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有人說,感情裡最可怕的小三就是前女友。然而,膠著在這樣的關係裡,常常要向前也不是,離開也還不甘心。在故事裡的女主角,當發現自己原來不是那個唯一時,她也不是不痛,就是想用個更瀟灑的方式回應:也許我是愛情裡的後到者,但親愛的,我要我自己的快樂。(看慶爺精彩愛情小說

sex

我坐在他面前,我們之間有一張桌子的間隔,桌上有瓶不知道幾年的紅酒,和兩個空蕩蕩的紅酒杯。

他拿起了打火機,我以為他打算點根菸來抽,卻又想起他不怎麼抽菸。

我沒看見他有任何拿起或尋找菸盒的意圖,他僅只是將打火機放在手上把玩著。點起,熄滅。

「點根線香,好嗎。」他歪著頭問我,而我只是點點頭。

於是他從抽屜底下拿起了線香,是略為粗短的紫色。他將點燃的線香放在菸灰缸上,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何仍留著菸灰缸。

「檀香?」

「不算是。」

「甚麼時候從香氛蠟燭變成這麼詩情畫意的線香?」

「太浮誇。」他淡淡地說,隨即轉為沉默。

他拿起遙控器對準電視旁的音響,緩慢的旋律開始充斥這個空間。

「棉花糖。」我看著他,他點頭。

對照他身上的刺青,和左邊耳垂上大大的耳環,這感覺有些突兀。

我拿過他的遙控器,他只是看了一眼,便鬆開了手。

迅速按了下一曲,又再按了幾次,這張專輯的確是和他大大的不搭,至少和現在的他不搭。

「這麼久不見,怎麼轉性了?」我看著音響螢幕上的12。

「面對現實。」他清了喉嚨。

「還彈 BASS 嗎?」

「別談論過去了。」他說,揮揮手,而我看見他手背上的太陽刺青。

「你最近還好嗎?」

「關妳屁事。」他笑了出來,嘲諷的那種。

我拿起桌上的紅酒,順著杯沿倒了七分滿,接著大口吞下。

對,大口吞下,一點也不想品嘗。

如果是以前的他,一定會罵我浪費,但他仍坐在躺椅上,看著線香的煙發呆。這讓我又再倒了一杯,然後放在他面前。

「戒了。」他又開始把玩打火機,而我翻了白眼。

「那你幹嘛拿兩個杯子。」

「怕妳想砸我杯子。」他說了句不知道是否是玩笑的玩笑話。

音樂停止,因為我剛剛轉到了最後一首,空氣又開始安靜了下來。他沒有看著我,應該說從我進來之後他沒有正眼瞧過我。這倒是無所謂,畢竟我也不過是,突如其來的闖入。

「你後悔嗎?這些年。」

他用著一副果然我會說這種話的眼神看著我,這是他今天第一次正眼瞧我。我不知道他有沒有打算說話,於是我將另一個杯子也倒滿,接著又是一飲而盡。

「浪費。」他輕聲地說。

他起身走向我,而我只能靜靜地放下杯子,然後享受被他擁吻的溫柔,那個有些朝思暮想卻又總在拿起手機時嘎然而止的念頭。鼻息交錯之中,我卻只能在他的喘息中,尋找一絲絲的解脫。好像能夠解決甚麼,卻又在每一次地擺動中更加沉重,一次次的深入,讓我在愉悅中開始懺悔。

「浪費。」我舔去他眼角淚水。

「太浪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