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什么?有 二小姐 反覆辩证,但性又是什么?

H 是个表演艺术工作者。

凌晨二点,东区街头空荡荡带点诡异的趣味。突然传来呻吟声阵阵,一位女子在十字路口,裸体自慰表演,右手拿出阳具插入下体,左手以旋转式的快速揉捏胸部,她嘴巴因兴奋不由自止的流出口水,像浪淫般的汹涌而至,热度从下体直升脑门,她全身抖动到达高潮。

她常常独自蹲或卧在台北市街头巷尾进行快闪自慰表演。她乐在其中,因为她正在观察,观察这马路上每户人家,以及旁观者的嘴脸,那窃窃私语就像是在偷窥般的激情,乐乐就爱这样的群众!

这次她想选个男人,从脸书上号召男人,想进行一场行动性爱艺术。

选在周末凌晨二点,和他约定在信义忠孝东路口,等待绿转红灯读秒,她将男人压倒在地,拉下他的裤头,双手伸进他的裤档里,从口角内裤的缝隙直捣要害,舌头立刻贴上,将柱状底旋转式的舔着,主动进攻至顶部,柱状笔直坚挺,她继续用乳头进攻,那乳尖的挺度刚好捧着男人的下体,乳头来回的搓揉,再加上舌尖的挑弄,男人兴奋极了,发出呻吟声。

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她含住吸吮,舌尖并行360度旋转式夹攻,男人沦陷,但她已经开始想像另一场快闪表演。她觉得自己只是看透一切,看见狩猎爱情的自私,爱情不过是场人造温柔,若能看透这一切,性爱只是肉体与肉体的交易。

    • 只有性,没有爱不行吗?

手要早点伸过去

只是做个爱,不行吗?

大家有过炮友的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