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上周,脸红红展开了一系列关于“约炮”的情欲讨论,我们也透过匿名问卷的调查,在一周内募集到超过 100 位有约炮经验的网友的故事,其中许多网友也与脸红红分享了她们与炮友之间难忘的情欲体验,接下来,就让我们来看这篇昵称为“茉莉”的猫女,分享的一段难以忘怀的炮友关系吧!(推荐阅读:约前必看!网友们告诉妳约炮该做的六件事

本文来自网友茉莉的匿名投稿

喝了一瓶Corona,我们都没醉,却藉了点酒精壮胆,在沙发床上摊着、聊着。

“我,你可以吗?”

“那我,你可以吗?”

彼此抛出了问句以及肯定句,空气瞬间凝结,羞涩却也不羞涩,你说你的心脏现在跳得很快。

“所以现在呢?”

“我也不知道。”

我靠向你的胸前去听你的心跳,你的唇离我的好近,我闻得到你的气息,忘了是在什么时机点,彼此的唇凑上了,唇与舌交融着,此时,欲望胜过了一切,我把你拉过来,引导你轻吻着我的脖子,同时感受到你不断地捏着我的臀部。

“进房间吧。” 你牵着我进去,褪去了彼此的衣服,你两腿间的硬物很迷人,你躺在床上,把我抱坐在你的身体之上。

“快进来。”我可以感受到你的硬物对于我温热又湿濡小穴的渴望。我凑近你的耳边说着“保险套。”

你马上恍如被我拉回人世间的清醒,从你的柜子里拿出一盒冈本,套上你的阴茎之后,我依旧在上面,让你进入我的身体,你在进入的那一刻间的呻吟,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此时此刻,我好渴望你,持续抽插着,换了六九姿势,你激烈地吻着、舔着、吸吮着我的阴部,我也享受着你的肉棒。你又把我抱起,站立着地抽插,抽插完又从背部干我,“爽的话就叫出来”同时拍打着我的臀部,忘了换过几种姿势了,但我记得你要射精之前的询问与呻吟,也记得过程中每一次淫秽的对话

“我想要。”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干我。”

“怎么干你?”

“用力地干我。”

身体的交融很舒服,过程中的亲昵感却是更令人回味的。那一次,住在你家的两天一夜,我们总共打炮了六次。

其实,我们的起点,从高中就开始了,在那个没有智慧型手机的年代,夜半在被窝里偷偷讲着电话、传着讯息,我看着床铺上头贴满着的星星萤光贴纸,我说我喜欢星星,我知道你也这么记着。

但是,这不是个浪漫的青春偶像剧。

高二后,彼此之间的暧昧停滞不前,谁也都没跨过线,我只记得,这个青春住了你。直到今年我去你家借住之后,涟漪又被掀起了。

“那两天我真的很开心,但我现在没办法谈感情。”

“好吧,我想说我们就是曾经打过炮的好朋友。”

“哈哈,这名称也可以啦,我是想说炮友。”

其实,我们也没有真正为彼此关系下定义,不上不下地。

后来,我总是克制不住想念,克制不住自己好深好深的,好想见你。 每次当我说了我不用回家,彼此也没有说一定要去哪里,你兴奋地想和我分享你的房间,是,你要带我去你家,去你的卧室。我们没有说破关于过夜的准则,你没有问,我没有说,我没有问,你没有说,如同以往地,玩着这样的游戏。

“我不会再去住了。”嗯,我不是都这么说了吗,你甚至不是也说了,如果你当初知道我对你的感觉,那你就不会利用我对你的喜欢。

但是,每当我们遇见彼此,这些似乎都被抛到脑后了,或许,因为我们很不像,但我们又很像吧,都很会装傻,都很会把心里话藏的深深的,都很会卖笑,笑里藏着的是很多说不出或不想说的真心。

还是不经意地触碰着彼此,我感受着你的眼神,感受着你拉我过去后搂搭我的肩,有趣的是,我们触碰着、把玩着彼此的手臂、手指头,却从来都没有真正地、紧紧地,相握过。还是抵挡不了对彼此身体的渴望,或许我们也都是让欲望直接流泄出来的那种人,所以,还是持续地做爱了,时不时地用言语逗弄着彼此,开着关乎性爱与身体的,非常亲密的玩笑,对于彼此身体的渴望,也能越来越直接地表达,一切都非常自然。

是,我们做爱,但我们走在路上不会牵手;是,你会亲吻我的头、会搂搭着我,但接吻是做爱的前戏,不是日常的亲密;是,我们靠着彼此看着电影和球赛,跨越了一般朋友的亲密,演活了如情侣一般的日常,但我们不是情侣;是,你愿意在我面前揭露很多的自己,但从没好好说破我们的现在或未来。

“她是我的高中同学。”

最后一次聚会见面,你向同事如此地介绍我。 是啊,我们之间,就是这样了吧。虽然好像没有好好地说再见,但你或许是用了另一种方式跟我说吧,只是我还在自己的结里痛苦地缱绻着。

我们从不曾真正开始什么,也不曾真正结束,只是在人生旅途中,短暂地陪伴了彼此片刻,你是我无法戒断的瘾头,给了各半的欢愉与痛苦,曾经感受的温柔,其实还在,只是,就只是一种温柔罢了。

嘿,亲爱的老同学,不知道最近的你,还好吗?是不是依旧忙碌着,是不是依旧让工作本身以及你对于工作的企图心与自我要求而占满了生活;是不是又多买了几盒新的保险套,和不同的女孩们一起用掉;是不是一样在忙碌了一整天之后只想摊在沙发看着电视、喝着啤酒、抽根烟,什么人都不想见、什么话都不想说、什么事都不想做;又或是,你已经遇到了一个你愿意抛开生活所付诸的压力而一昧倾心的女孩了。

打出这些字词,我很平静,平静的如秋冬的湖畔,萧瑟的令人舒服,很静、很静的那种,无论是听着甜蜜或是哀伤的情歌;无论是欣赏着浓情或遗憾为主题的电影;我与你之间,总是这些矛盾元素下的交融吧。

虽然很感恩自己画下了句点,也让自己的自尊撑着而不会再去找你,不过,还是会想看看你过的开不开心,想和你聊聊天,分享着彼此的生活,或许,就是正喜欢你所拥有的这些吧,喜欢你发光的那一面,以及脆弱的阴暗面,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没办法好好当个称职的炮友吧(笑)。

小编的后话:

看完这个故事,小编真的觉得很喜欢,也很感动,如果可以,真希望这篇文章的作者,可以多多投稿呢!

如果正在看着这则故事的妳 / 你,也有一段故事、经验想要与脸红红分享,欢迎参考【脸红来稿】的办法,脸红红邀请妳书写下妳独一无二的故事,让更多人听见妳的声音吧!

只要性不要爱:

炮友可以当男友吗?­­­­­­那一次,我们都晕船了

不是炮友也不是女友:关于那一夜没有说

为什么我们想要约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