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思六:嫉妒是無可避免的,而且不可能克服。

嫉妒無疑是我們的文化中非常普遍的一種情緒,因為如此普遍,所以一個不曾有任何嫉妒感的人會被當成怪人,或是在逃避。但是,一個讓某甲爆發強烈嫉妒情緒的情境,對某乙來說卻可能根本是小事一樁。

有的人會因為自己的情人輕啜一口別人的可樂而吃醋,有的人卻可以 讓情人跟他的朋友遠赴天涯、進行長達一個月的愛情運動,還開心地和他們揮手說拜拜。有人認為嫉妒是一種極具破壞力的情緒,他們別無選擇,只能屈服於嫉妒。

相信這種迷思的人通常也相信,任何非一對一的關係,都應該維持全然秘密、不去取得共識,這樣才能保護那個「被背叛」的伴侶,別讓對方經歷這種極困難的情緒。

相反地,我們發現嫉妒就跟其他任何情緒一樣:它使我們不開心(有時真的非常糟),但並非無法忍受。我們也發現,許多導致嫉妒的「應該」是可以改變的,而改變思考模式常常是個好方法,甚至是個非常療癒的過程。

在本書稍後,我們會更詳細地討論嫉妒,以及人們用哪些策略來處理嫉妒。

迷思七:與他人交往會減低原本關係裡的親密程度。

大部分的婚姻諮商師與一些受歡迎的電視心理學家都相信,當一樁快樂的婚姻中某一方有了「外遇」,一定是原本的關係裡有未解決的衝突,或未能滿足的需求。有時候是這樣沒錯,但並不像許多「關係大師」希望我們相信的那樣尋常。

這個迷思告訴你,與別人上床是你對你的伴侶做了一件事情,而不是你為你自己做了一件事情;而且那是你對你的伴侶所能做的最壞的事。這個迷思完全不認為開放性愛也可能幫助你們成長,或者有建設性的結果。

把外遇視為一段關係的病徵,是一種殘忍又駑鈍的解釋,因為這會讓那個「被欺騙」的元配──他可能早就有不安全感了──不停地檢討自己有什麼錯。同時,大家則告訴「出軌」的那一方:他只是為了報復元配才「逢場作戲」,他不想要、不需要,甚至根本不喜歡那個新情人。

很多人在主要關係之外有其他性關係,並不是因為主要關係有什麼問題,或者元配有什麼問題。可能純粹是你對元配以外的人,感受到情緒或身體上的吸引,自然地延伸成一段新的關係。

也許新關係裡有一種特殊的親密,而元配並不想要這種親密(例如特殊性癖或者去看足球賽),因此這段新關係的出現,反而化解了一個本來無法消弭的衝突。

也有可能新的關係滿足了其他的需求──比如說,一種單純的身體關係,不用擔心陷入情感之中,或者可以與異於元配性別的人做愛,或者是元配無法做愛的時候可以跟別人做愛(例如旅途中,或者元配的身體不適等等)。

這些外面的關係並不必然會減低你與伴侶的親密感,除非你讓它產生了影響。我們衷心希望你不會讓它產生影響。

迷思八:愛情戰勝一切。

好萊塢告訴我們:「愛是不要說抱歉」,而我們這些傻瓜就相信這個。這個迷思認為如果你真的愛某人的話,你就永遠不必跟他抬槓、爭執、溝通、協調等等,你什麼也不必做。

這也暗示:我們會對所愛的人自動產生慾望,無須為了點燃慾望而做任何努力。

相信這個迷思的人可能會發覺,每次必須與情人討論、或者進行一場有風度(有時候並不怎麼有風度)的爭執時,自己就會覺得戀情是失敗的。他們可能也認為,任何不合乎「正常」標準的性行為——從性幻想到按摩棒——都是「假的」,且反映出愛的品質裡一定缺少了某種重要的東西。

一步一步朝向更自由的典範

對浪女而言,這個世界令我們微微的迷惘,你的媽媽、你的牧師、你的配偶與電視告訴你的每件事,可能都是錯的;那麼你要如何找到新的觀念來支持你的新生活呢?放棄舊典範可能會讓你陷於駭人的空虛,讓你腸胃翻攪,好像自由落體。你不需要那些舊的迷思,但你有什麼可以取而代之呢?

我們鼓勵你在浪蕩的至樂中尋找你的真理,但萬一你需要一些提點的話,下一章就是我們覺得很有用的一些秘方。

本文摘自《道德浪女:多重關係、開放關係與其他冒險的實用指南》,欲看完整內容歡迎參考原書。

我的性愛自由年代

約炮真心話 |第一次被口交:有男人願意臣服在我下面

比砲友更輕鬆的性愛?七個擁有一夜情的「意外好處」

調情、出軌、愛的渴望!臉紅紅精選連假情慾片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