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红小编说:

昨天的脸红专访,大家都看了吗?相信看完《性感枪手》作者陶晓嫚的专访后,应该都非常好奇《性感枪手》这本书吧?想知道处女下海的宋良韵,如何玩弄男人于股掌中吗?脸红红带你抢先看书中精采的片段!(脸红推荐:专访《性感枪手》陶晓嫚:“小姐们每天都在死里逃生”

图片|日剧娘王剧照

熟练地在掌心挤上润滑液,宋良韵握住男人半勃起的下体,掌心传来了充血胀大的实感,男人的左手已经攫住她的胸部,右手则伸到她跨下,企图扯落黑色蕾丝丁字裤,宋良韵预感该把油门催到底了,她伏趴在男人胸口,让这视觉动物欣赏她精雕细琢的妆容,顺势用大腿夹住他那不规矩的右手。

几经使力却动不了小丁裤分毫,男人一边疯狂向上挺腰,一边叫了起来:“加 S 吧!我要加 S !”

“凉圆没有配 S 啦—”

嘴里底线明白,但在床上拒绝男人,最容易打碎他们的玻璃心,得给一点甜头,宋良韵低头吸吮起男人的乳头,目睹粉色的舌头在自己的胸口打转,男人酥麻地呻吟起来,即使脱不下小裤,指尖仍执拗地拨开裤缝,想攻略进黏膜里。(脸红推荐:我援交,我是阳光下的人:专访香港私钟许彤“卖阴道犯什么罪?”

在床上短兵相接,宋良韵与对方眼对眼,不能翻白眼,男人硬碟里收了后宫佳丽三千,夜夜洗脑后,各个都以为自己是黄金圣手加藤鹰—每当这种时候,她都会想起小护士薇薇,一个为了养家还学贷下海淘金的白衣女孩,入行之前碰男人的屌都是执行医疗行为,第一个客人瞧她是生手,先逼她吸老二再口爆,完事后不忘向干部告一状:“这婊子的技术超烂,打不出来就算了,还硬要赚我吹的钱!”

那天收工后,薇薇的经期还没到,却流了三天血,原来是客人把她挖破了,下体发炎让薇薇在医院躺了好几天,眼眶也淌泪淌到几近溃烂。想到这些往事,宋良韵就有一种灵魂出窍的错觉,她彷佛飘浮在天花板上,睥睨下面替男人撸管的自己,她的肉体就是示范教材,向薇薇示范如何闪避咸猪手。(脸红推荐:专访妈妈桑席耶娜:我们有温柔,你要不要买单?

在男人的手指往内入侵的瞬间,宋良韵刻意向床外扭腰,除非男人变身成外星人 ET ,否则手指不可能抠进她的小穴内,她加速打枪的速度,要快点了结这回合,此时手中的海绵体胀到极限,开始一抖一抖,是高潮的前奏,男人随即射了出来,抓着宋良韵胸部与臀部的双手一次力气放尽。

宋良韵趴在男人身上,等待对方的思考系统从小头切换到大头,太快起身会让逐渐清醒的男人惊觉“办完事了”,而刚刚的实境 AV 是银货两讫的性,不是带有感情的性爱,忽然感到心灵空虚的男人,会连小费都给得很空虚,甚至擦擦懒叫就走人了,一毛钱都不会多给,此时还是施舍他们一些慰藉,也就是各鱼讯茶资上俗称的“女友感”。

本文摘自陶晓嫚的《性感枪手》,欲看完整内容欢迎参考原书。

更多你不知道的情欲故事:

情感贩卖里有没有真心?男公关贝勒:“客人想编织一场梦,我们是演员”

不只一次爱上对戏女优!专访温柔男优一彻:“比起体位,我最爱的是接吻。”

“和他做爱的时候我哭了”:那天,我走进的男师按摩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