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本周的爱家公投意见发表会中,爱家方代表提出了“阴道无菌”的说法,来主张肛交与口交是不健康的性行为方式,但其实阴道内不但是有菌的,而且据说每一毫升就有一亿只细菌。这个言论,也让我们发现许多人对于性器官、性爱,还是存在误解,对于性知识的了解仍有不足,性教育到底该如何进行?该如何跟孩子聊“性”这件事?今天,脸红小编想跟你温柔的谈谈台湾的性教育。(延伸阅读:和孩子聊性教育:台湾父母,你不必这么战战兢兢

这个星期一(5 日),在爱家公投第 10 案--“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规定应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结合?”的意见发表会中,身为正方代表的政大商学院助理教授许牧彦发表了他对性教育的理解,他表示阴道是由“40 层”皮肤所组成,是接近“无菌”的状态,相对于肛门只有一层皮肤,却有 700 种细菌在里面,因此他觉得肛交或口交这种性行为都不健康,必须避免。

这段言论释出之后,也引发许多舆论讨论,妇产科医师林静仪也表示,这是“胡扯”,因为“阴道内不但有乳酸菌丛维持阴道的弱酸性,还有其他常在菌包括念珠球菌、大肠杆菌、葡萄球菌,有时候还有乙型链球菌等等。”健康的阴道内有许多不同的细菌,在健康平衡的状态下,这些细菌更能帮助阴道免于感染,当免疫力不好的时候,阴道也会发生细菌性发炎,几乎是每个女生一生中都曾遇过的。阴道与口腔、直肠一样是黏膜组织所组成的,一样可能受到细菌、病毒的入侵,既不是无菌的,也没有什么 40 层皮肤的铜墙铁壁。 (脸红推荐:阴部异味好困扰?三分钟了解原因与解决方法

或许“阴道无菌说”在医学上是没有根据的,但这句话可以让我们去思考两件事:

第一件事:异性恋与男性霸权

对发表了这个“阴道无菌论”的爱家方来说,性行为恐怕只有发生在婚姻中,且为了“生育”的情况下,才是正常、健康的。“性”是与“生育”紧密不可分的,而口交跟肛交都不能促进生育,所以才沦为一种不正常的行为。生理上的“干净”与否并非它们真正想主张的,他们真正想要强调的,是一种非常异性恋的思考方式--只有阴茎与阴道的结合,才能生儿育女,才是“有意义”、“不淫乱而干净”的性爱。(延伸阅读:写在同婚法二读前:让我们聊聊“异性恋霸权”

另外,阴道无菌论,也完全是以非常“男性”的角度去看待性爱这件事,他举出“阴道”、“口腔”、“直肠”来比较他们干不干净,传达性爱正常与否的关键是,该把“阴茎”插入哪个比较干净的“洞”中,才比较“健康”,至于阴茎、手指等扮演插入角色的器官,它们的“干净”程度,却不被考虑,忽略了女性的角度,也再度强化“性是男人的事”的这种父权思维,阴茎被认为才是性行为的主角,也因此女同志的性行为,在这次讨论中被略而不谈,就是因为女同之间的性爱少了“阴茎”,所以连性都谈不上。

第二件事:缺席的性教育

在升学主义之下,健教课往往被认为是不重要的科目,学校偷偷拿去上数学,导师拿来当导师时间,恐怕是很多人成长中共有的经验,就算上了健教课,在“性”相关的章节,也很多老师会叫学生回家自己看,或是念念课文就带过去了,学完一学期之后,学生恐怕只学了一些“睾丸”、“卵巢”等空泛的名词外,对于“性”,都还是非常懵懵懂懂的,自然可能以为阴道是“无菌”的。(延伸阅读:林依晨谈《神秘家族》强暴戏,大人小孩都需要性教育

我的许多朋友,特别是女生的朋友,对于性都非常保守,甚至无知,有些人从来没有自慰过,有些人到初夜时才知道自己的阴道在哪,但其中最震撼我的,是 Y 的故事。

我跟 Y 是大学才认识的朋友, Y 看起来不算是很保守的女生,她偶尔会开点黄腔,平常听到男生们无聊的黄色笑话时,也会跟着哈哈大笑。

有天晚上,我们聊到“自慰”这件事,我跟她说我平常还蛮喜欢用莲蓬头的水柱撒在阴蒂上来达到高潮,没想到,她竟然惊讶的说:“天啊!我第一次知道可以这样耶!”还问我什么是阴蒂?它长在哪里?努力的解释了一轮之后,意外发现她竟然连“尿道”、“阴道”、“肛门”是三个不同的洞都不知道!原来平常能跟男生聊“黄色”笑话的她,其实对于真正的“性知识”,一无所知。(脸红推荐:【图辑】阴部重新出道计画:女性私密处长什么样子?

