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尻故事】我在海里遗忘你:两只鱼(陆)

用 LINE 传给你的亲密好友

脸红小编说:

作者江峰 Feng Jiang 写 Ass and the City 尻托邦里的情欲流动,那些爱与被爱,欲望与冲动,成了穿梭大城之间的情欲故事。(推荐阅读:【尻故事】我在海里遗忘你:两只鱼-壹

那年我在系上选修的专书课,懵懂之间选择了庄子。此前我不甚理解庄子 ,只认为他像个教科书里的名词,用于得分与引用。而教授某一周谈的是“庄子的感情”。简报画面上一段引言,《庄子.大宗师》:“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底图上,两只鱼在大海里相背优游。

“庄子认为,人的感情,或者说爱,是建筑在互相索取上。这个世界,像 个干涸的池塘,人们相互以彼此剩余的口水来接济对方。当我们遇到了一个自己爱的人,便希望他们以我们想要的方式爱我们。人们通常只说‘相濡以沫’,却忽略了‘相忘于江湖’才是生命最完满的状态。在大海里活着,忘记彼此。”

“然而忘记彼此是什么意思呢?”我聚精会神,深怕漏了一字,“就是不为对方做决定。”教授停顿了一下,终于脱口。

赫然全都懂了,我理想的爱,我对他的爱。

“我爱你,可是我们都是自由的。”教授以此句作结,我已然红了眼眶。我爱他,可我更希望他自由。若他曾在此地,此刻我们相爱,以身相湿,只消一刹那的缘分。我眼看他归返海中,不再需要我的吻,我皲干的唇裂成永劫的等待。

站在潮退的线上,细沙钻过指缝,久违的海水沁凉如冰。望着他没入水下,在浅海里,阳光穿下如柱,他翱翔其中,不时地笑声盈耳。

那阵子恰好与逼逼见面,他一向是众朋友里最灵性的。我与他分享近日与庄子的相会。“庄子的感情吗⋯⋯好难呀。”“是啊,所以是种练习吧。”我 俩在湳雅夜市约见,一边啖着豆花,脑中闪过许多思绪。他柔暖地看着我,眼里有股浅潮欲袭,我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结束时,我与他道别,看着他离去的背景,我赫然感觉生命里的每一刻,人们都在练习着。不只是爱情,而是感情。

我们如何爱,却又必须明白时间与空间终将使人分离。但若你我仍同游于大 海,就该明白我们的爱未曾殒亡。

后来再与那些只闻得上半却不明下半的朋友们说起这个故事时,我已经能 带着真实的笑脸去钩勒那些微苦的片段。“你怎么能就这样让他走啊?”对方几乎是讶异地喊了出来。“嗯⋯⋯我也不知道耶。”日子便悠悠盯着空白慢慢蒸馏成汪洋大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台湾我做的最后一个作品,描写人们如何迎向并放下过去。舞台的二楼 栏杆上贴满了属于舞者们的回忆,我的选集里头有三张他的照片。第一张是他与雉奴的父子合照,第二张是我用脚逗弄雉奴的情景,最后一张则是他熟睡的侧脸。

最后结尾时,舞者们将那些代表回忆的物品整齐地摆在舞台的右上角,几乎如场祭仪一般,在它身旁起舞,歌颂亦为道别,最后步出舞台。于是这辆回忆的列车继续驶向远方,直到有天我们再与它们于另一个时空不期而遇。

随后我于二零一六年离开台湾,前往纽约,搬进了新的房子。四面白墙互 相瞅着,显得寂寥无味。我打开行李,瞥见一卷黑胶片,纳闷着。打开来发现是制作的布景留下的相片。我将它们贴上墙壁,熟睡的他在床的彼岸,每日醒来都能遇见。

心想时差之故,或许我醒来的时候他亦正在熟睡。从前只是空间,如今倒连时间也成了我们的敌人了。但我不与它们交恶,只静静任由它们摆 渡。

来纽约后,我悒郁了好些时日。因文化差异、种族歧视还有语言能力的隔 阂,始终寡欢。他时常给我鼓励,总笑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仍会花时间听我说话,或与我分享工作近况。他已回到辽宁本溪的老家,帮家族企业做事。

于我,这个人早不再仅是个“男朋友”或“前任情人”,而是生命中烙的一个印,不因名分而改变关系的本质。后来我问他,能否有空时去找他,或他 来找我。他只坚严地说,现在的他想先好好冲刺事业,不愿分心。

而数月过去,我开始适应纽约的生活,已经能够接纳新的人走进我的心灵或者掘发肉体关系。我们仍间或与彼此分享近来所遇见的人,或性事上的游历 。通常是我与他分享,而他总乐意聆听,却少提自己。那你呢?最近有遇见谁吗?

