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確實是將手插進來了。這個事實在我耳旁嗡嗡作響,令我無法思考。一切發生得太快,上了車後就無法回頭,而他連踩煞車都不想。

我伸手拿出百褶裙口袋裡頭的手機。「該回家了。」我對J說。「再五分鐘。」

他的帶著央求的語氣,灰暗深隧的眼裡,卻是命令。我猶疑著。並非不願繼續,只是心裡的恐懼疑慮揮之不去,在這闃黑狹窄的巷弄待下去,會發生什麼不得而知。

J 向前一步,擁我進懷,並偷吻了一口。

「五分鐘」這三個大字驟然出現在腦海裡,當時我真的相信,我們只會再待上五分鐘。夜晚流逝著,我掙扎幾秒,開口說道:「那再一次。」

「再一次什麼?」他問,眼裡滿溢藏不住的喜悅和興奮。我羞於啟齒,他擺明就是想聽我說出口! 我垂下頭,感到無比罪惡。「伸進來。」

這指令彷彿打開了他的開關,話音方落,J彎腰低頭,將手探入裙底,從底褲上方往下伸探,包覆著我的秘密花園。出於慌張,我雙臂環繞著他,將他緊摟。

指尖從縫隙輕滑過,我全身輕顫,自覺早已氾濫成災。「超濕,好熱。」他道。

抵達穴口時往內微微一探,我呻吟出聲,將右腳抬高,試圖分離兩瓣。汨汨的泉水猖狂流出,他探進來時,似乎不是被肉瓣包圍,而是溫熱的泉源。足夠滑潤,他的手指在底下移動自如,時而輕觸小蒂,我憋不住叫聲,嬌喘連連。

「從來沒有這麼濕過……」我輕咬他耳根道,將他擁地更緊。

他的手指緩緩地,深入了。可頃刻間,我又眉頭輕蹙。「會痛……」明明把指甲剪短了,卻還是感受得到指甲邊緣輕刮的疼。(臉紅推薦:這樣指交女人才舒服! 刺激 G 點的七個祕訣

「我沒有用力欸。」他解釋著。和他體肉相貼的我搖搖頭,他停下動作,抽出來,似乎有些手足無措。 J 將手自底褲收回,又看了看滿手的淫液。無奈晚風特強,隨即伴著風去了。

回家的路上,恍恍惚惚,我喪失了所有方向感。一切都感覺好不真實,卻在腦海揮之不能去。輕捏乳頭時全身的顫抖、撫上雙峰的溫熱、他的硬挺隔著衣物抵著我的花叢……以及他的手指在我體內的感覺。母親的叮嚀猶如在耳:「女孩子要愛惜自己的身體。」

平板的人行道上,我們十指相扣,大步邁進。J詢問我的感覺,「喜歡嗎?」

「我不知道……」我說。「罪惡感好重。」

他沉默了俄頃。「我也是。」

腦袋脹脹的,昏昏沉沉。車水馬龍的道路上,每家店舖都亮晃晃的,方才在暗巷裡的事,彷若只能變成影子,躲藏起來,永恆地埋藏在心裡。我止不住在心裡質問自己:剛剛那麼做對嗎?會不會太快了?他會不會膩了就不要我?後悔了嗎?我喜歡那種感覺嗎?

那些纏動、微喘、濕潤,全都是軀體的給的答案,心卻徬徨了。

快到家門口時,我捏了捏他的手,似是確認地說道:「你不可以跟別人說喔。」

「當然。雖然很想說,但是……」我杏眼圓睜,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他躲開了視線,繼續向前看。「我不會說啦。」他的大手寵溺地摸了摸我的頭。

我盯著他的手指。就是這隻,就是這隻手指剛剛在我體內。證據般的液體或許會消逝,但感受忘不了。

在家門前,和他再度相擁後,上了樓。在大門前故作鎮定,深呼吸,臉色盡力裝出從容淡定,唯恐被看出什麼端倪。

「這麼晚了啊是去哪?學校幾點放學?」進門後,母親在臥房裡扯著嗓門問道。「量販店,新開的那家。」心裡如釋重負,幸好她不在客廳,儘管她是相信了我的說詞,還是有種欲蓋彌彰的預感。

好像《舞孃》裡面說的:「她的秘密不是光靠沉默可以守得住的。」

到了自己的房間,我將手探進百褶裙,竟還有些濕潤。我飛快整理好睡衣褲,走往浴室,經過媽媽的臥房時垂下頭,以髮絲遮掩臉龐。

脫下底褲後,不由得嚇了一跳。居然大半件都有濕了的痕跡。我看著水漬,心想應該是汗,否則連臀部的區域是濕的,太過嚇人了。

既好奇又疑惑,我捧著底褲一聞,發覺果然是淫液。

蓮蓬頭的水灑滿全身,我撫摸著自己,脖子,鎖骨,胸,到下腹,卻覺得此刻比不上當時赤裸。那個男人彷彿承接了身體的掌控權,在他手裡時,是臣服於他的。我將指頭緩緩放了進去,剛剛他也是這麼在裡面的嗎?

那一刻,覺得自己好髒。「不自愛」、「公車」、「淫蕩」這樣的詞在我腦海裡。我問自己:我還是處女嗎?

後悔萬分,罪惡感在心中凌遲。第二次是我和他要的,會不會被覺得很浪?倘若有一天別人知道了,會怎麼看我?

很弔詭,插進來的人是他,我卻要替他承擔罪惡感。

少女的情慾呢喃:

女生真心話:我們不是不喜歡 A 片,而是不喜歡 A 片把女生當成性玩具

女孩告白:其實,A 片教會我許多事

青春少女的煩惱:妳,貞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