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文化】新宿歌舞伎町,陪酒女郎众生相

用 LINE 传给你的亲密好友

脸红小编说:

当她说:“我 16 岁就梦想成为陪酒女”,领你一起细看新宿歌舞伎町里头的东京女子众生相!

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系的日本,经济近年持续疲弱。

在工时过长、职场的性别歧视及收入不稳的情况下,不少女性都担任陪酒女郎。虽与性交易无关,但在过去仍被大多数女性避之不及。

摄影师深田志穂,就大陆的媒体所托,走访了新宿歌舞伎町,以女性的角度拍摄了陪酒女郎的众生相。

1

摄影师简介:

深田志穂,新闻摄影记者。出生于东京,工作据点在北京。

大学时主修英语,之后在纽约的时装及广告公司工作。

作品曾在《纽约时报》、《Newsworld》等媒体发表。亦曾拍摄过Microsoft、Nike 等电视广告。

2

根据东京文化学研究所针对 1154 名女高中生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酒吧陪酒女在 40 个受欢迎职业中排第 12 位,公务员列第 18 位,护士列第 22 位。

图为 2012 年 7 月 23 日,日本东京,24 岁的 ku,她说她 16 岁就向往能成为陪酒女。面对职场的性别歧视,这一收入相对丰厚、环境时尚光鲜的谋生方式,成为越来越多日本年轻女性向往的工作。

3

一家酒吧里的香槟酒

日本在战后的几十年中,将“陪酒文化”作为公关业的重要一部分发展成了一门可观的产业。

4

新宿靖国通北侧的歌舞伎町,是全东京最大的一个红灯区。

在这只有 0.3 平方公里的街上,各种店铺约 3000 多家,各种酒吧、游戏场、俱乐部、夜总会、舞厅、旅店、影院等不少于 200 多家。 入夜,歌舞伎町灯火通明,喧闹异常,其中不少店营业至天明。

作为一个注重外在言行的国家,日本的社会地位尊卑分明,来自社会和家庭的压力较大,无论同事还是家人,都不是倾诉的好对象,所以排解压力寻求安慰的方式,便转而向外——这就是陪酒女这样的职业长期存在的原因。 陪酒女,是在不涉及性交易的前提下,让异性客人开心的工作。

5

到了晚上,陪酒女 Ku 来酒吧上班。

在歌舞伎町管理多家俱乐部的经理三浦建太郎称∶

“愈来愈多来自不同背景的妇女想当陪酒小姐。现在做陪酒小姐,已不那么不情愿。事实上,这份工作已被很多年轻女性视为很有吸引力的工作。”

6

据初步统计,东京有 13000 名陪酒女。据 RecordJapan 网站于 2012 年 8 月 3 日报道,日本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公布了一个令人意外的调查结果,30% 的陪酒女郎白天为职业白领在公司上班。该调查结果也使得“陪酒女郎”这个人气职业,在人们心中形成了一个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印象。

7

工作时的 ku,需要花大量的时间与客户到酒吧外约会。她正在为一名男顾客服务。 陪酒女除了计时收费外,还能从酒类收入里提成,而客人在酒吧俱乐部消费的酒类,其价格往往是实际价格的五倍以上。 当然,不同陪酒女之间的收入存在很大差距,底层普通陪酒女的收入甚微。

8

一家酒吧内,21岁的可可在化妆。

除了丰厚的报酬,陪酒女时尚的打扮、夜夜笙歌的生活方式,也吸引着年轻女性把陪酒女当作一份向往的职业。

9

一家酒吧的更衣室内,一位陪酒女开始工作前更衣。

然而,日本仍是一个男权主义社会,陪酒女的工作并不能完全摆脱“不正派”的形象,其光鲜亮丽的背后隐藏着种种无奈。

10

陪酒女可可的名片,她今年21岁。

要成为出色的陪酒女,除了长得要漂亮身材要好,还需要经过专门的训练,除了要会聊天陪笑劝酒,连端茶、递毛巾、点烟等小事都有严格规定,每个动作,每句话都要恰如其分。

11

21 岁的可可在更衣室内整理衣服,即将开始她当晚的工作。

东京东洋英和女学院大学久美子教授说,尽管加入陪酒女行列的女性群体更加多样化了,但这一职业吸引的大多只是底层的女性,日本的中上阶层是断然不会把它当做向往的职业。

12

可可在酒吧更衣室内自拍。

陪酒女的工作吃的是青春饭,只有少数幸运的女孩能够借此实现自己的梦想,即遇到富有的“白马王子”。

13

24 岁的陪酒女 Yuka。她说她已经开始向顾客撒谎,将自己说得年轻一些,她担心顾客会嫌她老。

14

一位酒吧陪酒女孩在更衣室内展示她的手指甲。

为了吸引固定的客户,陪酒女必须经常到高级的发廊做头发,买高档的服饰等等,甚至在情人节的时候为客户准备情人节礼物。

15

21 岁的陪酒女阿雅。在她 16 岁时她的父母离异,之后她就成为了一名酒吧陪酒女。

16

阿雅在她租住的公寓内,上班前一边刷牙一边给客户发短信

17

阿雅坐上出租车。

日本女性问题专家说,日本公司的苛刻环境,特别是要求员工从早晨工作到深夜,这令很多女性选择放弃普通公司职员的工作。

18

整个日本,女性在就业上仍然受到公然的歧视。1986年日本颁布了《平等就业机会法》,但日本女性至今仍面临着收入低、升迁难以及多为临时岗位等工作上的问题。

在日本,只有 65% 的女性受过高等教育,她们的平均收入只是男性收入的三分之一。

19

21 岁的陪酒女阿雅,正在与一名顾客聊天。

她说她非常想放弃陪酒女的工作,但是她没有什么文凭,她不知道除了陪酒女的工作外,她还可以做什么。

她曾经在东京成田机场的免税商店工作,她说一点也不怀念当时的工作,

“白天的工作,他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那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工作。”

20

一家酒吧更衣室内的烟灰缸,熄灭的烟头上留着陪酒女的唇印。

由于日本持续的经济不景气,女性相较男性,在就业上受到更大的冲击。

对东京的陪酒女来说,800 多家酒吧的消失,将带给她们新的挑战。

©文章来源/参考: China Review News
©图片来源/参考: 摄影师深田志穂网站
本文获言人文化授权,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性,也是一种艺术

》》她的专长是潮吹! 酷儿色情片演员李吉斯“揉入艺术的身体表演”

》》【脸红摄影辑】西班牙 AV 女演员的黑白人生

》》【情色文化】1958年“老照片”纽约的脱衣舞女郎

用 LINE 传给你的亲密好友
分享到 FB
订阅专题 贴心在第一时间寄给妳新文章
Thumb a22522ab925050c7
言人文化
Nov 15, 2017
分享到 FB
繁体 | 简体