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一位网友的投稿。

在分享之前想问问大家,你相信男女之间有纯友谊吗?之前脸红红曾发布过一个关于异性间是否真有纯友谊?的调查报告,发现有 65% 的人相信男女之间有纯友谊,而 35% 的人则认为没有。今天这位网友的故事,就跟青梅竹马的异性感情有关...

 

 

#170882125 / gettyimages.com

在和他交往前,我们只是普通... 嗯,或是比普通要更好更好的朋友,一直是我视为好姊妹的男人;从大学新鲜人时期就是我第一个也是最要好的男性朋友,我们也都曾各自有过男女朋友,曾是彼此的爱情顾问,我也帮他追回过他的前女友,只是他太不争气,以致失败了;大三那年,我们与一群共同朋友一起般到市中心的校区上课,大家也一起同住在一栋分租套房中。

我与他恰巧都租了四楼的房间,所以一起出入的次数也比以往更频繁,当时我们都认为只是方便“住同一层,只要走几步就能找到人一起吃饭”,曾经,朋友也对我们这样的举动有些小抱怨,认为我们在搞小圈圈,不过我们都只是消极回应,只是太方便了,我们只是在彼此的可及之处罢了。

入住套房的几个月后,我们也一贯维持着的在旧校区时的模式─“一起看电视到想睡为止”,当初会发起这活动只是因为我的租屋处没电视,而我真是个极爱看电视的人,所以我都会在晚餐后就跑去他的租屋处看电视,或是下午就在他家看电视,一起吃晚餐再看到该回家睡觉了;如今我的房里也有电视了,但只是我一个人觉得无聊时,想看电视但又想有个人同在一个空间中,或是我早已习惯看电视时旁边有他,但我并不想要边看边谈天说地,老实说,我们已经认识三年多了,能聊的,新鲜的,早在每天吃饭时就完结了;于是睡前我都会在他房里看电视,他可能一起看、可能滑手机、可能用电脑,每次都是在我们其中一方想睡时(通常是我),结束这个“睡前活动”回房睡觉。

突然有一天,我们一如往常一起看着电视,看着某部电影,我记得是我在看的时候就频频打盹,然后直接睡着在他的床上,他关掉电视,问我要不要去睡了,依稀记得口气还是“哥们口气”,“唉要不要回去睡啦!”之类的,但我当时就是不想回房睡觉,我就是想待在他房间里,或是,一个有他的地方,我只是喃喃呓语“不要......”马上睡死,他只好无可奈何地去关掉电灯,把我赶去靠墙那边,习惯性地铺好棉被,上。床。睡。觉。

其实我们不是第一次睡在同一张床上,当时在旧校区时,曾因为在校庆前晚练啦啦队,学校已熄灯了,隔天要比赛,所以只好在他的租屋处楼下大厅练习,练习到三、四点,我真的觉得还要骑车回我的租屋处太累了,所以早在来之前就决定晚上要睡他那儿,死皮赖脸的。

那晚跟在旧校区时的那天一样,我们俩睡在同张床上,什么事也没有,一张单人加大的床垫,一个大男人和一个很娇小的女人(我很瘦小),连碰都没碰到彼此,我们可能都很努力不要触碰到彼此,可能怕发生尴尬,或更大的事...... 就这样到了早上,该起床准备上学时,我才拖着有点酸痛的身体回房梳洗;那晚避着他,实在避的我浑身酸痛,还记得当下决定再累也要回房自己睡。

说是说,事情并未会照着你想的发展,之后还是有几次这样的机会,让我就这样睡死在他的床铺上,或是,他睡死在我的床铺上,在我想克制我这样的举动时,他都刚好来我房间,看着我的电视,之后很顺手的睡着我的床,一样,赶也赶不走,不过我也只叫了他一次,然后就默许了。

但让我们俩感情加温的,睡在同一张床并非主力,是我们不知为何要开始玩的幼稚(或恶心)小游戏 ─“搔痒”这真的让我们比以前更贴近彼此,不过真的是刚好两人都这么幼稚,都这么爱玩,在外人看来神经病,我们却是玩得很认真的,玩到他受不了,直接一肩把我扛起来抵制我的“攻击”,而且随时随地都可以玩,教室、楼梯间、电梯里、大卖场、排队时...... 如数家珍,好几百个好地点,都能让我或他活生生在外人面前失控丢脸。

点下一页看看他们的之间的小游戏引起了什么样的火花!