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

就像在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所写到的:“思琪用面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着她,回答:‘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

在很多人的成长,特别是少女的成长经验中,我们受到的性教育,不论是家庭或是学校的,都只是再再教导我们一件事--“婚前不要做爱”,许多人在小六、国高中的时候,都曾在学校签过一张名叫“婚前守贞承诺宣誓卡”的守贞卡,宣示自己“愿意看重婚姻、贞洁的真义,拒绝任何婚前性行为”。(延伸阅读:性教育不合格!老师,请不要对我道德规训

性爱被认为是羞耻、罪恶的,我们被教导千万不能碰触这个危险、丢脸的东西,至于性爱是什么?性爱该怎么进行?性爱时该怎么保护自己?不是略而不提,就是草草带过,因为我们被认为是还不需要性爱的一群人,所以我们不需要性教育。(延伸阅读:只谈禁止不见教育!现在的性平教材够了吗?

性教育,学校不教,家庭也不教,我们都去哪里学呢?找朋友、找 A 片学。

曾经我有一位朋友对我说过她非常难过的经验,她交的第一个男朋友,在他们交往后的第一个纪念日的晚上,几乎要强暴了她。她对着她的男友说她不要,没想到那个男生越来越兴奋,说:“ XXX 都跟我说,女生说不要就是要!”

我也有一个女生跟我抱怨说,第一次跟男友做完爱之后,男友竟然问她:“为什么妳的‘下面’不像 AV 女优一样是粉红色的呢?妳有做过很多次吗?”

在学校与家庭的性教育失能之后,充满错误观念与迷思的 A 片或道听涂说,反而成为青少年学习性知识的最大场域。(脸红推荐:当 A 片遇上真实性爱:醒醒吧,都是演出来的!

性教育该怎么教?自由、开放的教学态度

回想我的教育经验,我永远记得,高中时上过的一次“护理课”,身为护理师的讲师,直接拿出保险套与假阳具示范,教我们该怎么戴,怎么分清楚正反面;详细跟我们介绍事前、事后避孕药的差别;该如何用棉条,告诉我们棉条其实不会伤害处女膜,告诉我们处女膜的位置在哪。(脸红推荐:有更多美好的东西,可以放进阴道!20张图更理解棉条

因为这堂课,在我的初夜的时候,保险套是我帮当时的男友戴上的;因为她的详细解说,在我第一次大意而无套性爱时,我懂得去药局买事后避孕药,照顾自己;因为有那堂课的存在,我开始使用棉条,享受棉条带给我的舒适与轻松。

数学课上老师教得口沫横飞的三角函数,国文课背得半死的古文 30 篇,在高中毕业多年后,也都忘了差不多了,但至今我都还记得很清楚那堂课,那堂性教育课,让我更了解我的身体,让我知道该如何爱自己、保护自己,这些都是影响我一生的。

性教育,并不是要教青少年快点去做爱,而是教他们如何保护与爱自己的身体,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需要这些知识,但我们不应该只是一味威胁叫他们不要做,而应该用开放的态度,去教他们知道性爱的知识,让他们自己决定什么时候他们准备好了,什么时候他们可以非常从容的、不手忙脚乱,享受性爱的美好,并同时也能保护好自己、尊重别人。

性教育的普及,是这个月的第 15 号公投想要推动的,也是脸红红从过去到现在始终不变的信念。

我们共同期待着有天,性爱不再需要被区分成“干净”与“肮脏”的,不同的情欲方式之间能尊重彼此,性教育能像呼吸一样自然,因为性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啊!(脸红推荐:性别、生殖、亲密关系!不只是“性”的性教育

如果妳也同意性教育的重要,如果妳也一样爱好平等,欢迎妳在 11.24 公投中,对第 15 案:【您是否同意,以“性别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国民教育各阶段内实施性别平等教育,且内容应涵盖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课程?】,投下妳神圣的同意票。

妳 / 你也有一段关于“性教育”的故事想说吗?欢迎参考【脸红来稿】 的办法,脸红红邀请妳书写下妳独一无二的故事,让更多人听见妳的声音吧!

Written by 脸红小编 Sunny

关于性教育,脸红还推荐妳:

两个孩子的妈:“不是不懂情欲,就可以平安无事长大。”

从小教你抚摸自己的身体!西方性教育与台湾大不同

大人与孩子都该修的一堂课:正因为有性焦虑,更需要性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