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因為我是個少女,就不能有慾望嗎?其實,就像是青春期的男生一樣,少女們對於性產生好奇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少女達珂塔來稿分享,與同班男孩第一次的指交經驗,兩個人情竇初開的情慾體驗,為什麼只有少女一個人要感到罪惡呢?(臉紅推薦:少女自慰,為何是不能說的秘密?

作者:達珂塔

J 每天都陪我走回家。

夜自習放學後,他會來教室門口接我,等待我背上書包,和我一同走進夜色。

並肩的路上,姊妹們總在旁揶揄。「哎呦,都要男友陪,不要我們了。」、「見色忘友。」、「好閃!」、「手還不趕快牽起來!」伴隨著女高中生那銀鈴一般的笑聲。

J 總是笑而不語,只默默接過我手中的便當袋,當我一臉倦容時,甚至替我背起書包。當我們穿梭洶湧人潮,他總是走在前頭,時不時佇足回首確認。

「你回頭找我的樣子,好像在找寵物呀。」我常笑著說道。

熙熙攘攘的走廊上,他的兄弟望著他,都掛著意味深長的笑容,彷彿他贏得了什麼東西。那些彎月一般的眉眼裡,又帶著淫靡。

出校門後,他習慣繞路,除了爭取相處時間外,也領我到條暗巷。在校園內,要克制的太多,就連牽個手都可能被記過,或引來竊竊私語。姊妹們常問牽手了嗎,親過了嗎,畢竟在公共場所,我倆幾乎避免碰觸彼此,只有走廊無人時才偷偷緊擁。旁人看我們好像沒什麼互動,直言:「真是純純的愛啊。」

她們並不明白,平靜無波底下可能蘊藏暗濤洶湧;平時看來安分守己,本質可能放浪形骸。

我抱著 J ,他的臂膀從一開始的緊擁,慢慢鬆開,雙手似乎尋問著下一步該做什麼。我退開了,他的手竄入制服底下,撫上我的腰際,湊近我的臉詢問:「我可以摸嗎?」心跳好快,完全不知所措,我該回答什麼?我想要嗎?如今拒絕會不會很尷尬?我低垂著睫毛,望著他棉褲下那隆起的小丘。注意到我的視線,他道:「我好硬。」

該怎麼辦?太無助了。我既羞赧又徬徨地瞥了他一眼,繼續敞臂相擁。

「我想摸。」他一手環繞著我,另一手探進制服底下,緩緩向上進攻,驀然找尋到停留的地點,柔軟的乳房。 J 先是用大手包覆著,感受伏起的形狀,而後放膽按揉,隔著胸罩愛撫。不一會兒,不安份的手指探進胸罩裡頭,輕捏了捏蓓蕾。(臉紅推薦:胸部愛撫更進階:用舌尖挑逗她的乳頭

「啊嗯……」我不禁驚呼出聲,將他摟地更緊,隨即想到自己的乳頭一定是因興奮挺立了,更覺得恥羞丟人。

J 的手轉戰另地,在裙擺底下,從大腿後方一路輕撫到臀部,又捏了一把。

「我可以伸進裡面嗎?」他問。我推開他的懷抱,更慌張了,望進他炙熱的眼裡,失去言語組織能力。「哪裡?」我明知故問,只想拖點時間,還不想那麼快作答。

「內褲裡。」

我語塞。「我不知道……」好新鮮,好想嘗試看看到底有沒有小說裡說的那麼舒服?卻同時恐懼,明明他都先告知會做什麼了,依然感到惶恐。怕他下手太重,怕他情不自禁,做出更多事來。

「你想要嗎?」他問。

「我不知道。」要我說出口,實在太羞恥了。

我們望著彼此,他一手摟緊我的腰,另一手漸漸從臀部游移到前方。

我的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的指尖劃過底褲滾邊,我全身為之戰慄,將頭埋進他的胸膛,悶哼一聲。「三角形……」他喃喃自語,溫熱的手掌覆上私密地帶。這時我明白,在劫難逃了。

一根手指從側邊探進底褲裡。我扭動著,腎上腺素飆高到危險的程度。他向上一碰,闖入小丘之隙。

「好濕。」他說。

我心裡五味雜陳。幸好是濕的,才不會太痛……為什麼濕了?我興奮了嗎?原來我其實很「想要」嗎?手指在肉隙裡滑動,原來這麼濕潤,幾乎能夠稱上舒服……。

他將手指探進了穴口,我將他緊擁,全身上下每根神經都緊繃起來。越來越深,越來越深……。

「痛!」我喊,他隨即停止動作,抽出來了一些,愣愣地望著我的臉,觀察我的反應。

J 將手抽出後,舉到我眼前,我握住他的手腕,想看清自己的液體。濃重夜色裡,他右手食指上閃爍著晶亮淫液。心裡突然感到一股成就和羞恥感。

我將臉湊近他的手指,深呼吸,用鼻息確認,幸好沒有怪味,真的是愛液。見我如此,他也將手高舉人中處聞了聞。

「嗯……沒味道。」感謝上帝!沒味道!(臉紅推薦:女人的「愛液」是什麼,可以吃嗎?

他將食指含進口中。「嗯,鹹鹹的。」他道,我頷首,不知所云,只得傻笑。 J 的雙眼瞇成兩彎新月,「我這樣好像變態喔。」

小說的每個情節在眼前上演,我卻覺得毫無實感。整個人輕飄飄的,好像一顆氣球,若是他沒拉著我,可能會失重飄向蒼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