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Mistress 的文字總有種走在邊緣的曖昧,可是又很糾葛;有不經意地輕描淡寫,也有濃到深處的愛慾纏綿。這一次,她要帶我們到 B 先生的西餐廳廁所;在那個狹小擁擠的空間,他們被騷動的癲狂,與濕潤的愛。(推薦閱讀:難以抗拒的車震激情

sex

人不癲狂枉少年…話,似乎也不是這樣說的,但是回首年輕時候的自己,總是有著令現在自己心驚的膽大瘋狂。

「人不瘋魔,不成活!」當年的程蝶衣帶著癲狂濃情,那濃豔的胭脂勾起的眼尾,美得讓人眼睛都捨不得眨上一眨。從沒想過要把愛情走得太驚心動魄,但是回頭望,總是讓現在的自己感慨萬千。

那天有人提及 B 先生之於我就像個空氣人,我想了一想,這對他真的不太公平,或許 C 先生太過轟轟烈烈,但是 B 先生卻是我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主動去爭取的男孩。

我們從好友關係走成了戀人關係,跌破了不少人的眼鏡,尤其當我們倆人故意攜手出席聚會時,多少人以為我們這對好友是在故意騙他們。

還記得,走上那間西餐廳的二樓後,我們總會挑喜歡的角落坐下,望著每一桌的來客品頭論足,揣測著對方的身份,就一如還是好朋友時,那種舒服而簡單的心靈相通。

忘了是哪一次開始,我注意到了角落裡的那一對情侶,他們總在桌面下緊握彼此雙手,然後慢慢地,我注意到了那女生的手指在男生的腿間搔刮著。她依舊保持著臉上的笑容繼續談笑,就像那是兩個世界,桌面上、桌面下。(主動挑逗他!喚起他內心小野獸的四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