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紅小編說:

輔大性侵案受害者巫姓同學,近日於臉書上對事件處理過程發表道歉聲明,她說:「這再也不只是一樁性侵事件,風暴席捲了非常多人。無論我原初的本意是否惡意或殘忍;無論我如何解釋我自己,我都不能迴避在整趟過程裡,對其他人所造成的,惡意與殘忍的後果。」(深入了解:輔大性侵受害者道歉了,那些欠她道歉的人,都去哪兒了?

這則道歉文引爆了群眾的正義感,許多人無法接受加害者復學、受害者卻要出來道歉的結果。網友發起臉書活動「對不起,我就是站在受害者的位子上」,並挖出王姓加害者的照片、臉書,甚至要求輔大校方叫王姓加害者出面。群眾亟欲為自己的憤怒找到一個出口,相信所有為受害者所做的事,都是為了替她復仇。

犯錯者沒有接受懲罰固然讓人不解,然而一味將王姓加害者架上十字架成為唯一的罪人,對巫姓同學真的有所幫助嗎?會不會到頭來,鄉民只是成就了自己的正義感,至於造成性侵的社會結構,依然屹立不搖、沒有任何改變?

對受害者來說,加害者再怎麼痛苦,也不會改變受害者受傷的事實。就讓加害者回到司法審判中、輿論中、罪惡感中贖罪吧。身為旁觀者的我們,可以選擇把仇恨加害者的氣力,拿來溫暖受害者。

這次的事件不是偶然,還有更多的故事沒有被說出來。讓我們一起了解形成性侵結構的背後因素,讓我們營造一個不會譴責受害者「穿得太少才被性侵」、「為什麼當初不拒絕」的社會。讓人即使受傷後,還能相信自己是值得被愛的。(更多討論:【臉紅聊心事】你對性侵受害者的想像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