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老娘」周芷萱來稿,看得小編大呼過癮!就從前陣子吵得火熱的林雅強彈肩帶事件說起吧!當一陣罵聲四起,或女孩連篇說起那段疼痛的回憶,或男孩們焦慮地抗議自己被無條件歸類了,我們急忙著站住腳,要翻轉這一場從青春期開始錯誤的權利配置。然而,在這麼做的同時,我們可能也落入了性別政治的陷阱裡。(老娘精彩回顧:從「陣頭小孩」看群起的獵巫行動:抓不住的「蕩婦」讓你焦慮了嗎?

妳其實喜歡被彈肩帶的感覺?或者妳真的痛恨至極?嘿,是身體給了妳什麼樣的訊息?也許,它才是長期被社會忽視的真實個體。(同場加映:「拉肩帶」事件,男孩為何焦慮,女孩為何不服氣?

sex

sex

最近因為林雅強的彈肩帶事件,還有張景森的女乳圖,在網路上引發的論戰,讓原本看似相同立場的人,彼此之間戰成一片。對部分女性主義者而言,做出「彈肩帶」跟「登山」發言的人,忽視了他人受害的身體經驗;而另一些女性主義者則認為前者太強調受害經驗,忽視能動性和培力的可能。

論爭好一陣子,看了好多分析、詮釋,我卻依然想著一個問題:那些關於身體的聲音呢?

有時候,即使看了很多觀點、找了很多資料、閱讀各種女性網站的性愛教學、試著透過這些去了解自己的身體,或是看著自己的經驗怎麼被分析、如何成為一種類別跟流派,女性主義者依然困惑自己的經驗要如何理解,那些恐懼或是騷擾的經驗,是不是因為自己受到父權社會價值的影響?

讀過了許多分析,還是困惑著,甚至更困惑了。

終究到頭來,你還是得真正面對自己的身體。因為每個身體的經驗那麼不一樣,你的身體獨一無二,不該被數據化成一種「現象」,不該被分門別類地說「這種經驗就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