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6:目前身殘者的性服務是以服務男性為主,想藉此和 Vincent 聊聊,你認為可以以此如何討論女性情慾的社會想像?

法律的保護女性身體,致我們服務受限;通姦不除罪,致女人彷彿成為最大輸家;未滿十八歲的吶喊也是兒少保護的受害者。

手天使在 2013 年就是由五、六位男同志給創造出來的(至第二年陸續開始女同志、雙性戀、男女異性戀的認同理念而陸續加入),而第一年底開始的服務第一位受服務者就是男同志重障者Steven,所以大眾就以為手天使只服務男同志障礙者。老實說在第一年的討論中,我們發現這麼好的概念和行動,如只服務男同志重障者太可惜了,所以其實在第一年籌劃底定時,服務男女性重障者和不分性傾向,已都在完整的想法中了。

男女性在面對性時,有很大的差異。男性講性會給人幽默、勇猛的認知;而女性提及性時,就被冠以不正經、淫賤的鄙視認知。在這種不公平的價值對待中,女性那能談性和慾望。更不用說是被父母照顧的重障女性?她能和父母說我需要男人?不被打死才怪!所以手天使進行到第三年(2016年)底,才有第一位女性重障者––––美女,申請了手天使的服務。

對一般女性,因為東方父權社會對待女性的鄙視和傳統束敷,女性的慾望也被嚴重壓抑了,某個層面來說,也是為維繫父權社會制度,所導致的性別不平等。更遑論重障女性,在障礙文化裡,父母為方便照顧障礙女兒,往往都以去性別化的照顧。像是為好整理都會幫他剪短頭髮、穿著簡易脫穿的衣褲……而化粧打扮和性感就別想了。

或許殘障者的父母都不敢奢想自已障礙的女兒,會有人追,更別想會嫁為人婦。在這種心態下,只求重障女兒可以生存就好了,其他都是不需要的。但也因為如此,在追求外在美的社會裡,重障女性何來吸引人的特意裝扮?也關上了她們的進入組成自已家庭的大門……令人哀傷,這種愛什麼時候才可以終止!

刑法第十條定義性交易的侵入式,也是手天使在探討幫助女性重障者自慰時,束敷了手天使欲對女性重障者的服務。但最後我們仍以服務的執著,一來我們沒有對價關係,二來都是成人的你情我願。仍展開等待女性重障者的申請,而於2016年底,喚來了服務第一位女性重障者。但男女比數差異,目前為90:1,看來女性申請者的提昇,仍待手天使再做相關障礙女性議題的努力。而同性戀和異性戀的比數,也呈現有趣的對比,同性戀也差不多是百分之十,男異性戀重障者的申請人數,遠遠超過男同性戀重障者。

sex

Q7:呈上,在想像中,女人身障者可以怎麼被服務?一般來說我們會覺得女人的情慾感官較為複雜(不如男性有單一射精到達高潮),所以我想女性性服務也是需要比較細膩的規劃。不知道 Vincent 對這方面有什麼想法?

的確是的,性義工在服務男性和女性障礙者有極大的差異在。手天使在接受第一位女性重障者的申請時,花了很多時間在討論、和如何服務、要比服務男性重障者更要注意什麼事等。

在服務男性重障者,的確就如對待一般男性一樣,只要你把他的小頭給顧好,就成功了!但手天使在面對第一位女性時,才發現我們要學得更多。像服務男性 90 分鐘足足有餘,但換成女性 90 分鐘對沒有過性經驗女性來說,是不夠的。直白的說是熱機都不夠……女性要的不是急就章的服務,而要慢慢的進入狀況。(同場加映:女身障者的第一次:用你的手,讓我感覺「陰道潮濕」是什麼

尤其是沒有戀愛經驗的女性重障者,在對性愛充滿王子公主浪漫情懷而來的期待。

在服務女性障礙者前就展開了為男性服務者沒有的服務––––買她期待的性感內衣褲。她在母親照顧下長大,至今都穿母親方便脱穿的衣褲或運動褲。美艷性感之衣,和她就是絕緣體,看得到吃不到 。

在服務美女這任務中,我非常敬佩服務她的性義工大A,我有把美女在這次服務中,想要達到的目的––––終結處女膜,告訴大A。大A和我分享在服務過程中,有觀察到美女的終結心態,但也更觀察到,她只是想終結,但實則心態仍未完全的建構好,或也可以說還沒完全準備好。所以才沒有幫她如願。我看見性義工如此的慎思熟慮的服務,真以大A為傲。(看大 A 與美女的相遇:手天使與「美女」的相遇:請讓我服務妳寶貴的第一次

Q8:手天使義工團隊是以男性服務男性為主,想藉此與 Vincent 聊聊一個和性別比較相關的大問題,包含其中同志義工的迷思(同志自己想完成自己的慾望)、異性戀男性義工的心態與女性義工的可能難題。

我還是再強調,手天使是針對受服務者的性傾向,來安排適合與受服務者同性傾向的性義工。一位男異性戀重障者,會安排女異性戀的性義工去服務;如是女異性戀重障者,會安排男異性戀的性義工去服務。同理,男同性戀重障者,會安排男同性戀的性義工去服務;女同性戀重障者,會安排女同性戀的性義工去服務。

