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因为我是个少女,就不能有欲望吗?其实,就像是青春期的男生一样,少女们对于性产生好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少女达珂塔来稿分享,与同班男孩第一次的指交经验,两个人情窦初开的情欲体验,为什么只有少女一个人要感到罪恶呢?(脸红推荐:少女自慰,为何是不能说的秘密?

作者:达珂塔

J 每天都陪我走回家。

夜自习放学后,他会来教室门口接我,等待我背上书包,和我一同走进夜色。

并肩的路上,姊妹们总在旁揶揄。“哎呦,都要男友陪,不要我们了。”、“见色忘友。”、“好闪!”、“手还不赶快牵起来!”伴随着女高中生那银铃一般的笑声。

J 总是笑而不语,只默默接过我手中的便当袋,当我一脸倦容时,甚至替我背起书包。当我们穿梭汹涌人潮,他总是走在前头,时不时伫足回首确认。

“你回头找我的样子,好像在找宠物呀。”我常笑着说道。

熙熙攘攘的走廊上,他的兄弟望着他,都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彷佛他赢得了什么东西。那些弯月一般的眉眼里,又带着淫靡。

出校门后,他习惯绕路,除了争取相处时间外,也领我到条暗巷。在校园内,要克制的太多,就连牵个手都可能被记过,或引来窃窃私语。姊妹们常问牵手了吗,亲过了吗,毕竟在公共场所,我俩几乎避免碰触彼此,只有走廊无人时才偷偷紧拥。旁人看我们好像没什么互动,直言:“真是纯纯的爱啊。”

她们并不明白,平静无波底下可能蕴藏暗涛汹涌;平时看来安分守己,本质可能放浪形骸。

我抱着 J ,他的臂膀从一开始的紧拥,慢慢松开,双手似乎寻问着下一步该做什么。我退开了,他的手窜入制服底下,抚上我的腰际,凑近我的脸询问:“我可以摸吗?”心跳好快,完全不知所措,我该回答什么?我想要吗?如今拒绝会不会很尴尬?我低垂着睫毛,望着他棉裤下那隆起的小丘。注意到我的视线,他道:“我好硬。”

该怎么办?太无助了。我既羞赧又旁徨地瞥了他一眼,继续敞臂相拥。

“我想摸。”他一手环绕着我,另一手探进制服底下,缓缓向上进攻,蓦然找寻到停留的地点,柔软的乳房。 J 先是用大手包覆着,感受伏起的形状,而后放胆按揉,隔着胸罩爱抚。不一会儿,不安份的手指探进胸罩里头,轻捏了捏蓓蕾。(脸红推荐:胸部爱抚更进阶:用舌尖挑逗她的乳头

“啊嗯……”我不禁惊呼出声,将他搂地更紧,随即想到自己的乳头一定是因兴奋挺立了,更觉得耻羞丢人。

J 的手转战另地,在裙摆底下,从大腿后方一路轻抚到臀部,又捏了一把。

“我可以伸进里面吗?”他问。我推开他的怀抱,更慌张了,望进他炙热的眼里,失去言语组织能力。“哪里?”我明知故问,只想拖点时间,还不想那么快作答。

“内裤里。”

我语塞。“我不知道……”好新鲜,好想尝试看看到底有没有小说里说的那么舒服?却同时恐惧,明明他都先告知会做什么了,依然感到惶恐。怕他下手太重,怕他情不自禁,做出更多事来。

“你想要吗?”他问。

“我不知道。”要我说出口,实在太羞耻了。

我们望着彼此,他一手搂紧我的腰,另一手渐渐从臀部游移到前方。

我的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的指尖划过底裤滚边,我全身为之战栗,将头埋进他的胸膛,闷哼一声。“三角形……”他喃喃自语,温热的手掌覆上私密地带。这时我明白,在劫难逃了。

一根手指从侧边探进底裤里。我扭动着,肾上腺素飙高到危险的程度。他向上一碰,闯入小丘之隙。

“好湿。”他说。

我心里五味杂陈。幸好是湿的,才不会太痛……为什么湿了?我兴奋了吗?原来我其实很“想要”吗?手指在肉隙里滑动,原来这么湿润,几乎能够称上舒服……。

他将手指探进了穴口,我将他紧拥,全身上下每根神经都紧绷起来。越来越深,越来越深……。

“痛!”我喊,他随即停止动作,抽出来了一些,愣愣地望着我的脸,观察我的反应。

J 将手抽出后,举到我眼前,我握住他的手腕,想看清自己的液体。浓重夜色里,他右手食指上闪烁着晶亮淫液。心里突然感到一股成就和羞耻感。

我将脸凑近他的手指,深呼吸,用鼻息确认,幸好没有怪味,真的是爱液。见我如此,他也将手高举人中处闻了闻。

“嗯……没味道。”感谢上帝!没味道!(脸红推荐:女人的“爱液”是什么,可以吃吗?

他将食指含进口中。“嗯,咸咸的。”他道,我颔首,不知所云,只得傻笑。 J 的双眼眯成两弯新月,“我这样好像变态喔。”

小说的每个情节在眼前上演,我却觉得毫无实感。整个人轻飘飘的,好像一颗气球,若是他没拉着我,可能会失重飘向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