#182174874 / gettyimages.com

当然些玩乐也在我们看电视或是吃饭的任何时间发生,地点也包含了─床上,听起来很危险,但我们真的是纯玩乐,不含情色;虽然在交往后他说之前每次我在床上偷搔他痒时,都害他不小心“stand up”‘有这么厉害?’我大大怀疑,他说因为我搔的地区太敏感了,嗯,我可能玩太得太开了,好吧下次只好小心避开大腿根部之类的地方,不过我就是喜欢看他因为我克制不了自己的样子,时至今日依然如此。

两人的关系进度突飞猛进,是在之后几次一起睡在同一张床上发生的;一如往常,两人相安无事的睡在一张床上,与那时还不是男友的他共眠,多少都让我有些浅眠,一翻身很容易就醒了;那晚我惊醒,发现他的在我身上“上碰下自摸”,但他还在睡觉;我只好安静的翻身躲开,也不惊动他,想起那时的我,真的觉得自己有潜力去当要偷国家宝藏的特务,那些雷射光算什么鸟,但那时我脑中无法想这些,一瞬间所有思绪像跑马灯一样暗示我这些动作的尽头是什么;第一,他是一个敏感的人,如果我隔天起来和他讨论,他对我一定很尴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可能从此要改变了,我不想要这样;第二,如果他现在就醒来,一定更尴尬,不过事情可能也会有异想不到的发展,不过我会害怕,还是算了;就这样之后一个晚上没睡好,话说,一个人睡着时力气真大,想挣脱也挣脱不了。

这样的情形不只发生过一次,好几次都这样,我一开始觉得奇怪,“他是醒了吗?”既然醒着为什么会对我这么不安分;而我之所以屏除,他可能真的想跟我发展任何肉体关系的原因是─我完全不是他的类型;他喜欢气质又带点性感的长相(我是小孩脸,称得上可爱但绝不性感),身材可以肉肉的但胸部要大(非常可惜本人只有B罩杯且很瘦)所以不吵醒他还有因为,假如他发现自己晚上跟我一起睡时,都对我不安分,一定会夹着尾巴逃之夭夭,而不是立刻抱着我给我一个法式深吻跟我说要跟我在一起,且事实也是,他真的在睡觉,所以可能是很情色的梦游吧,想到这里,我也对我这个“好姊妹”的人格养成,十分无奈(笑)。

进入冬天的一个晚上,我们开始这样断断续续睡在一起也一、两个礼拜了,那晚跟平常没什么两样,他开始又想摸我的身体,我也习惯性要准备躲开,但这次好像跟平常不一样,因为他开始亲吻我的脖子(睡觉时我都会尽可能背对他睡,但不知道为何那晚是面对他睡......),而且他好像是清醒的,我不能确定因为我死闭着眼不敢张开,怕事实跟我想的一样,或不一样,这两者我那时那刻都无法面对。

但我选择回应。

不知道是发什么神经,我当下就想弄明白,连带以前的毛手毛脚,‘你到底想干嘛?’所以我大胆回应他的挑逗,他亲吻我的脖子到锁骨,手还摸着我的胸部,我无法忽视这样的大动作,直接判定他是清醒的,我想,‘既然是你先开始的,那你要有本事接受我的回应’所以我将手靠近他的裤档处,隔着裤裆抚摸他,当下真的快发生了,但他终于决定打破沉默,来了个停红灯前地紧急煞车;

“等一下!妳为什么会想跟我做”他很惊恐的问我

‘靠!不是你先摸我的吗?’我心想

“没有为什么”我真的想不出个好理由回复他,在黑夜里默默了个白眼

“那等一下,妳真的想跟我做吗?我不想勉强妳”真的是紧追不舍又很会煞风景的人,完全。

“没有什么免强,我想跟你做!”为了赶快堵住这张令我尴尬地不能够在尴尬的嘴,我只好抛弃一切女性矜持,害得他到现在还认为当初是我饿虎扑羊,没错,完完全全加害者伪装成被害者。

“那到底为什么?”依然穷追不舍,我当下真想打爆他

但我那时用更温柔的呢轻声细语兼比他的精液还黏稠的声线“也许我们都太寂寞了”终于顺利拔断他最后一丝抵抗(自己的欲望或者是我)的理智线,但那晚我们没有成功,因为没有保险套,而安全措施还是很重要的() 成年人都应该知道)

于是,我帮他口交了。

 

未完待续。

 

男女爱不爱?

和好朋友上床的3个好处和3个坏处

脸红红独家揭露:台湾女人五大性爱生活关键报告--85%的女人享受自慰快感

只能当朋友~不能当情人

爱情不是选择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