“我和你说,我最近跟一个人走得很近,我觉得我蛮喜欢他的。”啊,是吗?你们认识多久了?“几个礼拜吧。”进展到甚么程度了?“该做的都做啦。”几个礼拜?那怎么一直没跟我说?“我现在跟你说啦。”那是因为我问你,如果我不问你,你是不是一直不跟我说了?“应该还是会说吧。”那你们现在呢?是什么关系啊?“应该算是在一起了吧。”

他最后的这句一浮现,我在路口立了良久。

“那很好唉,恭喜你。我最近也认识了一个对象,正在约会。照片?不想 给你看。生气,随便你啊。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啊?反正你也没跟我说啊。”手指停了一晌,“好啦,等一下。”他收到照片,“床上很好啊,我们很契合。”我说。

“嗯。”他回覆。

又过了几个街口,红灯在对街烧起,我再次停下。“其实,我骗你的,根本没有这个人,图片我从网路上抓的。”不知怎地,我的内心一阵鼓噪。“你 刚听到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我发觉,自己还是挺想占有你的。”他的语音讯息里,一字一句都连缀 千斤。

一股热腾从心窝涌出,漫山覆野。我撒了个谎,却钩上锒铛沉沉一串实话 。

“他对我很好,也习惯了他在我身边。但我没那么喜欢他,可能过一阵子 就分手了吧。我们?我不知道,我们太远了。况且我自己也还不确定我想要的是什么。”

“我从小做春梦的时候,梦到的都是男生。梦到过女生的裸体,但是最后女生长了翅膀变成了天使。我变成了小孩子,被天使抱着飞走了。我在想,是 不是男生能满足我一部份的性欲,我以前和男生相处的时候特别觊觎他的下体;和女生我会变得更绅士,而且更能满足我对于恋爱的追求。和你在一起满足了我的精神追求,但缺少了恋爱的富足。精神追求是我对于性格上的锻炼,比如我的好奇心,一直成长的需求。但恋爱上,需要满足。我以直以来对于恋爱有固定的想法和习惯,比如我觉得和女生谈恋爱是对的,这是我的习惯,我也习惯于这种习惯,所以我在这种不需要改变的状况下更舒适,要我打破这种习惯我会不舒服。和女生在一起更有安全感。我从小一直都是一个坦坦荡荡的人,和朋友也没甚么秘密,可是做一个 Gay 好累。我不想再对不起男生了。”

“我想和你做朋友。”

他顿了一刻,又像口无尽的气,“你自由了。”

我站在荒野的十字上,连同灵与肉一并遗散,远方是秃鹰盘旋的阴影。“我本来就是自由的啊。”我本来就是自由的啊,本来就是啊。又是细沙清水,他因何还在浅水里趑趄不前,我却是永恒地痴笑着。

“我想做你的朋友。不知道对你是爱还是什么感情了,有点依赖但又想脱 离。你是我的秘密,但我也有些习惯了。特别希望你可以幸福,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如果你觉得是浪费时间的话。我抛弃你的同时,也是被你抛弃了啊。力的作用是互相的,这只是一个决定。我觉得对你有责任,但责任不只是爱,同样也是不爱。爱的结局只是你期待的,但不一定是最好的。”

我骤然想起了浪费和虚度的差别,我所想的始终都是虚度。 但无论如何,什么关系、什么名分,这都毋宁是一辈子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往后日子轨上奔驰,我试图在繁忙的纽约城里站稳重心,兢兢学习做个学生和艺术家。他则是被工作掩埋,几乎无暇与新人相处。近日除了早已动工多 时的家族企业温泉旅馆,还自己在外面租了教室,开补习班教数学。我们都被岁月推搡带跑着,没人持暇回首抛掷一声叹息。

他某日在补习班,同我讲述装修、招生的种种艰辛,还有他与男友的疏离,“几个礼拜没见面了吧,”电话打来的时候,他看来有些疲倦。但室内一片窗明几净,他伶伶一个人影在空荡的教室里显得单薄。“现在在补习班,最近弄装修呢,应该过阵子就好了。”他身旁混洒着些人声,像孩子们在嬉闹。“楼下是一个国小,可能是那边的学生吧。教室就我一个人啊。”我一时好想念他,便纵我们扣打过无数次的视讯通话,我眼望他春夏过秋冬,长鬓短须,薄服厚衫。

赫然我感觉自己需要他。我需要知道,自己尚未完全失去这一个人。

“把裤子脱了,”我对他说,“我要看你。”“干嘛?”嘴上问着,但他 并没有太多的惊疑。“突然想要了?”他把裤头褪下,黝黑的阴茎一下翻了出来,五指熟巧地攀上了自己的性器。“老婆,你好性感啊。”“我很想你。”

那你呢?“我想你的小穴。”“我想你。”可是你。“我要进去了啊。“啊 ,老公。”萤幕里的他喘着气,立在教室的课桌旁抽弄着他的下身,眉头微锁。远处零稀的人声像种浅浅的贺赞,抑或隐隐的咒谑,一方洁白的课室霎时被缀得淫丽不已。“好舒服啊,老婆,干死你。”是啊,我从来不曾活过,若是没有遇见你。

“啊,啊哈。”他的精液撒在白净的桌面上,像是一点一滴地在望内钻,又像汩汩地漫涨成道道白潮。我竟一时失语,只见得午后一盏金阳染得他眉目 铄铄夺人。他方回过神,咧开一张笑靥。

“好啦,我先清理一下了。”他看了我一眼,温柔仍旧,通明的黑瞳恰如 那日。

他从未远离,他始终都还在,我仍是他心尖上最珍视的那个人。尽便他手揽新人,即使我此刻几乎是在与他铸下道德的罪,但他最爱的依旧是我。道德于真爱面前也仅如吱哑一般嗫嚅。

插画家:(八芭菈)

Ass and the City 尻托邦

脸书专页

部落格

爱一个人,是自由的

》》【尻故事】我在海里遗忘你:两只鱼(伍)

》》【尻故事】我在海里遗忘你:两只鱼(肆)

》》【尻故事】我在海里遗忘你:两只鱼(参)

用 LINE 传给你的亲密好友
分享到 FB
订阅专题 贴心在第一时间寄给妳新文章
Thumb f803ee82bd7c3623
江峰 Feng Jiang
Mar 02, 2018
分享到 FB
繁体 | 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