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網友投稿,好精彩的 A 先生連載系列,今晚誰要來當女王

有人說過,處女座是天生的公主,她們天生優雅、雍容矜貴…我不否認這種說法,但是與其說散發在外的,不如說我們的心靈也是非常公主。

此公主非彼公主…我們不見得需要別人卑躬屈膝地臣伏供養,但是對於拉起吊橋、闔上大門、護城河裡放出鱷魚巡守、擎出寶劍、亮出劍鋒、架上敵首…不得不說,行雲流水,我們絕對擅長得很。

對於一個感情偏向一隻母獅子的我來說,比較起公主,或許我更像女王,平時懶洋洋,惹火我時,有著更鋒利的銳爪與利齒。

我,是女王,駕到。

※※

A先生後期常往宜蘭工地跑,平時休閒裝看多了,今天出門居然全套西裝加噴香水,我故意湊近他東嗅西嗅,他態度大方任我輕薄。

「味道如何?」他面對著鏡子調整領帶結。

「騷味很重!」我對著鏡子中的他吐舌頭。

他看了我一眼,依舊氣定神閒地調整領帶位置。(挑釁失效!)

※※

因為是假日,我閒得慌就在家翹腳看漫畫,電視聲開得很大,我沉浸在柯南式的虐殺裡,看了一下午至少死了快五十人吧。我打了呵欠,把電視關了,把漫畫扔了,我把腦袋放到枕頭上,蹭呀蹭著,一股黑暗籠罩我,就這麼快樂地午睡去了。

會醒來是因為聽到租屋處破舊的木門發出咿呀的聲音,慵懶地睜開眼,室內充斥著餘輝的暗紅,A先生一進門就迫不及待地扯開領帶,環視一圈在床上找到我後,直接走到床邊坐下,渾身散發著濃厚煙味及酒味。

「我好累。」他滿是倦意。

想都沒想,我立即爬起身,幫他將外套脫下,掛回衣櫥。

「辛苦了。」我笑著站在他身前,彎腰低頭對著他笑著。

他怔了一會,嘆口氣將我抱入懷,我驚訝之餘,也順勢抱住他的頭。我不知道我們維持了這姿勢多久,他髮間的尼古丁味厚重,鼻尖一直竄入古龍水配著煙焦油味。平時,他不太抽煙跟喝酒,寡情的更不喜歡討好別人,不過看起來今天一身西裝,顯然因為工作所需,他耐著性子逢迎,我光想著他緊皺眉頭喝下一杯又一杯琥珀色的酒液,壓抑著反胃的生理反應,被濃厚的煙霧襲擊,對!還真委屈了我家的大少爺呀!

解開他領帶後,他順著勢躺上床,手放在臉上從側邊還是看得出他的疲憊,大概是心理上的吧!他向來就不愛委屈自己,我有點好笑,難得看他這麼疲倦的模樣。

去套房浴室擰了一條溼毛巾,我還倒了一杯涼開水,坐到床邊好笑地望著他。

照理這明明一幅美男倦容仰臥床畔的戲碼,我居然…開始一顆顆扭開他的鈕扣,別想歪,我只是想讓他舒服點睡覺嘛!(這理由好假!)

到了腰際,我鬆開他的皮帶,抽出並放到床緣跟領帶一起。(以後記得兇器要分開丟遠呀!)

把襯衫拉出時,他順從地挺高腰,全部抽出後,他的CK內褲標頭還很可愛地被我扯了一些出來,我不知道怎麼地,突然間有種陰影罩月掩去了圓盤似地銀月,仰頭想ㄠ嗚長嘯的念頭。(呀?不就見色起心?)

我將襯衫扯著往上拉,A先生還不知死活地順從我將雙手上舉,我扯到手腕時,開始扭絞起襯衫,將他雙手困住。他瞬間睜眼,那雙晶亮的眼眸閃耀得就像星子般…瞪人…(抱頭痛哭~我知道我錯了!)

當時的我到底是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也搞不懂,他快我動作也快,直接單手壓制住他躁動的雙手,想吻他卻因為他不爽地仰頭而錯過。是不是有一句話叫:走過路過千萬別錯過?

所以我二話不說,直接啃上他的喉結,輕咬一口,舔一口,用每顆牙試著不同角度咬合住那美妙的弧形凸起,他終於壓抑不住,低沉的聲線帶著隱隱的驚怒:「XXX!妳就不要後悔!」

各位觀眾!你們覺得我會理他嗎?(聳肩)
我舔著喉結往上,輕咬著完美仰起的下巴,輕舔著像是安撫被我咬後的輕疼。
我無所謂地說:「隨便呀!要後悔也是做完再討論。」

我坐上他的下腹,輕輕地揉動著,將他雙手綑著的襯衫包一塊,然後讓他枕上他的襯衫,壓制住他的雙手。他順從地令人驚訝,但是我當時居然沒留意他驚醒後轉冷厲的眼神。

我的指尖勾勒著他的肌肉起伏,輕點上翹起的茱萸,細細地揉著,配合著扭腰揉蹭著他的微微硬挺。站起後,盯著被自己綑住的獵物,合著內褲一起扯下一個男人的的西裝褲,總有一種令人熱血沸騰的變態成就感。(A:…)

我的指尖游走在微挺著的根部,我揉著,捏著,抓著,揉著,他全裸著任我嬉戲,我輕輕推開拉起他的腿,輕啃著他的膝蓋,我的指尖合起,套著根部用掌心壓揉著柔軟的圓弧。我盯著他盯著我,我伸出舌順著腿內側滑過,一舔一吻著我尋經的路程,一圈一吮著我求道的決心,我垂首虔誠地祈禱,將那略涼的柔弱納入口中,我用我的柔軟安撫它,我用我的尖銳保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