躺回床上,腦袋一片空白,我提醒自己現在該做的就是專心享受這次經驗,其他甚麼都不要想。

(待續)

今晚,請妳當我的女王:

主人,這是給你的 BDSM 使用前參考說明書

來自內心的呻吟!那天,我看見的 BDSM 繩縛

窺看 BDSM !給初入禁羈世界的你七大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