我們反對廉價的服務,我們堅持有尊嚴的給予服務。

至於同志自己想完成自己的慾望一事,我想請問大家一件事:像我這樣的殘缺身軀,如果我連上床都要人抱著我上床,除非你愛我,否則,你會為了完成你自已慾望,而來和我發生關係?我想答案很明顯了吧!不過,這問題,在初期的確有反同人士,對手天使找不到攻擊點,而用同志身份來攻擊在手天使裡的同志。屢見不爽……

我在手天使裡看見,異性戀男女性義工,他們都單純,善良的,都不會人前人後不一的假道學。他們的難題應該是,當他們以無私的同理心,看見重障者的性被忽視、被冷漠。所以用身而為人的同理心,想要幫做一點事時,卻被不會給予重障者解決問題的人歧視,甚至冷言冷語,所傷吧!在這假道學的離經叛世中,我在他們身上看到了一股清流,甚至台灣的希望。

sex

Q9:呈上,身障者可以挑選義工嗎?你認為為什麼可以或為什麼不能?

在手天使的規則裡,受服務者是不能挑選性義工的。乍看似不合理,但我希望大家一起用更遠的眼光來看這規則。

對一位障礙者,尤其是重障者,我不知一生中有幾次,或是有沒有機會有和人交往的機會。而談戀愛有成的朋友,都知道有結果的愛,也是歷經幾段失敗的愛戀所致。手天使希望給受服務者三次的機會,能讓他們經歷不同的性義工,也學著去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應對經驗。畢竟,透過服務,讓他們去體驗,在原本與人交際機會不多的重障者,是彌足珍貴的,不是嗎?這就手天使的目的和苦心執著。

我們每個人都很容易依戀當前的美好,致失去時痛苦不堪,但也限縮看到未來的更美好,不是嗎?在手天使裡,唯一一個申請了第二次服務的 Steven,在申請第二次時,就指定了原先第一次服務他的性義工,他眷戀著第一次的美好。但我殘忍的拒絕了他的要求,謂這是手天使的規則,我心疼他的無奈,但更擔心他的眷戀而不再往前。

等到第二次服務他的性義工出現在他眼前時,Steven 驚為天人,因為那是同志圈的紅人帥哥,而 Steven 也忘了曾經的無奈。我事後告訴他,就像將來你會有機會,遇到喜歡的人談戀愛在一起,但也可能會分手,或談戀愛失敗。但請記得,就像第二次服務失去第一次的眷戀,卻讓你遇到更棒的天菜。所以遇到感情失敗,仍要繼續追求下去,你怎麼知道下一位不會比眼前的更讓你更著迷?

Q10:透過手天使服務,它與身障者本身的情慾啟發關係為何?是否也影響了他們對於社會、團體(與人接觸、與人的親密感等)、戀愛等關係的起點?或者有例子可以分享?

我們的確是用慾望在重新啟動重障者的人生,在手天使服務的十四位裡,真實的看到受服務者受服務後的變化。讓我更堅信—慾望能轉化成正面能量。

Steven 後來開始追到男朋友,即便一再失戀,但也沒能阻止他再追求的勇氣!

28 年沒出過家門一步的ND,後來自已偷偷緩緩的輪出家門,去年甚至報名參加了障礙團體的郊遊活動。

腰部以下癱瘓的小王子,被教導閞發敏感帶成功,並持續精研。經推薦後去年也接受坐上電動輪椅,開始坐出家門,也答應要重回學校,繼續未完成的學業,並開始要繼續癱後不敢奢想的—追女朋友,因為性義工教了他,男人對女人的愛,不是建立在那一根陽具,而是讓女人真高潮的技巧。

被醫生宣判活不過30歲的19歲青春鳥,把手天使的服務列在他人生的最後清單裡,他也開始感受到,原來他也值得承受別人對他說謝謝,那是一種多大的自我肯定,在手天使服務後,被謝謝第一次出現在青春鳥的人生記事本。

40幾年來不敢自慰的視障者線線在服務完後,他的性終於正式啟動,他努力找尋自已性的出口!

女性重障者美女,在服務時如願穿上性感內衣,人生的遺憾一一補強。在認識殘酷的現實中,她找到了為自已而活的出口,以往因殘缺而砌的高牆,正逐漸崩塌中......。

恐性如是將四肢健全的妳/你鎖死,那殘缺如我們卻因面對慾望找到自己新生! 看了受服務者面對慾望後,重新啟動的人生,有啟發了你/妳什麼嗎?

註1:鄭智偉本身也是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義工起來的,一直關心在同志圈裡的身障朋友

註2:異物,於台灣三一八學運後出現的台灣情趣用品公司。「異物」將盈餘的一定比例,回饋給社會運動組織,提供改變社會的後援,手天使也名列於回饋之列。

性愛的更多想像

〉〉Pole Dancers 火辣背後的真實,美豔鋼管女郎家庭生活紀實

〉〉60 歲的「SM 女王」和她的工作

〉〉美國唯一性產業合法「內華達州」:裸身性工作者呈現真實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