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牧村野子是日本第一个出柜的女艺人,身为气质女星的她,常被演艺圈、粉丝们问到:“为什么妳无法喜欢上男生呢?”,面对这些质疑与不理解,牧村野子写成《我从没计画成为一个同志》一书,用细腻温柔的笔触谈自己与 LGBTQ+ 的故事。最近台湾版也终于上市了,脸红红独家曝光书中谈女同志性爱的章节--〈女同志与男人的关系〉,让妳抢先看!(推荐阅读:日本首位出柜女艺人:男女二元论,其实非常粗暴

作者:牧村野子

“女同志都怎么做爱呢?”

就算以“无法一概而论”来回答这个问题,肯定还是有人觉得没有被回答到。换句话说,这些人大概是想问“没有男性生殖器要怎么做?”很少听到有人问:“男同志怎么做爱?”就是最好的证据。这是因为有“性交=插入男性生殖器”这个大前提,才会产生这样的问题吧。

我与妻子的内心深处其实也有过相同的疑问。面对想与心爱的女性上床,但自己没有男性生殖器的事实,内心深处难免有股“再怎么相爱,对方也不会怀孕”“自己能比男人让对方得到更大的满足吗?”的心情。朋友将这种感觉命名为“没小弟自卑症候群”。

这种认为自己的身体不够完整的没小弟自卑症候群,其实就连有男性生殖器的人也有“会不会比他的前男友逊色”的自卑感,是很难痛快解决的感情。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何必为没小弟自卑症候群所苦呢,再怎么说,对方现在选择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就连妻子因为没小弟自卑症候群感到苦恼的身影,看在我眼中,都很惹人怜爱。然后在觉得他很可爱的情况下做爱做的事,心满意足完事后,才恍然发现“咦?根本不需要小弟弟嘛”。(推荐阅读:柴:女同志不需要复制异性恋的感情

就是这么回事。对于“女同志没有男性生殖器要怎么做爱?”的问题,我的答案如下:“或许内心深处会觉得自己要是有男性生殖器就好了,但是实际上,身体并不特别想要那玩意儿。”

或许也有人会反驳:“话是这么说,一旦接触过男人,想法就会改变了 !”不好意思,我早就接触过了。不仅如此,有些女同志由于不想承认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男性经验反而会比同年龄的女人更丰富。顺带一提,也有的男同志伴侣在做爱的时候不会互相插入。

任何人都隐约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够完美。但是满怀“即使这样也只要你”的爱意,互相填满对方心里的空洞,才是性爱的真谛不是吗?我认为大家只是囿于刻板印象,才会一心认为只有生殖器才能填满那个空洞。

就算插入男性生殖器,也无法填满我内心深处“我没有男性生殖器,要如何与女朋友上床”的黑洞。唯有当女朋友全心全意地爱抚我、肯定我时,才能填满这个黑洞。反之亦然。

不过,就算没有插入的行为,也要时时刻刻把安全的性放在心上。市面上有手指专用或女性生殖器专用的保险套,也有可以用匿名、存局候领的方式,不让家人发现的检查性病工具组。请彻底地认识、保护、珍惜自己和对方的身体。

以上是“就算没有男性生殖器也能得到满足”的看法,为了不要招来误解,请容我再强调一次━━“喜欢女性”不代表一定“讨厌男性”。换句话说,“女同志”不等于“讨厌男人”。

当然也有不喜欢男人的女同志。就算是这样,故意当男性的面说出否定男性身体的话也没意义。要是直接说出“讨厌男人”或“男人的身体好恶心”这种话,只会让对方产生恐女同(厌恶女同性恋者)的情绪,报应到自己身上。(延伸阅读:女性主义要的男性解放!告别厌女、恐同、阴柔贱斥的父权暴力

不过,这种事是相对的,如同不要对女同志说“一旦知道男人的好就会转性了”或“让我来治好你”,女同志也没必要刻意说出“男人很恶心”这种话。心里要怎么想是每个人的自由,但是说出口对彼此都没有好处。

话虽如此,也有部分男人热爱“女同志情事”的A片,内心隐含想在女同志做爱时参一脚的欲望,所以可能会被这种人缠上。我也曾经因为艺人的身分,被问过“多少钱你才愿意拍跟女朋友一起入镜的裸照?”或“毕竟是女人,还是会想跟男人做吧?”如果对这种人说“男人真恶心”,等于是对其他男人也贴了标签。因此,对于那种人,我都这么回答:“哎呀,不管怎么说,女孩子真的好可爱啊 !我们是喜爱女孩子的伙伴呢 !”

如果这样对方还不死心地说:“我会告诉你男人有多好”,我就会产生“既然男人这么好,那就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去跟男人上床啊 !”的心情。不过,为了自身的安全,还是不要激怒对方,走为上策。

如此这般,以下针对“女同志要怎么做爱?”这个问题,从我的立场再回答一次。

女同志也有各式各样的类型,我当然不可能全部认识。但我个人喜欢温柔地爱抚彼此的耳朵、脖子、背后或胸部等感觉舒服的地方。没有特别分谁扮演男人、谁扮演女人,或谁负责攻、谁负责受,只是互相凝视、抚摸、感受,与对方融为一体,直到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女同志当中也有人会使用系在腰间,做成男性生殖器形状的情趣用品“穿戴式假阳具”“捆绑式假阴茎”或用来插入阴道的“快乐棒”“按摩棒”之类的成人玩具。(推荐阅读:告别死床!《拉子性爱宝典 2.0》:性姿势跟性知识都很重要

但我只要看到、抚摸心上人的身体或被抚摸就很满足了,所以没想过要用那些东西。反正目的也不是射精或性高潮,只要彼此的心灵都能得到满足就完事的感觉。当然,如果能让对方达到高潮会很高兴,但自己或对方有没有达到高潮并不是重点。总而言之,互相爱抚、舔舐彼此只有身为伴侣才能看到的地方,透过与一般人无异的性爱得到满足,在卿卿我我的过程中安心地感受睡意袭来,然后一起进入梦乡是最大的幸福。

哇 !好害羞……。总归一句话,只要双方都能感受到这股“幸福的感觉”,性爱根本不重要。因此,在心仪的人面前,不需要感到不安,因为这不只是女人与女人或男人与男人的性爱,是你和他的性爱。比起“该做什么”,“想做什么”“希望对方怎么做”更重要。而且这是“你和他”之间的事,只要双方你情我愿,根本轮不到别人下指导棋。(延伸阅读:女同志的出柜之路:我有喜欢的人,碰巧是个“她”

日本第一位出柜女艺人,牧村朝子

最真实的自我告白。

我从没计画成为同志,

就如同你,从未计画成为异男异女。

本文摘自时报文化 牧村朝子《我从没计画成为一个同志》。由时报文化授权原文转载,欲阅读完整作品,欢迎参考原书。

拉子的情欲呢喃:

搂抱、斜躺、腿软式!女同志必试五大性爱体位

攻陷她的美丽下体!五个女同志专属性爱体位

拉拉看妇科好煎熬!当医师说“妳与女人的性经验,不是性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